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帝女皇妃:教主求轻宠>>帝女皇妃:教主求轻宠目录

第118章

更新时间:2018-10-11  作者:时晔

“我是那种人吗?”

云暮的语气义愤填膺,她对于自己被皇甫寻如此贬低的事,表示很难忍。

“咳咳,是本教主把她拐回家的。”

欧阳琛站出来,不知道是在为自己正名,还是在为云暮正名。

不过,本教主的称呼,让云暮听得有些莫名。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因为,自从欧阳琛决心跟从云暮来朝乾帝国后,从前的一切,他都在逐渐地试着抛弃。

原因很简单,再擅长掩饰的人,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也是极其容易露出破绽的。

为了将这种破绽最小化,或者说,将其造成的伤害最小化,别说是“本教主”的称呼,欧阳琛连惯用的天绝剑,都扔给了陌影,他转而使用的,是一柄名不见经传的佩剑。

是那种,大街上随手就能买到的。

不过,来到朝乾帝国后,云暮重新花了百金给欧阳琛打造了一柄佩剑。

因为,一个绝世顶尖强者,反而拿着一柄五文钱不到的佩剑,这太让人起疑了。

论潜伏的细致程度,云暮完爆欧阳琛。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时候,云暮能做成常人所不能做的事

因为,或许论医术,她不如白蔻和温岑,是个地地道道的门外汉;

而论武功,她不比欧阳琛,甚至比殷诺和冷寒远都要逊色很多,随便从江湖上拉出个武功高手,就能吊打她。

不过……

听着欧阳琛的称呼,看着他拉住云暮的爪子昭示主权的意思,云暮忍了忍笑意。

好吧,她怎么觉得,周围的某位大神,这醋噗噗地往上冒呢?

应该是她想多了。

皇甫寻,寻哥哥,可是她自由的伙伴啊,云暮在心底,是把他当终生挚友的,欧阳琛,该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吃醋吧。

殊不知,某位大神,真的就是因为她觉得很无所谓的一点小事,上了心,吃了醋。

为什么?

莫要说他皇甫寻和冷寒远与云暮十数年相识相知相熟的关系了,单看皇甫寻这个云暮未婚夫的身份,欧阳琛便很难不介怀。

不为别的,男人便是如此,腹黑、霸道而占有欲极强。

就好像,欧阳琛从理智上,是明白,云暮一生不可能只遇到他一个人的,莫要说云暮只是与皇甫寻他们相熟,在他未曾出现的那些年里,以云暮的年龄,在倾云国皇宫,不少与她年龄相仿的公主早已远嫁他方,而她……

已经算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了。

“哼。”皇甫寻有些傲娇,其实他不是蠢人,估计也是看出了云暮的尴尬,想着意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看到视为亲妹的女子夫妻感情和睦,他便也放心了。

生怕这位妹夫吃醋,他倒是没再多问什么,转而切入了正题。

“我先说吧,姬冥野,是当前,朝乾帝国的摄政王。”

皇甫寻把欧阳琛刚刚问了他两次的问题给解答了一下。

云暮眉头微微舒展,按照她从古书典籍上看到的情况来看,摄政王存在的朝代国家,一般情况下都是摄政王干政,皇帝宝座并不那么稳当的。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

然而,了解云暮如皇甫寻,在她展露笑颜之前,直接一瓢冷水泼了下去。

“别多想了,这位摄政王,可是对皇帝忠心耿耿。”

“要不然,你以为朝乾皇帝年富力强,为何会册封一个异姓王为摄政王?”

朝乾皇帝赵浚临,今年不过四十岁刚出头的年纪。

皇家之人,大多数保养得好,而四十出头,更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尤其是像朝乾皇帝的手段……

那是令皇甫寻这个倾云国前任的国师,人称智多星一样的人物,都对他无可奈何的怪胎。

皇甫寻自知自己的武力值与武功高手相差甚远,甚至于街上随便的一个屠夫都可以轻轻松松地秒掉他。

不过,论智谋,一向自视很高的皇甫寻,从未对谁折服过。

而朝乾皇帝此人,真的是让他觉得无可奈何,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每次面对朝乾皇帝,他都会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就好像在他的面前,自己是个透明人一般。

无论他做什么,朝乾皇帝锐利的眼神,总是让他无所遁形。

皇甫寻很不爽这种感觉,同样也很心惊,无奈之下,为了博取对方的轻视,让其放心,皇甫寻未对云暮说过,他其实有几次是知道自己的茶水食物里被下了桃花丹的。

他倒掉了一部分,避免自己出事,可日积月累地喝着,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时间久了,积年之久,却足以让他的身体垮掉。

这副壳子如此的弱不禁风,是皇甫寻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不过,还好,还好,他暗自庆幸,看着宛若神兵天降般出现的云暮。

她来了,他和寒远疼了这么多年的霓凰丫头,终究是凤凰落成,只待凤霸天下了。

皇甫寻没废话,因为他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是借助特效药给催得暂时好了起来,可这个暂时,维持不了太久。

长话短说,他继续道:“朝乾帝国一共有三位皇子,分别是大皇子赵景泽,二皇子赵景轩,三皇子赵景行。”

“赵景泽?”

欧阳琛蹙起的眉峰几乎要拧成一个川字,很明显,他对赵景泽此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至于原因……他一时间想不起来,但是只觉得这个名字格外耳熟,却又仿佛十分陌生,从未在他的脑海中出现过。

一时间,欧阳琛有些想不起来了。

云暮却是知道的,她紧咬牙关,下颌浮动,赵景泽,可不就是那个在倾云国刚刚灭亡的时候险些了她的人吗?

那是一场噩梦,一场唯有欧阳琛可解的噩梦。

当时,欧阳琛宛若天降般,神邸一样地出现在了她面前,救她于水火之中。

凡是少女,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英雄情结,而云暮心底亦有,只是她掩饰的好,并不明显。

“别打断,皇甫寻,你继续说。”

云暮打断了欧阳琛的思绪,她实在是不敢让他再想下去,若是欧阳琛真的想到了这个赵景泽就是当年险些了她的人,一怒冲冠为红颜,恐怕是……

欧阳琛想强闯入宫杀了赵景泽,不是做不到。

只是这样,莫要说潜伏了,他们立刻就会成为整个朝乾帝国的通缉犯。

妥妥的。

不过,想起昔日的那一场噩梦……

“哟,这么漂亮的脸蛋,充为军妓,实在是太可惜了!”

“死丫头身材倒是有料,可惜这张脸长得太倒胃口了些。”

“听闻,公主在被俘前,要下嫁给倾云国的断袖国师——皇甫寻,与其日后耐不住独守空闺的寂寞红杏出墙,不妨今儿个,陪我们哥几个乐呵乐呵。

“不知道,这细皮嫩肉的公主,照比妓楼的第一头牌,滋味如何啊。”

“昨天,本王率众攻破了皇城的大门,可惜了,死守了七天七夜,最后,落得个满城遭屠的下场,公主殿下,你父皇死后,可是被吊在城楼曝尸数日呢!”

“小美人,来吧,陪大爷爽一晚上,说不定还能留你一条贱命!”

昔日的那一场大火,焚烧的不只是属于倾云国的一切,更是人们对倾云国的记忆,以及云暮最后的一丝归属感。

她昔年就立下重誓,不灭四国,她云暮誓不为人。

而现在的四国,已经缺了一个角,变成了三个。

云暮抚上微微隆起的小腹,孩子,你陪着娘,娘也陪着你。

这四国,她是一定要片刻不停地去灭掉的,哪怕她化为灰烬,也在所不惜。

从前她是这样想的,不过如今,看着腹部,她脸上忽然流露出一丝丝的慈爱。

那是独属于母性的一种光晕。

她不会再有想要和四国同归于尽的方法,阻止她疯狂的,不是殷诺,不是冷寒远,更不是欧阳琛,而是她未出世的孩子。

云暮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连来这世间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就随着她给四国陪葬。

所以,她改变了政策方针,会在最大可能地保护孩子的条件下,一步步地收拾掉四国。

这,还只是她要做的第一步。

云暮自知她是俗人一个,寻常人想要的名利富贵,她心中不是没有。

只是国难当头,如今她不是不看重,只是来不及为之停住脚步。

而其他的呢,真情,她已经得到了。

欧阳琛几次寻她回家,那么高傲的一个男子,为了她几次让步,多少次为了她而低下高贵的头颅,这些,云暮是全部都看在眼里的。

她的心也是肉做的,而非石头或者秤砣,所以,云暮在报仇之余,也必将倾尽毕生之力去对欧阳琛好。

她从未欠过别人什么,可是在感情上,她欠欧阳琛的,实在是太多了。

云暮想好好地补偿欧阳琛,也想好好地和他感受一下恋爱。

她这辈子太忙,还没有和欧阳琛好好生活。

若是真的就被仇恨驱使,草草一生,她的人生,终将会留下这诸多遗憾。。

云暮不想这样,不想。

欧阳琛……

上一章  |  帝女皇妃:教主求轻宠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