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崇祯十三年>>崇祯十三年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 排雷工兵四

更新时间:2018-05-31  作者:响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搜书网()”查找章节!

老婆的营销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

眼见大家被勾起了好奇心,朱平槿及时站起身来,热情招呼亲戚和官员们近处观看。早已按耐不住的亲戚们和官员们压抑住兴奋,彬彬有礼走过来。罗雨虹亲热地站到朱平槿身边,不失时机向大家展示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她首先带上一双厚厚的棉布手套,掀开箩筐上的布。

一箩筐白色的粉末,还有些刺鼻的味道。石灰,许多官员已经猜到了。

“这是生石灰!”罗雨虹仿佛在进行产品推介,大方地抓起一把石灰,又缓缓将它们撒回箩筐,让郡王官员们看个清楚。

“生石灰有很强的碱性,会损伤皮肤,所以不能用手直接抓拿,更不能迷了眼睛。生石灰拿来做什么?对,这位大人猜得很对,就是拿来防止鼠害。把石灰洒在房前屋后粮仓水源周围,只要老鼠爬过,这石灰便会粘在它们身上,将它们灼伤甚至烧死。除了老鼠,石灰还可以防虫,可谓一举两得!”

“罗姑娘说得有理!”廖大亨使劲点头,率先表态。他一表态,下面便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左布政使张大人直起了咳弯的腰杆:“不愧是神医之女!”

按察使尹大人杵着拐杖意气风发:“洒在阴沟臭水荡边,看耗子怎么乱爬!”

“若要全城都撒,那得多少石灰?城里有那么多吗?官府能拿出多少银子?”华阳县沉大人向同僚表示担忧。

“石灰不贵,我们都用得起!人命关天的事情,事急从权,出什么银子,全部征用!若是不够,我们就在城外搭几个石灰窑现烧!”成都县吴大人大大咧咧,毫不担忧。

郡王们没有参与官员们的叽叽喳喳。他们看到石灰,立即聚在一起嘀咕。很快,内江王悄悄向平台下一个随侍宦官招招手。那宦官上来面承机宜,又飞快跑下平台,与周围宦官说了几句,然后便有十几人跑出王府去了。

准备囤货炒消息了!朱平槿暗暗一笑。

罗雨虹很忙,她被宗亲官员们围着,刚把石灰的事情解释完,现在急于推出新品:

“下面为大家介绍的抗瘟产品是……”老婆的手指对木箱轻柔一点。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太监缓缓揭开了盖子。

“口罩!”三盏宫灯映衬下,一个白色的口罩在老婆的俏手中冉冉升起。

“这种口罩以薄纱折叠缝制,轻薄透气,可以有效过滤有毒的病菌,同时还不影响呼吸。诸位王爷、诸位大人,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这鼠疫是可以通过口水飞沫传染的。为了自己说话时口水不溅出来,更为了不吸入别人说话时溅出的口水,请大家都戴上口罩!”

说完,老婆几根玉指一饶,两根细绳已经缠上了耳朵。一个方块白布罩上了脸,只露出一双大眼睛。

“戴好了便是这样!”声音有点发嗡。她半转一圈,展示给大家看,“说话做事走路坐轿都不会影响,戴得很稳,绝不会掉下来!”

“好倒是好。”廖大亨有点疑惑,“就是我等戴着口罩升堂,会不会有点那个……”

“像蒙面大盗!”不知哪个冒失鬼冲出一句,引起哄堂大笑。

“什么蒙面大盗!”廖大亨怒了,官员们连忙噤声,“我等寒窗十年、为官一方,最讲究的便是行事正大光明、说话坦坦荡荡!那些偷鸡摸狗的苟且之事,我等岂能沾边!”

廖大亨及时镇压了下属的不良思想苗头,这才转身对朱平槿道:“王妃和罗姑娘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好的。下官的意思,是我等为官者,最要讲究仪态官威……若是百姓看见……会不会那个……?”

老婆就在身旁,朱平槿连忙帮腔道:“刚才吴大人讲的好,事急从权!如今瘟疫蔓延,带了口罩,便可减少人与人之间的传染。少了传染,便可救回多少性命?减轻疫情,这可是关乎社稷的大事!‘上有所好,下必趋焉’,官员带了头,做了榜样,百姓们自然效仿。若能少死一个百姓,若能让大明江山永固,本世子甘愿天天戴着口罩!”

廖大亨不愿戴着那难看的口罩,并不是他不知道口罩可以减轻疫情,而是作为四川巡抚,没人敢对着他喷口水。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命令所有人在十步之外对他说话。不过朱平槿的话,无疑给了廖大亨以很大的政治压力。“上有所好,下必趋焉”,是讲老百姓都跟着官员们学。若是学好了,那自然是官员的成绩;若是学坏了,那这个开坏头的官员……朱平槿相信,廖大亨作为在政治上绝顶聪明的一个人,一定会支持自己的。

廖大亨勉强点头:“那下官只好……”

“禀报世子,下官愿来带头!”一个官员突然打断了廖大亨。

谁这么大胆,敢于当众给巡抚大人难堪?

大家定睛一看,原来是巡按刘大人。

刘之勃站出来对朱平槿拱手,慷慨道:“世子说得好,上有所好,下必趋焉!陛下降诏罪己曰:张官设吏,原为治国安民{注一}!我等官员,就是陛下治国安民之马前一卒。如果一个小小口罩,都不愿为民率先垂范,陛下还要我等官员何用?”

新任巡按大人突然跳出来强硬表态,让一众官员意识到,现在的四川已经不是廖大亨的一言堂了。除了巡抚,还有一个地位相当的巡按。这个巡按的态度,同样会决定他们的仕途。可是他们也不能当着廖大亨讨好刘之勃。这种政治上的突然转向,简直就是政治自杀,既会让原来的主子恨死你,也会让现在的靠山轻视你,更会让周围的同僚鄙视你。所以他们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平台上的热闹气氛顿时消散无踪。

好在廖大亨并不愿意在一个口罩上挑起抚按之争。他对刘之勃挤出一丝笑容,又对朱平槿躬身谢罪道:“倒是本抚犹豫了!世子带头,本官和刘大人甘愿附骥!”

廖大亨这个老油条,轻描淡写之下,不仅化解了自己的尴尬,还把带头的责任推给了朱平槿,最后将刘之勃的带头之功说成了附骥之功,偏偏刘之勃还不好上前理论!

“自即日起,在城各级官员,每日出门,必须佩戴口罩,直到疫情解除!有不戴者,本官和刘大人都要以不恤民情之罪参他!”廖大亨严厉地吩咐下级官员。

官员们回答得参次不齐:“下官遵令!”

现在轮到郡王们开始起哄。

“这东西回家就让婆娘们赶做!”

“我家那些婆娘,让她们打雀儿牌可以,让她们做这口罩……”又是内江王浑厚的男中音。

“那就用你孙子的尿布遮嘴!”石泉国老王朱宣堄道。

还有一样好东西放在木箱子里。压轴出场的,必然是真正的杀手锏!

朱平槿悄悄注视着老婆,注视着她的双眼中射出的光芒。那是银色的光芒,是银子独有的颜色。听老婆刚才的语气,分明老妈也参了一股!

盖子打开,谜底揭晓。

老婆拿起几块灰不流丢、黄不拉几的小砖头,递给各位上流人士见识一番。

“这东西还是热的软的!”

“滑溜溜、腻糊糊的!”

“有股子碱味!不好闻!”

郡王和官员们争相发表他们的第一手观感。

“不好意思,这是王妃娘娘和本姑娘刚刚急着赶制出来的,还没有来得及彻底冷却。这东西叫肥皂,是用来洗澡的,相当于胰子和皂角。可它比胰子和皂角有用多了!用它洗澡,既可以除汗除油,清爽身子,更可以防止跳蚤和小虫叮咬,避免染上瘟疫!”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洗过无数次澡的,胰子、皂角再熟悉不过。只是洗了澡便可以防止瘟疫,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喔?这倒是好东西!”众人哄叫着,纷纷伸出手去,感受那肥皂的神奇触感。

肥皂在人和人的手中流转,转了一圈,又传回廖大亨手中,等他表态。

廖大亨却并不急于说话。他把肥皂放在鼻子下认真闻了闻,再次递给刘之勃,问道:“刘大人,好似这肥皂里添加了些药物,难道里面有罗神医避瘟的秘方?”

亲人啊!要不是被迫出卖了老丈人,心中还积了些仇怨,朱平槿对这个廖大亨倒是越来越喜欢。你这句话,就是蓄意给我送钱啊,难道你也想参一股?

“是有股药味!”刘之勃实事求是老实承认。

连朱平槿这种中等智商的人都已经反应过来,那在市场经济中搏杀了十余年的女强人会没有感觉?罗雨虹敏锐地抓住了机会,但是又不把自己的企图过于外露,同时还把一些非份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爹爹自然掺了药,可惜我家医术传男不传女!”

“那这肥皂的价钱……?”内江王从人丛中挤出来,积极探索新的商机。

罗雨虹大方说道:“不贵!一块大约一斤重,成本只有八钱银子。今天时间太紧,做出来的只有五十多块,明天争取再做一百块!王妃娘娘让民女全部带来,赏给各位王爷和大人们,正好每人一块!王妃娘娘说,诸位王爷都是王府亲戚,诸位大人都是国之干城,那是不能出一点事的!”

“多谢王妃娘娘挂念!”众人一齐楫手称谢。

“那城里是否销售?满城的百姓,可都是我皇明的赤子啊!”内江王悲天悯人道

“一天一百块怎够?那城里的官绅百姓什么时候才能买到?”有幸参会的下级官员开始大声说话。

“我石泉府里的人,男男女女,上上下下,共有一两百口。这全府共用一块肥皂,成何体统?!”石泉老王把他的龙头拐杖跺得砰砰直响。

上一章  |  崇祯十三年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