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崇祯十三年>>崇祯十三年目录

第六十六章 雅州平乱(九)

更新时间:2018-02-09  作者:响木

在中国,官方文化与民间文化从来有着微妙的分野,无论语言上、动作上、思维习惯上、文字表达上都是如此。

比如“端茶送客”一项,在普通百姓家是肯定没有的。否则主人刚敬上香茗,客人就得主动告辞,于是终点回到起点,啥事都没做成。官场中则不一样。如果主人言尽,端起茶盏请客人饮茶,多半意思是请你主动告辞走人,免得大家尴尬。朱平槿手端茶盏沉思良久,洪其惠以为自己一番话揭了世子逆鳞,要被请将出去,心里不免忐忑。好在朱平槿并没有请客同饮,又问解决良策,这才让他放心下来。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洪其惠答道:“学生以为,世子收受投献,本意不过有二:首在降租,次在征粮。此事撼动士绅利益,故其必然百般阻挠。然此事虽难,仍有可为之处!”

朱平槿没有开口,他静静等待洪其惠的答案。

洪其惠道:“缙绅之家,不外乎官员士子。说到底,都是些读书人出身。三百年来,他们在地方上枝繁叶茂、根深蒂固。贤者修桥铺路,赈济灾民;恶者为富不仁,称霸一方。贼人口称“除五蠹”,衙蠹、府蠹、豪蠹、宦蠹、学蠹。请问五蠹中有几蠹不与读书人相关?”

实际上只有府蠹与读书人关系不大,反而与朱平槿关系紧密。朱平槿继续一言不发,认真倾听洪其惠的话。

洪其惠未因语涉王府而停顿。他道:“朝廷重士,以士大夫治国。有了这个好处,他们便枉顾君恩,以诡寄逃人诸多手段逃避朝廷赋税。衙门诸官并非不知此间隐情。只因都是读书人,彼此间总有一份香火情。又因缙绅之家大多为地方上有力之豪强,故而官府不敢得罪缙绅,只得转向庶民征税。学生来前已经问清楚了,此次雅州民乱,多为小田主、自耕农、佃户,市井小商人、作坊工匠及大户人家奴仆等庶民为主……”

朱平槿打断洪其惠道:“洪先生之意,让本世子收取这些庶民的投献?”

“世子果然天资聪慧,傅兄所言不虚也!”洪其惠由衷赞上一句,“天下读书人虽多,然较之庶民百姓,不过沧海一粟尔!世子尽收这些庶民的投献,官府之税赋哪里收取?他们无奈之下,只有拿缙绅开刀了。缙绅们之势再大,又如何敢与王府官府相比?”

大明朝的地主,按地位高低从上到下大体可分为皇族(皇帝、藩王、郡王、将军、中尉、公主、郡主、县主等)、贵族(功臣勋戚)、缙绅地主(官员士子)、军官地主、寺院地主、庶民地主和自耕农七类。皇族和贵族,因为互相联姻,又可统作一类。

而四川地处西南边陲,除蜀藩一家之外,别无分封,所以蜀藩是一家独大;军官地主、寺院地主都是按照国家发放的执照范围(军屯或度牒)占有土地,虽说占地广大,但现在朱平槿不打算马上去碰它;剩下的缙绅地主、庶民地主和自耕农,毫无疑问是地主中的主体。

然而主体之中也有高下。缙绅地主与庶民地主和自耕农相比,虽然没有血统上的优势,但他们是现任官员,是退休官员,是官员的预备队。他们有权有势,掌握着朝堂的话语权,代表着正义与公平。他们利用自己的政治经济优势和小冰期频繁的天灾疯狂占地,垄断商业,肆意逃税,大搞权贵经济,侵害庶民地主和自耕农的利益。

由此可见,庶民地主和自耕农是社会的底层。比起最底层的佃农贱民,也就好那么一点点。他们在天灾的逼迫下,纷纷破产,沦为佃户、长工甚至流民。所以,庶民地主和自耕农对皇族、贵族和缙绅地主有着根本性的利益冲突,彼此间矛盾的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地主与农民!

缙绅地主是读书人,庶民地主和自耕农是平民,皇族、贵族、缙绅地主与庶民地主、自耕农之间的矛盾,本质上就是权贵与平民之间的矛盾。同时,庶民地主和自耕农作为有产阶级,天然地要求国家稳定,镇压流贼,抵抗外辱,这与朱平槿的追求目标完全一致。

洪其惠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建议由王府出面,收编四川的庶民地主和自耕农,把朱平槿的支持基础,立足于庶民阶层,包括庶民地主、城市小商人、手工业者甚至于流民。如此一来,朱平槿集团的阶级基础将十分稳固,粮源、财源和人源将源源不断。

洪其惠建议的实质,是朱平槿这个皇族大权贵联手平民小地主,共同挤兑缙绅小权贵!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忘了我d当年如何联手民族资产阶级,共同打击四大家族了!妈妈的,d史白学了!”朱平槿心中感叹一声,指节不由在桌上重重敲击一下。

见着洪其惠盯着自己,朱平槿便笑着说明自己的理解:“按洪先生之法,若有自耕农投我王府,王府只拿他一成,较之官府的赋税低得多,他何乐而不为?小地主虽收了佃户七八成的租子,官府又征他赋税,所剩依然寥寥。若他投我王府,王府只拿他一成,官府赋税全无。所剩六七成全归他自己,他何乐而不为?若是缙绅之家的投献户,缙绅家拿他三成。他投我王府,王府只拿一成,他何不改投王府?如此一来,若是王庄降租,缙绅们只好跟进……”

洪其惠抚掌笑道:“正是!既有王府的一成投献明摆着,缙绅们自然不敢多收,否则投献户便转投王府;王府把租子降到五成,缙绅们也不敢多收,否则连佃户也跑了。如此一来,地租也随之而降……城中之商人、工匠亦苦五蠹,学生劝世子不妨一并将他们收了,既可疏民之困,亦可收取银两。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学生只怕此例一开,投献之人门庭若市!”

大脑思路打开,世界霍然开朗。两人对视哈哈大笑。

“只是王府田土太少,容不下这许多人!”朱平槿高兴之余,又担心起来,“缙绅肆意兼并,也不知那些小地主、自耕农有田土多少!”

洪其惠也不知道答案。他笼统答道:“如今粮价太高,流民太多,缙绅之家总能找到耕作之人。以学生估计,只要粮价跌至一两,不出三年,蜀中田土十之四五尽归世子矣。”

朱平槿摇摇头道:“天下乱局,其势未明。粮价跌至一两,为时尚早。本世子想向城中大户购粮,洪先生以为如何?”

这个问题洪其惠倒是早早想过。大军进城,不是抢粮而是购粮,这已经是天下第一等的仁义之师。所以他立即答道:“只要价钱公道,雅州五万石余粮应该是有的!可如今州城突遭大乱,学生怕士绅们坐地起价……”

朱平槿微笑道:“本世子不怕他们坐地起价,此事当有王大人出面!洪先生大才,若能入我幕府,本世子必大用之,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世子陡然间诚邀幕府,这下却让洪其惠犹豫了。

他献计世子的本意是结好王府,然后通过王府得到州府衙门,甚至布政司或者巡抚衙门向朝廷的任官举荐,实现他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顺便解决他洪家田契被烧的麻烦。他与天下所有的读书人一样,并不愿意把自己一生的前途押在一个没有实际政治权利的藩王身上。但不知怎地,眼前的少年总让他有种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感。当朱平槿真的提出招揽之意,倒让他踌躇万分。

仿佛看出了洪其惠内心的想法,朱平槿道:“贺先生是忠臣遗孤,崇祯十年朝廷赐他监生,然久未得官,只得开店营田为业。上月他跟随本世子,因其有大功,本世子已商请王大人保他为从九品飞仙关巡检副使。官虽微末,终入仕途,将来积功右迁,当不失一州府!若先生愿意跟随本世子,本世子可向先生保证:五年之内,本世子亦保先生州府如何?”

这个平白飞来的蛋糕有点大,由不得洪其惠不动心。

洪其惠疑道:“世子所言当真?”

朱平槿点点头肯定道:“君无戏言,自然当真!如本世子爽约,先生可任择一王庄而去,就算是本世子给先生赔罪!”

共同的革命理念外加些许威逼利诱,洪其惠终于向朱平槿低头,顺带还向朱平槿推荐他的两个弟弟洪其仁、洪其信,以及授业之师举人程翔凤、刘道贞,同学张士麟、唐默、钟之绶、胡大生等。除胡大生死了情人坚辞拒绝,刘道贞死了老妈正在守制之外,这些人都投入了朱平槿的夹袋。

洪其惠为胡大生之事专程向朱平槿道歉,朱平槿仅是轻轻一笑道:“他还是个娃娃,他懂什么?”

朱平槿见了这些新人一面,但因缺乏对他们的了解,于是因人设事开设了一个机构,专管庶民投献之事,内部名字就叫“蜀王府王庄王店雅、邛、眉、嘉定、天全办事处投献科。”

谁建议谁实施,这是朱平槿一贯用人做事的办法。

投献科长由洪其惠担任。他推荐张士麟与钟之绶两人担任副科长。朱平槿对此稍作调整,副科长增加了率先投献的傅元修。

傅元修同时兼任雅州投献股股长,唐默任副股长;张士麟任副科长兼任邛州投献股股长,傅元览任副股长;钟之绶任副科长兼任眉州投献股股长,洪其仁任副股长。

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分驻雅、邛、眉三州,宣传王府的投献政策,代表王府接受百姓的各类投献。至于嘉定州,因王府在此没势力,所以暂时未设。

洪其惠的三弟洪其信却是个异类。他羡慕宋氏兄弟的威风,朱平槿便把他送往碧峰峡接受军训。至于学历最高的举人程翔凤,朱平槿暂未安排职务,只是留在自己身边。

蜀王府王庄王店雅、邛、眉、嘉定、天全办事处,就设在雅州城里的范家大院内。在朱平槿的规划中,这个办事处就是王府在四川西南根据地的首脑机关。它不仅要管理王府和朱平槿在这一地区的庞大产业,为朱平槿的军队提供源源不断的粮源、兵源,它还将是朱平槿的工业基地、科研基地、边贸基地和军事训练、后勤基地。

如此重要而且敏感的一个职务,身为宦官的曹三泰显然不合适。朱平槿思来想去,除了他老婆罗雨虹,没有第二个人选。

上一章  |  崇祯十三年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