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崇祯十三年>>崇祯十三年目录

第三十四章 首席军医

更新时间:2018-02-09  作者:响木

云哥儿比他姐小一岁多点,因为朱平槿比罗雨虹小近一岁,所以罗景云的年龄实际只比朱平槿小几个月。可能由于他发育较晚,个子不高,加上有时说话天一句地一句的,所以大家都把他当作小孩子,这让云哥儿心里十分不服气。他曾经缠着朱平槿给他封个带兵的差事,但是朱平槿死活就是不肯接招,最后朱平槿被逼得没办法了,只好让他发挥专业优势,先给一个军医官的职务试试。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还好,不是医士是医官。军医官也是军官!”罗景云心里窃喜。按军制,大明军中一卫一所方有医士一名,自带徒弟若干。真正的医官,都是从太医院拨用的。窃喜之余,他又暗自发狠,自己要利用这个军官的身份,让姐夫能见识自己的真本事,别没事把手放在自己脑袋上摸来摸去。

作为军医官,防止士兵生病是他的基本职责。罗景云下午指挥三百多号人洗澡搞卫生,安排得井井有条。罗景云他姐给店中药房讲过“流水线”的生产作业模式,门外偷听的罗景云很快领会了其中的真谛,不就是让所有的人都动起来,不让人偷半会儿懒吗?所以他在指挥士兵洗澡时,按照流水线的做法,十二人一队,一队人脱,一队人洗,一队人搓,一队人穿,一队人帮忙烧水,一队人负责提水。没过多久,三百多人全部洗完,整个事情干得是干净利落。

朱平槿对小舅子的首次亮相很是欣喜,因为他舅子的玩法,就是工业化大生产的雏形。一旦在各个领域推广,说不定统筹法也会被提前发现出来。不过欣喜之余,朱平槿多了一个心眼。女生一般都护家,朱平槿怀疑自己的老婆给小舅子私相授受了穿越科技,于是以谈工作的名义,将罗景云找来谈话。

“姐夫,有两个病人要号脉呢!”罗景云走进朱平槿的小院,一脸的不耐烦。

“本世子找你来,谈的自然是军国大事。”朱平槿严肃地说:“今日所谈,救的不是两个病人,而是几百上千个病人,甚至关系到大明朝的生死存亡!”

“哦?”罗景云好奇地睁大眼睛,同时也感到了一丝自豪:姐夫终于不把自己当小孩子了!没等朱平槿叫他坐,他已经迅速贴了上来,露出讨好的神情。

“看来,小舅子就是老婆的软肋!必须要收服小舅子!将来万不得已,便可使出这招杀手锏,制住那歪婆娘!”朱平槿对自己的发现略微得意,口中赞道:“你今天上午做得好,流水线作业,井然有序……”

“姐夫,你也知道这流水线作业?”

猜测立即得到了证实。

朱平槿不动声色:“本世子博古通今,上知过去五千年,下知未来四百年。这区区流水之术,何足道哉?”

“那姐夫你比我姐厉害一点……她只上知四百年,你比她多了四千六百年!不过我姐说过,你挣钱不如她。所以她不仅是你的老婆,还是你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若你想要成就大事,没有她不行!”

朱平槿被一口茶水噎住了,他发展天字第一号粉丝的希望就此落了空。罗雨虹的大嘴巴程度,超过了朱平槿的预想;而罗景云的聪明伶俐,也超过了朱平槿的希望。看来当军医官,并不是罗景云最合适的职位。一个复合型人才,应该去把控全局性、综合性的事务。经过长期锻炼和实践考验,他就有可能成为自己可靠的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只是这个想法现在朱平槿不能说出口。骤然高位,会毁了一颗好苗子,他要罗景云从基层实务做起。

“看来你姐教了你不少。那好,这军医官你打算如何来当?”

“姐夫你不是要与我谈论军国大事吗?”

“一人不能医,何以医天下?你先谈谈如何当好这医官!”

“那我说了?”小子露出顽皮的笑容。

“赶快说,本世子日理万机……”

“古来成军,军医必不可缺。远至汉唐,近至戚家军,皆于营伍中设置军医官。或金疮之医,或折伤之医,抑或大方之医。何也?盖士卒与敌搏战,多有损伤。若伤不能医,必折士气;若死不能葬,必沮生者。士卒又有千里跋涉,野外行军之苦。天晴下雨,风餐露宿,病之源也;食之不足,饮之不洁,疫之起也!故而军中置医……”

“打住。”朱平槿打断了小舅子的长篇大论,“说说你打算怎么做就好!”

小子并没有被朱平槿的粗暴打断而沮丧:“武经总要有云:凡军中之医,其要有三:其一,营中……”

“等等。在姐夫面前要说人话!”

“简单,姐夫!就是营中各配医官一人,数营配一个医院。除了医人,还要医兽。药材甚为要紧。行军打仗,药材定要备足。金疮药是头等药材,其次是暑寒感冒药……”

“防疫重于医病,你作为军医官有何见解?”朱平槿问道。

“黄帝内经有云,阴阳失衡……”

“本世子问的是你,不是黄帝。”朱平槿板起脸道。

“姐夫,你这样的提问我喜欢!”罗景云高兴地椅子上蹦起来,转到了朱平槿的身后,双手抓住了他的龙椅靠背使劲摇了一下,“依本医官所见,生病就是因为暴食暴饮、中暑体寒、中毒染疫。只要防着这三样,生病就少了大半!”

“有一种名叫细菌的毒虫,你姐给你讲过没有?”

“什么?细菌?毒虫?”罗景云窜回到朱平槿面前,抓住朱平槿的袍袖,“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还多!”朱平槿微笑起来,轻轻甩开小舅子的手,“细菌不止一种,而是有很多种。有些有毒,有些没毒。某些有毒的细菌都会让人生一种或几种病。如不干净的饮水,如过期的食物中,都有这样的细菌。脏手脏衣服上的细菌更多!所以,饭前细手,便后也要洗手!要勤洗澡,勤换衣。作为军医官,你要制定出一个简单明了的卫生条列,颁发全军执行!不过呢,这只是一个暂时的条例。你姐比本世子懂得更多,比如细菌、比如病毒,以后你可以请教她,让她慢慢给你讲来!”

“好呀!”罗景云笑道,“一个简单的卫生条例,本医官落笔千言、立马草就!”不过转眼他想到他姐对他的粗暴态度,罗景云便有些丧气。

“不过我姐……哼……她才不会……”罗景云喃喃道。

“怎么着,她还傲上了!军国大事,生死存亡,可由不得她使性子!这样吧,我们既然占着道理,我们俩就联名写封信,好好批评她!”

“别!姐夫。要写你写,千万别拉上我!”小鬼头可不傻,立即决定抽身,“人命关天,耽搁不得。谷草里还躺着两个病人呢!姐夫你若没有要事,我就去治病救人了!”说完,那小鬼头已经脚底抹油——溜了。

“这写信骂人怎么不算要事!”朱平槿对着小舅子逝去的背影恨恨问道。

老婆唯一的软肋跑了,意味着朱平槿利用小舅子重振亚洲雄风的图谋又破产了。上辈子被老婆管着,这辈子又要被老婆管着,朱平槿想想都觉得窝囊。不过院外晒场上传来的阵阵怒吼,让朱平槿重新找回了男人的自信。他振振身上的衣服,叫上不算男人的曹三保当衬景,雄赳赳地出了门。

军队,自己的军队。

这才是乱世中保命保家的唯一凭借!

小舅子罗景云飞快溜走,从而及时逃出了朱平槿的魔掌。他一面暗自庆幸,一面推开了病房号舍的门。然而所见让他傻了眼:两个病人少了一个。

那两名士兵都是在行军路上开始发烧的。一个症状轻些,独自坚持到了碧峰峡,而另一个在半山腰就开始上吐下泻,高烧不退,然后走不动路,靠着其他的人的搀扶和背负才上了山。上午罗景云来到碧峰峡,立即就检查了病情。这名重症患者已经烧得意识模糊,躺在谷草堆里不停梦呓。罗景云根据两个病人的体征和周围士兵的描述,判断两人都是伤寒感冒,只不过一个轻一个重。于是他开了一个方子,交曹三泰手下人抓药煎药。

病人躺在谷草中,无意识地低微呻吟着,四周散发着药汤的味道。罗景云摸过病人的额头,烫得吓人。他连忙推门而出,正好看见一个高个子端着热腾腾的药汤跑过来。这个高个子罗景云记得名叫陈有福,上午还被姐夫点名问话。据说就是他不肯抛下病人,把病人从山下背了上来。

“还有一个病人呢?”罗景云盯住门口的陈有福发问。

“报告军医官,他听说有肉吃有衣穿,便对我们道,他只是饿急了身子虚弱,被冷风吹了才生的病。只要吃饱了饭,身上有了热量,立即就能好起来,为王府干活!我们一听他说得有理,便让他出去了!”

“他现在在哪儿?”

“吃完了我们给他烧了一锅热水,让他单独烫个热水澡,让全身血脉流动起来。我想,或许就能让他好起来!”

“你们做得对!”看着端着药碗的陈有福,罗景云又问:“里面的病人怎么样?”

“不好!药都灌不进去了。第一碗全撒了,这是第二碗。”陈有福说着露出了哀求的神情,“军医官,我知道他挺不过了。求求你行行好,就算死马当成活马医!”

“你叫弟兄们放心。我是军医官,本分就是治病救人!”迎着陈有福的目光,罗景云展现了他刚毅的另一面。

他毫不犹豫地吩咐陈有福放下药碗,先从厨房端来一盆冰凉的清水。他自己找了几块抹布洗净了,蘸水敷在病人的额头、胸脯和手脚处,强行给病人的降温。这个法子他见他爹给发高烧的小孩子用过。他爹曾说,发汗退烧本是正理,但是对于高烧不退的患儿不行。小孩子体弱,高烧久了,就会烧坏五脏六肺,即便救活也是废人一个。这时必须用紧急的法子,反其道为之,先强行降温,再捂汗保暖,然后再慢慢调理。

可见过与干过毕竟是两样,这招用在大人身上也不知灵不灵。罗景云在陈有福的注视下,不厌其烦地为病人换水冷敷。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见一声咳嗽,病人竟然苏醒了!

上一章  |  崇祯十三年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