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航:銀河系文學>>都市大進化時代>>都市大進化時代目錄

第三百三十章 觀察

更新時間:2020-05-05  作者:鴻蒙樹

蘇寧羽的辦法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副經理們雖然擁有的一定的權力,但要切割的利益也就更難了一些,當然了,對于這些久經職場的人來說,把手中的利益最大化也是他們最為拿手的事情,看著他們一個個干得很是高興,蘇寧羽只關心一點,就是質量問題,只要能夠確保質量關,他才不關心這些人是怎么搞的。 銀河系文學 yhxwx.com

自己負責的那個鎮的公路建設最終還是一半交給了羅忠華介紹的大和公司的肖強,另一半交給了公司交通局王開柱副局長帶來的一個叫晏興進的公司建二公司去做。

分公司最近顯示出了一股活躍勁,由于現在各項目部鎮都在全面鋪開道路建設,人人的臉上都有喜色,想到大坊分公司就將改變交通落后的情況,興奮是必然的。

班子會研究的是宣傳部辦公室主任的事情,蘇寧羽知道自己現在沒有什么人跟隨,只能是慢慢的積蓄人氣,所以也并沒有過多的參合進去。職場并不是人場,蘇寧羽現在在大坊的底層人民中是非常有人氣的,但在班子會上他同樣得小心應付,并不是人民擁護就能夠解決問題。

茶葉是大坊分公司獨有的連山新茶,別看這種新茶不出名,這可是凌山的名茶,凌山人最愛喝的就是這種茶。

分公司公司搞接待都是用的這種新茶,班子會上使用的茶就更好了,據說這是只有連山鎮一座茶山上才有的茶,每年的產量都非常低,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叫連山仙霧。

蘇寧羽用的是玻璃的水杯,連山仙霧在杯中不斷浮動,顯得非常的清新淡雅,那獨有的清香夾在水氣中散發出來,聞著就已經令人仿佛能夠感受到一種飄渺的意境。

果然是好茶!

蘇寧羽并不懂茶,但他就是喜歡這股特有的清香味。

羅忠華在會上已講了很長時間,他的口才非常的好,每次開會都能夠引經據典的講上好一陣。

會場之上的人們各種情形都有,雖然也有那么一兩個人仿佛正在筆記本上奮筆疾書,但誰又知道他們到底寫的是什么內容。

透過那飄浮的水氣,蘇寧羽的對面坐著的是分公司宣傳部長繆祥剛。

在茶水的水氣之下,蘇寧羽向繆祥剛的氣運看了過去。

也許是茶水的原因,蘇寧羽發現了一種從前沒有看到過的情況,繆祥剛的氣運正在試圖與自己的氣運進行著接觸。

蘇寧羽感到這事有些特異了,以前自己看到的情況中并沒有氣運能夠與氣運之間進行交流的情況,從目前繆祥剛的氣運與自己的氣運情況可以看出,繆祥剛的氣運正在空中發生著變化。

杯中的水氣淡了一些,蘇寧羽招手讓搞服務的人員過來為自己的杯中再加上了一些熱水。

杯中的茶水在加了熱水之后冒出了更多的熱氣,蘇寧羽透過這水氣,他看到繆祥剛的氣運在空中更加的清晰。

非常的有意思,繆祥剛的氣運在空中僅只有一絲,這一絲的氣運在這圓形的會議桌上空不斷搖擺不定。

轉移了一下視線,蘇寧羽發現繆祥剛的氣運大多數的時候是向著羅忠華的氣運接觸過去,但是,每次的接觸中,羅忠華的氣運中都會產生一種推力,把繆祥剛的氣運重重的向外推出,在羅忠華推出了繆祥剛的氣運之后,繆祥剛的氣運又會向治安委督辦沐云順的氣運接觸過去,情況還是相同,雖然沐云順的氣運沒有象羅忠華那樣把繆祥剛的氣運推出,但也沒有進行有效的接納。只有這兩人的氣運都不愿與繆祥剛的氣運接觸之后,繆祥剛的氣運才會跑來與蘇寧羽的氣運接觸。

“鑒于大坊分公司的各項工作的開展,特別是大通道建設及分公司內道路的修建工作就將進行,分公司的宣傳工作必須加強,我建議調整一下宣傳部辦公室主任,由瓦房項目部宣傳委員甘靜擔任”羅忠華的長篇講話完了之后,提出了分公司宣傳部辦公室主任的人選。

蘇寧羽是見過甘靜的,這女人二十七歲,丈夫是羅忠華的秘書任榮生,這樣看來,甘靜肯定是屬于羅忠華一系之人。

當羅忠華提出這人選時,蘇寧羽看到繆祥剛的氣運與羅忠華的氣運產生了一種很玄妙的碰撞,繆祥剛的氣運被擊得消散了許多。

很有意思啊!

對于蘇寧羽來說,這種情況很是令他高興,自己終于從班子們中看出了一些不同,表面上平和的班子們,暗中卻仍然在進行著一種爭斗。

回想起從郝銳斌那里聽來的繆祥剛情況,繆祥剛是原來那個經理的人,而原來那個退下去的經理同羅忠華相處得并不是太和藹,兩人在會上時常鬧著不愉快,現在老經理退下去了,作為老經理一系的繆祥剛被打壓應該就是必然之事。

從繆祥剛的氣運情況可以看出,繆祥剛也想緩和與羅忠華的關系,但是,羅忠華并沒有給他機會,這才造成了繆祥剛目前的狀況。

繆祥剛估計也是看到了自己的情況非常的惡劣,想找一個強有力的同盟,應該是看到沐云順有著公司的后臺,想與沐云順結成同盟,但沐云順并沒有這種想法。

羅忠華講完之后,一個個的班子都發言了,蘇寧羽發現人力資源部長和分公司辦主任是緊跟羅忠華的人,那副督辦毛孝禮也大多支持羅忠華,其他有幾個卻并不輕易表態,誰是誰一邊的人并不如開河那樣界線分明。

“寧羽經理,你也講幾句。”看到蘇寧羽一直沒講話,羅忠華微笑著對蘇寧羽說道。

蘇寧羽放下了杯子,笑著:“不瞞大家,雖然我到大坊已經一個多月了,但多數時間在搞調研,到集團公司里又去了一段時間,對于大坊分公司的人員情況真是不太了解,這發言之事就免了吧,由于不清楚情況,隨便亂發言就是一種不負責的做法。”

蘇寧羽說完這話又重新端起了茶杯。

羅忠華微笑道:“寧羽經理不愿意發言,我看還是表決一下吧。”

表決的結果自然是通過了人事任命,蘇寧羽發現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幾個人投的是棄權票。

繆祥剛的氣運在定下人事之后顯得更加的萎縮,再沒有剛才那種活躍的狀態。

是可以爭取的人!

蘇寧羽對繆祥剛下了一個結論。從目前繆祥剛的情況可以知道,他已成了孤軍,在分公司并沒有強援,也沒有什么后臺之類的人,要想保住位子,他就必須投入一個強者的行列,他有三個選擇,前兩個都無法達到,唯一的就是投到自己這一邊,這樣的人蘇寧羽還是打算收納的。

散會之后,蘇寧羽把郝銳斌叫到了辦公室詢問起來。

“小郝,繆部長是大坊人吧?”

雖然不知道蘇寧羽為何要問繆祥剛的情況,郝銳斌還是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況作了報告。

看著郝銳斌走了出去,蘇寧羽點燃了一支煙慢慢的吸了起來。

繆祥剛并不是大坊分公司的人,而是鄰分公司望山分公司人,現年四十一歲,工作分配到是在大坊分公司,但是一直都不得志,后來由于一篇文章被新任經理看中,在新任經理的不斷幫助下很快就提撥了上來,在經理將退的前一年,也就是前年才提撥為分公司宣傳部長。

有能力、沒后臺!這是蘇寧羽做出的一個結論。

沉思了一陣,蘇寧羽撥通了繆祥剛的電話。

“老繆,我是蘇寧羽。”

沒想到剛開完會蘇寧羽就打來了電話,繆祥剛收拾起會上的那種郁悶心情,問道:“蘇經理,有什么指示?”

“哈哈,老繆,我明天想到金山項目部去查看一下修路的情況,有沒有事情,沒有的話陪我去看看?”

蘇寧羽這突然的邀請對于久經職場的繆祥剛來說根本不難理解其拋出橄覽枝的意思。

“明天我正好沒事。”繆祥剛強力壓住心中的興奮,平和的說道。

“好,明天我派車子來接你。”

放下了電話,繆祥剛的心情瞬間轉好起來,新來的蘇經理的情況他聽公司宣傳部的人談論了一些,據說很有背景,從這次蘇寧羽能夠從集團公司里搞來那么大一筆資金的情況就可以看出,這蘇寧羽應該是很有能耐之人,大坊分公司的情況現在對于自己來說是非常的困難了,如果不改變目前的狀況,自己能否保住現在的位子都難說。

繆祥剛之所以看好蘇寧羽還有一條,就是從得到的消息可以看出,蘇寧羽很得公司錢督辦的支持,跟著蘇寧羽,最少能夠確保現在的位子不會受到影響。

今天會上的情況已經可以看出羅忠華在準備動刀子了,換下自己原來的親信手下,換成了羅忠華的人,這宣傳部可就被他掌握了一半,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過是顯明顯的,也許蘇寧羽就是改變這種形勢之人。

用手輕擊著桌子,繆祥剛雖然感到蘇寧羽目前的實力太過于弱小,但是,自己已經沒路可走了,不投向蘇寧羽就是死路一條,投向了蘇寧羽也許就是一條大道。

最后搏一次了!

繆祥剛很是無奈。

三菱車顛簸在通往金山項目部的公路上,前排坐著蘇寧羽的秘書,后排蘇寧羽與宣傳部長繆祥剛坐著。

繆祥順應蘇寧羽所約,兩人同坐著蘇寧羽的車子向金山項目部開去。

由于兩人都在試探險段,開始時也都是談論一些大坊分公司的風土人情之事,并沒有涉及到其它。

“蘇經理,這次能夠得到四百萬的資金,大坊分公司的分公司內公路定能大幅改觀。”繆祥剛笑著說道。對于蘇寧羽能夠爭取到那么多的資金來修路,繆祥剛對蘇寧羽的關系也還是暗驚的,這也是他打算投向蘇寧羽的一個原因。

蘇寧羽道:“資金還是太少,只能夠把比較爛的路修一下,還有許多的路暫時無法修整!”從測算的費用情況來看,資金的缺口很大,蘇寧羽也只能安排把緊要的一段進行改造。

“已經不錯了,大坊分公司想打開山道之事許多人都想過,結果因種種原因,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繆祥剛作為大坊成長起來的領導,對大坊分公司的情況非常熟,他看到不少領導在上任之初也發過誓,表示要修好這路,結果都是不了了之,這蘇寧羽卻是不同,不聲不響的就把資金要來了,就連那基本上不可能的打通兩座大山的事情也辦成了。

“老繆啊,上級既然把我安排在大坊當經理,造福一方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很想把這貧困的大坊帶得發展起來,這需要你的幫助啊!”蘇寧羽的話中已帶有招攬之意。

聽了蘇寧羽這話,繆祥剛早就已下了決心,所以也沒再閃避,笑道:“有蘇經理掌舵,作為宣傳部長,我一定緊跟而上,努力做好搖旗吶喊的工作。

蘇寧羽看向繆祥剛道:“有繆部長的幫助,相信大坊分公司會有一個更好的明天。”

繆祥剛說道:“任重而道遠,蘇經理在把好舵。”

兩人基本上已經達成了聯盟,其它的話也就沒必要再多說了,蘇寧羽也知道對于繆祥剛這樣的人,自己是不可能一時半會就真正讓他死心踏地跟著自己,相信下一步的發展中,只要他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力量,誠心投順也并非不可能。

兩人正說著話,就聽車子發出一聲極大的剎車聲之后竟然沖下了路基。

“怎么回事?”蘇寧羽嚇了一跳。

只見秘書郝銳斌已經下了汽車。

向外面看去,只見路邊上一個身著迷彩服的年輕男子正緊緊抱住一個小女孩。

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看到那駕駛員癱坐在車內的樣子,王心澤很是不安地從車上走了下去。他真怕車子壓到了人,要是那樣,這玩笑可就開大了,經理的車子壓死人,這話說起來就要命了。

好在這里的地勢并不太壞,車子雖然沖出了路基,但并沒有出什么事情。

“蘇經理,剛才車子的速度過快,差點碾到了那個小女孩,要不是這年輕人身手很好,估計小女孩已經被壓到了!”郝銳斌過來說道。

蘇寧羽急忙走過去向那年輕人問道:“沒事吧?”

“沒有什么事,這里是項目部村之路,開車還是要注意點才行。”年輕人的一個背蘿掉在了地上,里面灑出了一些剛從地里摘出來的蔬菜。

看到對方一幅精明之氣,蘇寧羽笑道:“真是感謝你了,要不是有你幫助,小孩子就危險了!”

年輕人笑了笑沒言語。

看到已進金山項目部,蘇寧羽也想了解一下金山項目部修路的情況,對那年輕人道:“現在開始修路了,對你們的生活有沒有大的影響?”

年輕人笑道:“沒有什么,項目部親們都很高興,聽說這路修好之后會與凌山源公司連通,到時大家的菜也能夠賣到凌山去,大家的積極性都很高。”

小孩子已經被放在了地上,蘇寧羽大致查看了一下出事地與年輕人所站的位置,對這年輕人就很是好奇地來,那么遠的距離,他是如何救下小女孩的?可惜剛才正與繆祥剛說話,蘇寧羽并沒有看到救人的過程。

看起來駕駛員也嚇得不輕,到現在還坐在駕駛員室里沒有下來,蘇寧羽現在對自己的這個駕駛員有些失望了,從這次的情況看,他根本就沒有擔待,出了事最少也應該下車問問情況吧!

繆祥剛現在也走到了蘇寧羽的身后。

“你現在準備去什么地方?”蘇寧羽看到這年輕人收拾了一下背蘿想離去,就問了起來。

“去鎮上賣菜,還剩下一點,要回家了。”

正說著話,項目經理田覺先已小跑著趕了過來,老遠就在聲道:“蘇經理,你來了?”

蘇寧羽伸手握住田覺先的手說道:“老田,最近忙得怎么樣了,我同繆部長來看看。”

“啊!繆部長也來了,田覺先急忙伸手握住了繆祥剛的手。”

繆祥剛笑道:“陪蘇經理來看看。”

轉頭看到那年輕人,田覺先道:“龍勇廷!你怎么在這里?”他看到這年輕人跟在蘇寧羽的身邊就有些詫異。

蘇寧羽微笑道:“小龍不錯,要不是他出手,我的車子可就出事了!”

田覺先忙問原因,當他得知了因果之后笑道:“這事對小龍來說就是一件小事而已,特種部隊出來的人,救個小孩子輕松得很。”

聽說是特種部隊出來的,蘇寧羽很是不明白道:“既然是特種部隊的人,怎么退伍了?”

田覺先道:“都是沖動惹的禍,蘇經理,你別看小龍不吭不哈的,他的身手在部隊上也是前幾名,各項比武都名列前茅的。”

聽了這話,蘇寧羽再次看了看這個叫龍勇廷的人,長得一幅清秀的模樣,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到底怎么回來的?”蘇寧羽問道。

“一個將軍的兒子想強奸一個女兵,龍勇廷正好碰上了,出了那小子,也不知怎么的,龍勇廷被迫退伍了,好在部隊上并沒有怎么他,關系已到了分公司,正等著分工呢。”

聽了田覺先的介紹,蘇寧羽的心中就是一動,向龍勇廷問道:“會開車嗎?”

龍勇廷道:“學過。”

田覺先仿佛想到了什么,大笑著對蘇寧羽道:“什么才學過,蘇經理,你想想,特種兵出身的人,他什么不會,開車只是小意思而已。”

蘇寧羽向秘書郝銳斌道:“你去查看一下情況,如果各方面可以,就調來給我開車吧。”

郝銳斌記下了這事。

田覺先笑著對龍勇廷道:“小龍,蘇經理看上你了,要請客喲。”

龍勇廷對著蘇寧羽笑了笑,并沒有太多的話語。、

看到龍勇廷的樣子,蘇寧羽更感滿意,這是一個話不多的人。

在田覺先的陪同下,蘇寧羽查看了金山項目部的公路修建情況,這田覺先看來工作還是非常用心的,采用的是分片負責制,每一段路都正在緊張的施工著。

蘇寧羽感到這次金山項目部之行收獲很大,一是得到了繆祥剛的支持,這使得自己在分公司會上不再是孤軍作戰,第二個就是得到了龍勇廷,既然是特種兵出身,各方面的能力應該沒說的,有這樣一個人跟著自己,蘇寧羽感到自己的安全上都能夠得到保障。

且說那龍勇廷離開蘇寧羽之后也滿是興奮,現在找工作非常難,關系早就開到了大坊分公司,自己在這家中都已經等了許久了,這消息一直都沒到,沒想到今天救了一個小孩子就被蘇經理看上了,還有可能幫蘇經理開車,這可是別人托關系都找不到的好事!

“勇廷,你還是去找找關系吧,就這樣在家中閑著也不是個辦法。”一進家門,自己的姐姐就擔憂地說道。

龍勇廷的姐姐叫龍香冰,二十八歲,長得非常的美麗,可惜的是紅顏簿命,丈夫為了升官,在結婚沒多久就與分公司的一個副經理女兒勾上,最終跟她離了婚,她的丈夫現在在分公司一個部門任局長,過得也很是舒服。

龍勇廷聽了自己的姐姐埋怨,笑道:“姐,我有好事了。”

龍香冰聽了這話就好笑,笑著對龍勇廷打趣道:“哪家的女孩子看上你了?”

龍勇廷紅著臉道:“姐,我說的是正事,我走運了,就要給經理開車了。”

龍香冰笑道:“盡想好事,給經理開車可是美差,怎么也不可能落到你的頭上。”

龍勇廷只好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詳細講了一遍給自己的姐姐,最后說道:“你說這事有沒有可能?”

龍香冰吃驚道:“真的?”

龍勇廷道:“蘇經理親口說了的,他要他的秘書去調查我的情況,如果可以就讓我去給他開車。”

兩姐妹的父母都死得早,一直相依為命,聽到自己的弟弟有了這樣的好事,龍香冰激動道:“小弟,這可是大喜事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幫蘇經理開車,他可是大貴人啊,有他罩著你,你以后的好日子就到了!”

龍勇廷笑道:“到時也把你接到城里去住。”

龍香冰笑道:“要等你真的成了蘇經理的駕駛員再說這話。

龍通廷道:“我有預感,這事準成。“

兩姐弟為了這事激動了好半天。

上一章  |  都市大進化時代目錄  |  下一章
 
如果您對任何網友上傳作品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請聯系:kefu#yhxwx.com(請把#改為@)。
Copyright © 2013 銀河系文學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