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冥河传承>>冥河传承目录

第二百零一章 忽悠而已——第二百零二章 种他

更新时间:2018-09-15  作者:水平面

笔趣阁www.xbiquge.cc,最快更新!

第二百零一章忽悠而已

一个人的气质是由他的出生和经历来决定的,杨盘如今便是天下第一富商,自然是富贵逼人,自信满满。

哪怕是在武侠世界之中,有钱也同样可以为所欲为。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当梵清惠踏进杨府大门的时候,便敏锐地察觉到有四股宗师气息从四角将整个宅院护住。

一个商人宅邸就有这么强的防御,能够招揽四位宗师护院,确实是让人大开眼界。

要知道梵清惠自己也只是宗师修为而已。

这世间,明面上,只有三位大宗师,或现在只有两位了。就算是把隐世不出的大宗师也算上,也不会超过五六人。

其余的全是宗师境界,只是实力不同,有强有弱罢了。

要知道,就算是皇宫之中的防护,宗师级别的高手也不会超过五人!

而这里,一个小小的三进民宅就有这样的防护,堪称奢华啊。

别说是小毛贼了,就算是大宗大派,举全派之力也休想在这里讨得了好去。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四名宗师高手根本就不是极限,要是有必要,杨盘可以招揽更多的宗师高手为他做事。光是这一点,梵清惠就知道一定要尽力拉拢此人,即使不能完全拉拢来为佛门做事,也要尽量交好,不能将他推向魔门一方。

管家将梵清理领到了内宅大门前,正好看到上官晨曦守在那里。

“上官管家,这位便是梵斋主。”老管家恭敬地介绍道,上官晨曦才是整个杨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位,管着整个内宅。并且掌握着府里的财权和人权。

“梵斋主里面请,少爷已经恭候多时了。”上官晨曦微笑着说道。

梵清惠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由得感叹这世间还有这般丝毫不逊色于自家弟子的精灵儿。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

“请。”梵清惠微笑着应道。

梵清惠跟着上官晨曦进入了内宅。

这内宅竟然没有其他下人侍候,自己要见的人正背对着门口方向坐在凉亭里。

杨盘也见到了梵清惠,年月在这样的美人身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确实当得上二十年前的武林第一美女称号,与祝玉研齐名江湖。

“梵斋主,有失远迎,请坐。”杨盘站起身来拱手欢迎道。

“杨先生说笑了。”梵清惠彬彬有礼地还礼道。这先生的称呼在这个时代,是对有学问并且得到大家承认的学者高人的称呼,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称先生的。

两人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上官晨曦便奉上两杯热茶。

“来尝尝这上好的雨前龙井。”杨盘端起茶示意道。

两人一番客套之后,梵清惠开口说道:“杨先生对这天下苍生如何看待?”

“我?梵斋主问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商人,只做我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其他的不想管,太累。”杨盘并没有回答她,这个命题实在太大,简直就是闲吃萝卜淡操心。

梵清惠被杨盘的回答给唵住了,杨盘这简直是把天聊死的节奏,让她无法接后面的啊。

“但我看杨先生却是收容孤儿,行善积德,胸怀苍生啊。”梵清惠面上却是丝毫尴尬的表情都没有,依然神色如常地说道。

“我那只是钱太多,要是全拿来投资,恐怕整个天下的钱都会被赚尽,这可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了。我最怕麻烦了,你看我现在的日子多逍遥,多畅快。钱太多,给人惦记,不如拿出去做善事,积累功德嘛。我只是一个商人,我信奉的是等价交换原则,我行善于世人,上天自会回报于我功德。”杨盘直白地说道。

梵清惠无语了,看来从天下苍生的角度是无法忽悠住杨盘的了。

“也罢,那咱们换个角度,你看这大隋天下,风雨飘摇,隋二世穷兵黩武,大肆铺张,不管民间积苦,强征他国,开凿运河,苛捐杂税。这好好的天下被他搞得一团乱麻,难道先生就无动于衷吗?”梵清惠这个时候,仿佛一位悲天悯人的圣女,散发着一种无穷的魅力。

“梵斋主,这个话题,咱们都是局外人,真要说也只是一家之言,当不得真。”杨盘有些不想说这个话题。

“这怎么能是局外人呢,这可是关系着天下苍生的福祉,我等正道人人有责。”梵清惠反驳道。

“真要说?梵斋主,我这个人老实,不想得罪人啊,有些事情咱们心照不宣,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嘛。”杨盘扭扭捏捏地胡说八道,一脸便秘模样,脸颊竟然微微透红。

梵清惠摇头道:“清惠倒还真想听听先生的高见。”

“梵斋主,咱们有言在先,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杨某也只是一家之言,当不得真。事后你也别生气。”杨盘故作为难地说道。

“好,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梵清惠这点气度还是有的。

“隋朝,杨坚固然得国不正,但对于咱们汉人来说,杨坚是一个民族英雄,是他结束了南北朝的对立和纷争。一统天下,他这个皇帝确实当得。杨坚在位几十年,勤政爱民,休养生息,天下渐有盛世之象。这一点,梵斋主不能否认吧?”杨盘先从杨坚说起。

死者为大,梵清惠也确实无法抹杀杨坚的雄才大略和他为民族所做出的贡献。于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杨坚死了,杨广即位。他老子给他留下了丰厚的底子,大隋几十年风调雨顺,粮仓爆满。但同样也给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杨坚能够上位,是靠世家大族和佛门的支持,所以有些事情他不能做得太过份,甚至有些事情不能做。”杨盘淡淡地瞄了一眼梵清惠,继续说道:“但是,杨广却不一样,他可没有受过世家大族和佛门的恩惠,他上位之后,看到的是什么呢?”

“咱们站在杨广的角度看一看啊。他一上位,就发现整个官场都被世家大族把持着,他这个皇帝当得有些像傀儡,以他的能力,岂能甘心当一个傀儡皇帝?而且,他也看出来,世家大族把持朝政,长此以往阶级固化,会使得整个天下失去活力,下层寒门失去了上升的通道,不是造反,就是会导致人才外流,壮大周边异族。嗯,赵德言不就是一个例子么?没有赵德言的辅助,东突厥就是一个野蛮国度不足为惧。”杨盘淡淡地说道。

“所以,他才开科举,给寒门子弟一个上升的通道。科举取士,打破阶级固化。于是世家大族受刺激了,他们不想失去自己的地位,又不想提升自己,矛盾不就来了吗?科举取士这样的制度一旦拿出来,不管杨广如何,后世的帝王为了自己的权位,绝对会一一效仿,这是绝对禁不了的事情。世家大族明白,大家心里都明白。可还是不爽啊,于是阳奉阴讳什么,曲解政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搞得天下一团乱麻。”杨盘说到这里,不禁冷笑了一声。

梵清惠的脸色可就有点变化了,这杨盘把世家大族和皇帝之间的矛盾冲突说得是头头是道,这天下现在这么乱,还真不能把屎盆子全往杨广头上扣。

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聪明人,心照不宣喽。

梵清惠还真不喜欢这样的聪明人,看看那些读书读得脑袋僵硬,表面聪明内里笨蛋的儒生多好忽悠?

“那杨广铺张浪费,透支国库,开凿运河,征发徭役,两征高丽,苛损杂税,河道上,埋设了无数百姓的尸骨,高丽战场上更是埋葬了无数士兵的尸骨,这总做不了假吧。”梵清惠找到了借口说道。

杨盘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梵清惠看了五秒,轻声叹道:“梵斋主,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啊,难道以梵斋主的眼光还看不出来,这大运河的开凿,作用巨大,可谓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运河一成,南北沟通,从此华夏大地,大一统的局面再难分裂,这是对民族对天下都有利的事情。只不过杨广太年轻,太急躁。步子迈得太大,扯到蛋了。这要是用五十年时间,徐徐图之,嘿!”

梵清惠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变化了几次才恢复了平静。她此刻看向杨盘的眼神,就像是看妖怪一样,何为多智近妖,真的是一言道尽了天下大乱的根本啊。

梵清惠难道看不出来吗?怎么可能?以她的政治眼光和政治智慧岂会看不出开凿大运河的好处吗?

“还有,高丽的事情,那不是明摆的事吗?高丽棒子占着辽东不还,还不停地蚕食大隋国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无论换了谁当这个皇帝,只要是稍有脑子,都绝对不会容忍。高丽是一定要征伐的,而且是一定要打灭的。只不过,还是那句话,步子迈太大,扯到蛋了。”杨盘侃侃而谈道。

梵清惠一阵无语,和这种多智近妖,眼光长远,看透整个天下大势的人说话,真的是很伤自尊的啊,你让我还怎么往下忽悠啊。

第二百零二章种他

“梵斋主要反隋,那就反喽,谁叫杨广太过份,把主意打到佛门土地和人口的问题上来呢?好歹当年佛门是支持杨坚推翻北周,一统天下的,要点土地和人口很正常的回报嘛。生意而已,杨广想要毁约,佛门肯定是不能忍的啊。要是换了我,我也直接操刀子干死他,然后换一个听话的皇帝上位。你好我好大家好嘛。”杨盘淡淡地说道。

梵清惠后面的话都不用说了,因为杨盘已经说明白了,说得太直白了。什么为了天下苍生谋福祉,那是忽悠傻子的,不用在这里拿出来当笑话讲了。

“呵呵……杨先生的论调真是够新颖的。”梵清惠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杨盘这话真的是把佛门整个外衣给剥了下来,然后从里到外都剖析得非常清楚。

梵清惠就算不想承认,她也同样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梵斋主,事实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残酷,所以任何事物都需要一个美好的包装。只有这样,它才能够卖出高价。但是,这样的商品在我眼中,就是坑人了,我是从来不去买这种坑人的商品。我有钱不假,但我不傻。”杨盘话中有话地说道。

过了半个时辰的样子,梵清惠在杨府吃了一顿斋菜之后,便由得杨盘亲自送出了杨府。

梵清惠离开了杨府,带着一种满足的笑容离开了,在扬州城外的尼姑庵挂单。

关上房门的梵清惠才脸色瞬间变化,变得相当难看。

杨盘的话太直白了,不可否认他分析得确实是样样不差,条条有理。可同样,太直白也容易伤人,梵清惠当时还能够忍下来,现在嘛,没有外人,也无需再装下去。

“好一个天下第一商人,果然是名不虚传。”梵清惠的脸色难看也只是暂时的,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佛门想要利用杨盘的目的肯定是不行了,只有交易才可以。

正如杨盘所说,他是一个商人,天下大乱对他的生意有影响,同样的,谁当皇帝对他却没有影响,生意还不是照做么?

杨盘富有天下,钱多到可以满天下做善事,他想要什么得不到呢?

对于这样无欲则刚的人,实在难以劝说啊。

不过,好在梵清惠也大致上推测出此人对于当皇帝并不热衷,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利好了。

佛门看重了李阀的二公子,想要推他取代杨广,可是这天下不是他佛门说了算的,到时候争天下,还不是需要尽人事听天命么。

如果杨盘有意争夺天下,那对于佛门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一来,杨盘会成为李世民的劲敌,这个敌人太恐怖了,他太有钱了,有钱可以随时拉出一个庞大的军队出来争夺天下。

二来,杨盘太聪明,看透了天下间的纷纷争争,不是什么正义和邪恶之争,也不是正道和魔门的争斗,而是利益之争。

三来,杨盘当了皇帝,实际上比杨广还要恐怖!想一想此人能够在短短两年之间从一无所有到富有四海,这等本事堪称可怕。

朝廷要是有了无数金钱可以挥霍,大可轻徭薄赋,大利民生,安抚完百姓,便可以用钱砸出无数寒门学子,无数治政人才,替换朝堂世家。没有了世家的掣肘,杨盘便可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地打压世家。

有了足够的金钱,哪怕世家全部造反,也会被他用无数金钱砸倒在地。

金钱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

佛门也抵挡不了。

当年春秋之时,陶朱公便是这样利用这种力量轻易将一个处于灭亡边缘的越国给扶了起来,吞并了强大的吴国。

诸子百家,排名前列的几家,真的可谓是恐怖至极。儒家就不必多说了,一家独大到现在,但那是建立在道家隐退,纵横家、阴阳家、轻重家人才培养太难。

兵家、法家与儒家融合,共扶朝廷,佛门势力再大,在朝堂之上的影响力也有限,只能够和道家一样在江湖上厮混。在下层百姓之中,才有着大教应有的影响力。

即使是这样,佛门也被道家压制得很厉害。

这要是换百家齐鸣的年代,佛门根本就不敢进入中原。

看一看杨盘一个当代轻重家的传人,就如此厉害了。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虽然不像承认,整个佛门都拿不出一个能够和杨盘相比的大才。哪怕是佛门最强的打手散人宁道奇,也不是佛门出身,而是道家出身。

佛门也就是能够欺负欺负魔门。

魔门是诸子百家排名靠后的十几家联合起来的产物,发展到现在,文化底蕴的精华已经失,只剩下一堆糟粕。

即使如此,佛门也难以凭一己之力压下魔门。

由此可见,中原的底蕴是何其之雄厚,这水是如何之深了。

连五胡乱华这样的灾难都没有将中原传承给打灭,经历了灾难之后,中原汉人依然人才辈出。

佛家的那一套,玩玩宗教信仰,全靠忽悠和自由心证,根本就培养不出顶尖大才,格局摆在那里,也就那样喽。

所以佛门连一个大宗师都没有。

逼得了空去修闭口禅。

闭口禅,看上去高大上,实际上就是一个更高版本的天魔解体大法。

平时的时候,了空就是一个宗师巅峰,最多半步大宗师的样子,但是到了危急时刻,到了佛门生死存亡之际,他就会爆发出大宗师级数的力量。

佛门那一套,靠着美人计和大忽悠,骗骗寇仲、徐子凌这种小混混出身,没有文化底蕴,偏偏运气极好,涉世未深的傻子还可以。

他们或许在武学和领兵上有天赋,可是在治政能力上,在政治博弈上那就是小学生水平。甚至脸皮厚度都不及格,做事情连个中心主题都没有,连自身利益都把握不到位。

实在太容易被忽悠瘸了。

这两个幸运的小子,一旦气运不在,那下场是很难说呢。

杨盘总算是把梵清惠给应付了,梵清惠连提条件提要求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怵盘给礼送出府了。

这代表着梵清惠想要拉凯子找金主的意愿破产了。

杨盘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没有足够的利益,几句话就想忽悠他出钱出力,为李世民打天下,简直不要想得太美好,慢慢做梦去吧。

梵清惠或者说佛门能够拿出足够的利益让杨盘出钱出力帮李世民打天下吗?

很显然拿不出来,梵清惠连提都不敢提,生怕一提出来,就会惹得杨盘反感不说,最主要是害怕激起杨盘的野心。以他的能力财力,大可以自己争天下,何必为李世民卖命呢?

李世民能够给杨盘什么样的利益?

以杨盘的精明,把账那么一算就会发现,这些口头支票还不如自己打天下当皇帝划算呢。

出幸好,梵清惠不知道杨盘就是那个斩杀武尊毕玄的人,否则她连杨府大门都不敢跨进去,或者说连扬州城都不敢靠近。

第二天一早,梵清惠便离开了扬州城,回终南山了。

“终于有闲暇时间了,上官,晚上到我房间里来。”杨盘伸展了一下身躯,回房睡午觉了。

晚上,上官晨曦扭扭捏捏地进了杨盘的房间。

杨盘的观察力是何等敏锐,智慧是何等高超?

几乎一眼就看出了上官晨曦可能误会了什么,于是开口说道:“今晚我就给你解释心魔的问题。”

“我会以种他第六的法门,将我的魔种种入你的心魔之内,以我的道心来化解的你的心魔。”杨盘开口解释道,到时他也能够借着这股心魔来锤炼一下自己的道心。

以心魔来促进道心的增长和进步,这种法门太过危险。

稍有不慎,便是心魔反噬的下场。

以杨盘的胆子也不敢轻易尝试这种方法。

但是,这并不妨碍,杨盘以他人为炉鼎,化他人心魔为己用。

上官晨曦当年找上杨盘的时候,原本杨盘是不想答应的,可是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主要便是考虑到今天。

所谓的魔种并不是真的魔种,而是杨盘的血神子。

杨盘打算利用血神子的特性,模拟魔种,用种他第六的法门,种入上官晨曦的心魔之中。

代替上官晨曦去体验心魔的可怖之处,同时也是在磨砺自身道心。

退一万步说,杨盘的谋划最后失败了,损失的也不过是一个血神子罢了。

这便是最强大最厉害的地方了,一个血神子失败了,也不会牵连到本尊,大不了重新再炼便是。

甚至于,一次失败不要紧,两次失败、三次失败也同样不要紧,因为只要成功,那就是天大的收获,相比于付出的代价,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杨盘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血神子!

血神子从哪里来的呢?杀人而夺得道机,炼化而成。

所以说,失败的成本只是杨盘敌人的性命,这玩意儿值钱吗?

根本就是毫无成本可言嘛!

上一章  |  冥河传承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