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目录

11.弱者的覆灭

更新时间:2018-09-15  作者:驿路羁旅

当一个人从自己的组织叛变到另一个组织的时候,被“新朋友”们质疑忠诚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

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你能因为力量或者利益背叛老主顾,那么在更强大的力量和利益面前,你肯定也会背叛新的组织。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悖论,而叛变者自然要想办法证明自己对于新组织的忠诚,这种对于自我的证明往往是一种很残暴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比如...主动充当刽子手,帮新组织干掉老主顾,双手沾满“老朋友”们的血,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表明自己和过去“一刀两断”的态度。

这是个很古老的办法,但也是很有效的办法。

女巫韦莱现在就面对着这样的选择,在被一艘包裹在迷雾中的幽灵船,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德鲁斯瓦之后,女巫就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简单,直接,甚至没有耽误一分钟来伪装,她穿越过德鲁斯瓦昏暗的密林,沿着已经被植被覆盖的古老道路,在两侧只有女巫才能发现,并且解读出的诡异雕塑的指引下,翻山越岭,在当天晚上到达了位于德鲁斯瓦群山环绕之中的女巫秘地。

而让人惊讶的是,女巫秘地所处的地方,距离本地的统治者维克雷斯家族的庄园很近很近...从荒芜的山峰向下看去,那个德鲁斯瓦最繁华的小城镇克莱因在黑夜里的影子若隐若现。

也许那个小镇上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曾被他们的先祖击溃过的邪恶力量,在这数千年的时光中,一直就隐匿在他们的头顶上,也许在每个无月的夜晚,她们都会从山顶上,用怨毒而贪婪的目光注视着克莱因。

在德鲁斯瓦的高山上,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积雪,在这荒芜的的山地之间,很少有树木的存在,而借助苍茫的积雪的笼罩与伪装,艰难的裹紧了肮脏长袍的女巫韦莱站在了密会的入口处,她左右看了看,就像是个警惕的女巫那样,伸出满是疮孢和皱纹的双手,将黑暗魔力注入眼前的石块中。

那是一个闪耀着16重诡异咒文的魔力锁,远古的德鲁斯特们用来保守秘密的强大魔法,必须按照特定的顺序点亮这16个符文,只要点错一个,或者是在短时间之内没有点完,布置在魔力锁周围的黑暗尖刺的魔力,就会爆发开,在对密会的成员示警的同时,将闯入者的灵魂彻底扯碎。

这也是毒心女巫会传承的最强大的保护符文,但讽刺的是,这却不是她们的力量,她们只是在德鲁斯特消亡之后,占据了这个秘密而已。

所以女巫们,最初的起源也是德鲁斯特和库尔提拉斯的先民打仗的时候,在本地征召的仆从兵,她们所使用的黑暗魔法,也都源自那些走上了歧途的德鲁伊们,专注于灵魂和魔力构装体,说真的,曾经德鲁斯特们最强大的力量,那种黑暗变形的力量,是她们一直在觊觎,却始终无法得到的。

毒心女巫会听起来很厉害很邪恶,但和真正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暗相比,她们只是躲在偏远山区试图称王称霸的小虾米而已。

她们本来可以躲在山沟中快快乐乐的筹划自己上不得台面的阴谋,但很可惜,她们手里有着一个不该属于她们的秘密,而现在,一个大人物想要得到它...在泰瑞昂将目光移向库尔提拉斯的那一刻,女巫会的覆灭就已经成为了定局,不得不说,这可真遗憾。

“咔”

眼前紧密闭合的石门,在16重咒文被点亮之后就轰然打开,女巫韦莱看着眼前黑黝黝的石洞,她深吸了一口气,回忆起了曾经在这里学习,在这里被那些恶毒的女人欺辱,被她们谩骂,敌视,甚至视作最低级奴隶的那些让人不愉快的过去。

她的手指抖了抖,一颗不起眼的,米粒一样的水晶碎片掉落在了身后的雪地上,女巫向前迈出一步,身后的石门骤然关闭,她在黑暗中艰难向前,这个弱小的女巫哼起了一首箭谷镇酒馆的小曲,她看着周围那些诡异的,散发着黑暗魔力的物品,她的内心里燃起了一团火焰。

作为亲身经历过女巫会黑暗内幕,并且作为其中一员的人,她现在无比的迫切,迫切的希望眼前这一切的污垢,都在被她亲手带来的毁灭火焰中被焚烧的干干净净,她迫切的希望,女巫会这样的组织,在此地永远的消亡,让女巫的邪恶传说,就此终结吧。

你瞧,最厌恶黑暗的人,往往是最了解黑暗的人。

“这里的魔力沉寂的有些不太正常。”

丰收男巫奥尔特.斯坦汀,凋零者德鲁伊的牧首骑在一头驯服的高山狼的背后,他穿着古朴的木质战甲,快速奔驰在德鲁斯瓦的群山中,而在他身后,跟随着好几位同样穿着木质战甲的凋零者德鲁伊,以及一些健步前行,身材高大的林精长老,这些林精们都是领会了凋零者教义的德鲁伊。

作为奇特的植物生命,要借助自然魔法释放的德鲁伊法术,简直是为林精量身打造的,他们中最有天赋的那些,很轻易就能踏过对于血肉生命而言艰难的认知自然的困境,而真正踏入德鲁伊法术的殿堂中。

不过今天,这些林精和凋零者们跨海而来,可不是单纯为了欣赏德鲁斯瓦诡异的山区风景,他们来此另有要事。

“呱啦古拉古拉”

一位快步奔跑的林精突然停下来,朝着其他人叫了几声,然后蹲下身,抚摸着路边的一株植物,他感觉到了什么,快步冲入了密林中,片刻之后,这林精抓着一个在他手中挣扎不休的植物“野兽”走了出来。

这古怪的玩意像是藤蔓和枯骨编制的猎犬,在它的身体上还篆刻着一些诡异的魔纹,它的躯体里蕴藏着黑暗的力量,也就是这黑暗之力,在驱使它像是活物一样行动,并且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巴拉巴拉巴拉”

这位林精长老很激动,他用林精语和凋零者牧首说着什么,手舞足蹈的,看上去很愤怒,最后,他狠狠的将手里的植物野兽砸在地面上,然后用自己背后坚固的木矛,将它彻底刺穿,摧毁。

“瓦尔斯说,有人刻意用黑暗魔力扭曲了这些非常有天赋的植物,这种被魔力驱使的构造体,并非用普通的木材就能制作,它的原料都来自那些能和魔力产生回响的植物,那是一些有可能诞生智慧和自我意识的树木,毫无疑问,这种残忍的扼杀行为是林精们无法忍受的。”

丰收男巫从地面上捡起被林精摧毁的构造体的残骸,他为身边那些跟随的,沉默的死亡骑士们解释着林精长老的愤怒,死亡骑士的首领,乔.艾尔骑士点了点头,他对奥尔特说:

“很好,你可以告诉这位愤怒的林精朋友,这些都是女巫们的把戏,也就是我们要去剿灭的邪恶力量,既然他有愤怒,就让他保留着,然后将愤怒倾泻在那些女巫头上。”

艾尔骑士抬起头看了看,他的手指动了动:

“我们已经很近了...别浪费时间了,诸位,让我们继续向前吧。”

奥尔特将艾尔的话转述给那些林精,那些高大的,全身都由坚韧的植物组成,身上披着麻布长袍的林精长老们发出愤怒的吼声,他们握紧了自己的武器,那植物的双眼中迸发的是仇恨的光芒。

心思越是简单的生物,愤怒中造成的破坏力就越大,艾尔满意的看着他们同仇敌忾的气势,他拉起马缰,骷髅战马扬起前蹄,飞快的冲向了德鲁斯瓦密林的最高处。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女巫会的秘地前方,艾尔骑士翻身下马,在眼前的积雪中翻找着,很快,那颗米粒大小的,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水晶碎片就落入了他手中,死亡骑士伸出手,在死亡能量的注入中,繁琐复杂的16重咒文再次显现,他激活了水晶,按照那短暂的影像里记录的韦莱的开门方式,飞快的将咒文点亮。

“咔”

眼前的巨石分裂开,看着那黑暗深邃的通道,艾尔骑士反手抽出背后的重剑,在他身后,高阶死亡骑士们已经做好了突袭的准备,而那些凋零者德鲁伊们,则悄无声息的变化着形态,进入了隐匿之中。

“陛下的意志必将得到实现...”

艾尔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的手指向前挥动,死亡骑士们便义无反顾的冲入了密道之中,只是片刻之后,尖锐的惨叫声就在眼前的里响起。

杀戮,开始了。

而在混乱逐渐蔓延的时候,在女巫会秘地昏暗的图书馆里,女巫韦莱正在紧张的翻找着那些古老的典籍,她向泰瑞昂承诺过,这里存放着进入枯败之界的方法,如果这里没有...那简直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灾难。

“韦莱,你这低贱的小婊.子!”

一声尖锐的呵斥声在韦莱身后响起,女巫猛地回过头,就看到了一脸惊慌的冲入图书馆的女巫主母玛拉迪,和韦莱丑陋的脸相比,这位女巫主母完全是另一幅姿态,她似乎已经褪去了凡人之躯,只是以幽魂的姿态存在着,就像是装点着诡异饰品的女妖一样,她还维持着生前的美丽,但那双虚幻的眼睛里,却满是恶毒。

“敌人冲进来了,那些死人,见鬼,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女巫主母尖叫着,她挥起手,一道黑暗力量就像是长鞭一样抽打在女巫韦莱的躯体上,她呵斥着:

“下贱的杂种,快过来,帮我打开密道...”

从地面上艰难爬起来的女巫摸了摸脸上的血痕,她低着头,应了一句,就像是以前被反复欺辱时的懦弱姿态一样,蹒跚着走向主母玛拉迪,在她前方,是一块被封存起来的出口,那直接通往阿罗姆之台,那是德鲁斯瓦地区的另一个城镇。

在暴躁而恐惧的主母玛拉迪没看到的地方,女巫韦莱那满是憎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她,她的左手在肮脏的长袍下伸出,露出了一把闪耀着死灵符文光芒的扭曲匕首。

“噗”

在玛拉迪的尖叫声中,那扭曲的匕首从背后狠狠的贯穿了她的幽魂之躯,布置在躯体上的防御魔法,在匕首上绘刻的“巫妖斩除”符文阵的作用下,就像是一层白纸一样,被轻而易举的刺穿。

女巫主母尖叫着想要逃离,但却别韦莱蛮横的用双臂死死的困住,一颗最纯粹的灵魂石在韦莱的另一只手里闪耀着,这是临行前由死亡骑士交给她自保的武器,但现在,却被女巫用来宣泄内心最疯狂的憎恨。

“噗”

幽魂之躯是不会流血的,但是在这匕首一次又一次的穿刺中,女巫主母的幽魂之躯越来越虚弱,在灵魂石的牵引下,她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

“我还记得你是怎么诱惑我的...玛拉迪,在我父亲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回来的时候,在我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是你!你诱惑了我,你向我承诺我会见到我的父母...但你骗了我!”

女巫沙哑的声音在主母越来越虚弱的感官中响起:

“我只是你无聊时的玩物!恶心的家伙,你毁了我的一切,你毁了我的人生!你这真正的邪恶...但我回来了!”

韦莱疯狂挥舞匕首的影子在飘荡的烛火中显得越发扭曲,而她充满快意的沙哑声音则回荡在黑暗的图书馆中:

“他们是我带来的,在伟大陛下的意志降临的那一刻,你们这些真正的老鼠将迎来自己的末日...由我亲手带来的末日...我回来了!那个被你毁掉人生的女孩回来了!”

“告诉我,不可一世的主母,我带回来的毁灭,美味吗?”

上一章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