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诗与刀>>诗与刀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 王元朗,赚大了(5700)

更新时间:2018-06-13  作者:祝家大郎

总兵府,有一种肃杀之气,门口左右两排士卒站得笔直,刀枪甲胄鲜亮,徐杰一人随着总兵府的军将往里而入,整个总兵府不小,里面却没有一处景观,路是石板路,回廊上也没有任何多余装饰,院子平整,院子地面只是黄土,中间摆放着几排兵器架子。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这种院子,给人一种怪异之感,从南到北,从大户人家到小院落,徐杰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毫无装饰的院子。

徐杰也是第一次进军事机关的衙门,心中也多有好奇,四处不断打量,竟然还开口去问,问头前带路的军将,那个建筑是做什么的,负责什么的,诸如此类。

见太原总兵王元朗的地方,是一座书房,这也是徐杰没有预料到的,因为武官在徐杰这种文人心中,大多是不怎么看书的,并非说武官都是文盲,而是说武官看书有选择性,怎么也不会有这么大一座书房,还装得满满当当。

徐杰打量着头前案几之后的王大帅,这位王大帅正拿着一本《春秋左氏传》,徐杰便是看到这个细节,已然就知道这位王大帅还真是个读书人,徐杰武官见过不少,唯有这位白发白须的王大帅,给人一种儒雅之气。

徐杰稍一行礼,未开口说话,大概也是看得头前王元朗正在看书,有一种不好打扰的感觉。

王元朗放下手中的书,抬头,徐杰便也看清楚了这个王大帅,有些消瘦,面部骨骼稍微外露,看起来精神不差,灰白的头发与胡须,也说明这个王大帅年纪不小。

王元朗微微一笑,开口说的话语让徐杰没有预料道:“徐钦使习武艺?”

徐杰微微点头,答了一句:“武艺习得粗疏,读书之余,强身健体。”

王元朗闻言笑开了一些:“哈哈……钦使且落座吃茶。”

徐杰闻言落座一旁,便又听得王元朗开口笑道:“老夫看钦使武艺可不粗疏啊……”

便是王元朗这么一笑,徐杰陡然好似有感,盯着王元朗看了一眼,抬手抱拳,也笑道:“班门弄斧,大帅见笑。”

徐杰为何说这一语?因为徐杰陡然发现这位王大帅,竟然也是先天。一个身居高位的领兵大帅,能读《左传》,又能练武入先天,让徐杰莫名有些好感。

王元朗听得徐杰自谦之语,摆摆手道:“徐钦使进士出身,年纪轻轻又把武艺练到了这般地步,当真是世间少有的奇才啊。”

徐杰不知王元朗见自己到底所为何事,看着王元朗满脸的笑意,紧张戒备倒是去了一些,也笑答一语:“大帅武艺高超,闲暇时候又读《左传》,书案上还放着《公羊》与《谷粱》相互印证,实在让下官佩服。”

所谓《左传》,就是《春秋左氏传》,是春秋时代末期鲁国人左丘明对《春秋》的注释以及补充,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详细叙事的编年体史书。四书五经中,《春秋》就是五经之一,但是《左传》才是《春秋》多读的书籍,因为《春秋》实在过于简洁。

《公羊传》与《谷粱传》,也是《春秋》注解的经典,与《左传》并称春秋三传,其实都是史书,写在两千年前的经典。能就这么读懂两千年前的文字,其实还真需要不凡的造诣。这也是经义考试的难点所在,那些圣人之言,相比于《春秋》,经义上便算是较为简单的了。便是名家大儒,也不敢轻易夸口说自己能把《春秋》读得透彻。

圣人之言,是儒家哲学标准。《春秋》这般的经,就是学问研究的方向。一个是“规章制度与思想指导”,一个是科研项目,这般比喻起来就很明了,研究方向就是《春秋》中记载的两百多年,到底发生过一些什么,从各国起源族谱与由来,到时间线的对照,年代的考证,等等……

可见四书五经,从来都不只是圣人之言,内容涵盖极广。

“老夫读《左传》,那才是班门弄斧啊。”王元朗答了一语。

徐杰又假意环看了书房四周,笑答:“大帅这书房可不寻常,下官家的书房,不及大帅书房十分之一,大帅饱读诗书,下官当效仿之。”

王元朗此时已然不再多客气,这书房里的书,显然他还真看得差不多了,这也是一种自信。

王元朗沉默了片刻,看着徐杰,忽然问了一句:“钦使从京城来,听闻京城近来风起云涌,不知真假?”

徐杰看着王元朗,想了想,实在不知这个王元朗是什么路数,不愿多答,反问了一语:“下官愚钝,不知大帅所说的是何事?”

王元朗闻言又笑,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语:“陛下当年与老夫说,燕京到汴京,一千四百里。大同到汴京,一千五百里。太原到汴京,九百里。所以让老夫镇守太原,说是太原离京城近,而且太原往京城的路也好走,一路皆有大道坦途,快马轮换三日可以入京。老夫在这太原一留就是二十年,满头青丝成白发。”

王元朗说得好似有些伤感,徐杰听得双眼发亮。

老皇帝真不傻,太原东北方是大同,往东入河北能挡燕云,太原有一个没有存在感的王大帅,二十年官职不升不降。

当真是耐人寻味!

“大帅为国戍边几十载,下官敬佩之至!”徐杰答了一句。心中已然明了,这位王大帅,还真不是李启明一路的,李启明经营十几年,终归没有把这个毫无存在感的王大帅经营透彻。

王元朗又开口道:“缉事厂是个好衙门,合该在太原开衙驻人手,帮老夫巡一巡这边镇军将,也为那些戍边的士卒们多一些公道,如今这禁军里乌烟瘴气,正需要徐钦使这般有手腕、敢做事之人来巡查一番。”

王元朗话语说到这里,徐杰似乎豁然开朗。

这个王大帅,不仅是在朝堂上没有存在感,在军中也没有存在感。这么一语,就是告诉徐杰,这太原禁军,要来一个大换血了。

这也让徐杰想通了为何李启明能放任王元朗当这个太原总兵了,因为这个总兵很配合李启明,对军中什么事情都不管不顾,麾下军将,想收拢谁,想安插什么位置,王大帅向来都是极为配合。

这也是王元朗自保之道,做一个与世无争的总兵,也难怪王元朗能置办这么一屋子的书。

王元朗此时要对麾下军将动手了,还是叫徐杰来动手,依旧还能把自己置身事外,还能让王元朗当那个表面上与世无争的总兵,还能蛰伏在暗处,依旧没有存在感,依旧让人想不起来王元朗这么一号人。

徐杰从太原北上大同的时候,王元朗不见他。徐杰从大同回来了,王元朗才见他。兴许是徐杰能从大同回来了,王元朗才觉得徐杰有资格、有能力来办好此事。

这些事情背后,都有一个人的身影,便是老皇帝夏乾。王元朗也有王元朗的高明,韬光养晦都不足以形容王元朗的高明。

徐杰想了许久,没有答话,想了这么多事情,对面前这个王元朗更是佩服了几番。但是徐杰对于未来的事情,又多了一些担忧。

下这么大的棋,似乎无不预示着不久的将来,可能真有一场腥风血雨,徐杰担忧的是自己在这般的腥风血雨之下,该如何保住自己。

这已然不是江湖拼杀,也不是高手比武。这是汹涌潮水,再大的浪花在这样的潮水之中,也只能随波逐流。面对以万计算的铁甲,徐杰这一身武艺,又算得什么?

如欧阳正那般的人,或者谢昉,甚至吴仲书。这些文人,潜意识里还多是政治上的争夺谋划,想的是运筹帷幄。

岂不知,运筹帷幄,终究是以血腥来完结。

徐杰感受到了一种威胁。

王元朗随着徐杰沉默了许久,终究又开了口:“徐钦使还未北上之时,陛下就曾来过信了,说钦使是信得过之人。钦使可别让陛下失望。”

徐杰郑重其事点点头:“此乃缉事厂分内之事,大帅稍等月余,当派得力干将前来。”

王元朗转脸一笑,点点头,不多说,不多留,摆摆手道:“徐钦使进府有些时间了,恕不远送。门口备了厚礼,钦使不必客气。”

王元朗当真是谨慎,见徐杰这种事情,王元朗也是做得滴水不漏,会面的时间控制得极短,还给徐杰备了厚礼。

这份厚礼,徐杰得收,这配合王元朗。王元朗要做那个别人眼中低调不管事,甚至怕事的大帅,徐杰自然要配合他。

今日徐杰入得总兵府,就是王元朗怕惹火烧身,贿赂讨好徐杰来着。

徐杰也不多留,拱手而出,门口的厚礼,实在不轻,拉车的马匹好似都走不动一般。

徐杰出门而来,还大声笑语:“这一趟赚得多!”

徐老八闻言也笑:“杰儿,还是当官好啊。”

徐杰笑着点点头,上马,大手一挥,几十匹马往城南蜂拥而去,在一处宅邸面前停住。

徐虎下马敲门,乒里乓啷。

一个小厮一边开门,一边骂骂咧咧:“这般敲门,作死呢?报丧啊?门坏了你赔得起吗?”

门才开了个缝隙,徐虎大手就往缝隙里伸了进去,一把抓住小厮提了出来,往外一扔,七八步外已然摔懵了。

汉子们如狼似虎而入,徐杰甚至都没有下马,就这么打马低头进了宅子。

“所有人,都拿到此处来。”徐杰坐在马上,话语狠厉。

宅子里鸡飞狗跳,大呼小叫,殴打之声,拖拽之声,谩骂之声,闹作一团。

一个一个的大汉,拖拽提拉着宅子里的人聚到了前院。

下人小厮,伺候丫鬟,烧火厨娘,半大孩童,妻妾老妇,呼天喊地。

“我好歹也是举人身份,岂可如此有辱斯文?你们是哪里的官差,如此侵门踏户,可有公文?”

没人答话,唯有几个大汉抬手抬脚,把这举人老爷直接抬到了前院。

“岂有此理,我可是举人,见官都有座位,岂敢与我动粗?”

几个大汉抬手一扔,把这个举人扔在了地上。转身又往宅子里去寻人。

“夫君啊,你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老爷,救我……”

“爹,爹,有坏人!”

举人老爷被几个大汉扔在当场,站起来后,面对的就是满院子的呼喊。

便看举人老爷转身,开口大喊:“那位是主事的,我高家几代诗书传家,从来不曾犯过法度,何以如此对待于我,今日之事,若不有个明说,便是告到郡守处,也饶不得你们这些差吏!”

马上的徐杰,看了看这个举人老爷,倒是找对人了,开口一语:“高举人,可还记得在下?”

高举人抬头,看了徐杰片刻,想起来了,抬手指着徐杰:“你……你是那个……你是那个大言不惭的淮西士子?你叫徐文近。”

徐杰点点头,说道:“记得就好说,那日你把韦庄的词改了几个字,当作自己的词,今日在下上门,就是与你计较一番这件事情。”

高举人闻言先是一惊,面色微微尴尬,转念却又急了起来,开口说道:“你是新来的官员?便是官员又如何?岂能这般公报私仇,我高家在并州,可也不是任你欺辱的,便是禁军里,我高江也有关系,你岂敢这般公报私仇,来日必不与你甘休!”

徐杰闻言大笑:“好,这般正好,禁军里有关系,便看看是何人的关系,来人,先打!”

左右两个大汉手持马鞭,已然上前就抽。

满场二三十人,看得老爷挨打,已然骚动起来,却是大汉无数,手持马鞭也是一通抽打。

高江已然被打得抱头鼠窜,跌倒之后,便是满地打滚,一边哀嚎,还一边开口大喊:“徐文近,你是哪个衙门的几品小官??岂敢如此殴打举人!我高江必不与你甘休!”

“接着打!”徐杰端坐马上,看着那满地打滚的举人高江,想听到的就是高家的禁军关系,这般算是帮王元朗的第一步了。

这高江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冒着如雨的皮鞭,忽然爬了起来,往院墙一边飞奔而去,一边挨着抽打,一边往院墙靠近。

到得院墙附近,便听高江大呼:“李将军,李将军可在家啊,快来救小弟!”

徐杰往院墙那边看了一眼,轻声笑道:“原来就在隔壁,倒是省事!”

隔壁院子果然有人回应:“高举人怎么了?我家将军再后院呢。”

“家里遭贼了,快叫你家将军来救人啊。”高江喊完这一语,跌坐在地,抱着头,缩着身体,马鞭打在身上,便是哀嚎连连。

隔壁院子回应之人听得这般的哀嚎惨叫,口中连忙回答一语:“小的这就去喊人!”

徐杰开口了:“罢了,提过来,且等人来救!”

果然不得片刻,便听得隔壁院子大呼小叫,随后便有人提着刀枪棍棒冲进了高家府邸,进来二三十个汉子,进来之后看得这般场景,怎么看也不似遭贼了,便又愣在了当场。

不得多久,一个华服汉子走了进来,满场几十个壮汉,一地的老弱妇孺,还有那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高江。

汉子又看了看马背上坐着的徐杰,皱眉问道:“尔等是何处的差人?岂敢这般行事?”

徐杰慢慢打马转头,看了看着华服汉子,问了一语:“敢问李将军是哪里的军将?”

这位李将军闻言站直了身形,开口答道:“某乃总兵府下从三品云麾将军,你是哪里官吏?”

徐杰又问:“李将军可是与郡守衙门关系极好?”

李将军听得徐杰这么一问,扬了扬头:“某与郡守衙门自然关系匪浅,看来你是郡守衙门里的官,打人也不先查探一下底细,高江与某的关系你也不去问一问,这般局面,便看你如何收场。”

高举人倒是务实,看着自己满身的血,站起来便是大喊:“赔钱,李将军,叫他赔钱,赔三万两,赔三万两此事就作罢了,将军你拿两万两,小弟拿一万两算做压惊与汤药。”

徐杰翻身下马,与李将军一礼之后,开口说道:“李将军见谅,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三万两好说。”

徐杰转头,说得一句:“八叔,搬三万两进来!”

徐老八闻言一愣,又不知徐杰葫芦里再卖什么药了,却也不犹豫,转身往门外而去,门外车里,银子还真不少,几个三万两都有。

李将军这面子倒是足够了,把高江扶了起来,回头与徐杰还装了怒意说道:“三万两都是看在郡守衙门的份上,这般的事情,若是把你上任的新官打一顿回去,也不合适,往后做事,当少些莽撞冲动。”

徐杰点点头:“李将军说的是,是下官冲动了,在此赔个不是。”

举人高江也是恨恨说道:“你也就是当了这么个芝麻小官,若是没有这官身,今日之事,叫你收场不得。”

徐老八已然带人一箱一箱的银子往院内搬,徐杰走上前去,直接打开箱子,露出箱子里的金光灿灿,开口笑道:“李将军,头前下官就想寻你来着,头前就听人说李将军手段通天,下官初来乍到,官职低微,上下同僚也不太熟悉,下官有个弟弟,户籍也一并带到并州来了,童子试就在不远,奈何下官这弟弟实在不争气,还想寻李将军走动一下,家中略有资财,还请李将军多多照拂。”

徐杰身边的金光灿灿,还有一个一个的大箱子不断往院里抬进来。高江看得是目瞪口呆,三万两,本是他狮子大开口随意说得一句,未想徐杰还真应了下来。三万两这种数目,便是这整个高家也不过几千两的存银。

在高江心中,赔个两三千两也是足够足够了,给人打一顿,赚个两三千两,若是脸面不失,这汤药费还真是笔赚钱的买卖,只要不丢脸,再给人抽几顿也无妨。

李将军看得这么多现钱,如何也绷不住脸上的怒意了,已然露了笑脸,当真出门到隔壁走一趟,就赚两万两银子,今日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道。

听得徐杰之语,李将军已然点头说道:“考个秀才,那是小事,举人也不在话下。事不难办,只是花费不小。只要你付得起钱,乡试举人,某也可以给你办了。”

徐杰连忙又问:“李将军当真?”

高江闻言,一脸不高兴说道:“李将军所言,自是当真,你还怀疑个甚。”

徐杰又掀开了一个箱子,依旧是金光灿灿,口中笑道:“李将军开价就是,下官家在南方,颇有财资。”

便看李将军与高江对视一眼,随后才道:“秀才收你五千两,举人收你三万两。”

徐杰当真是送上门来宰。如果真是这个价,这位李将军也不至于看到面前这些箱子就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寻常一个举人也不过收三五千两,还得与人去分,落到个人口袋的,千余两就差不多了。

李将军看得徐杰笑脸点头的模样,便知道这一遭赚大了。

上一章  |  诗与刀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