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伊塔之柱>>伊塔之柱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傀儡还是盔甲?

更新时间:2018-05-16  作者:绯炎

两侧峭壁直没入云海深处,浮云冲刷着短湾地白色的沙滩,将海中一些较轻的物件带上来,堆积在沙砾之上。

一只云层寄居蟹举着闪闪发光的大螯向着一行人耀武扬威,但被一只手好奇地拿起来,它徒劳无功地挣扎了片刻,就被那只小手远远丢进了‘海水’中。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天蓝拍了拍手,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她抬起头来。

远处便是云与海的交界线,陆地至此而至

艾塔黎亚的云海是一种特殊的‘物质’,‘它’环绕于整个世界,其中充满了风元素的力量,悬浮于空中,但又不是纯粹的空气而已。

而空海的分层,也由此而来。

它主要是根据‘风’的富集程度来划分,‘云海层’是风元素力量最丰富的一层,艾塔黎亚的主要大陆皆位于这一层。

其上与其下皆是‘疏风带’,因为风元素力量稀薄,气流流动更加平缓,因此而得名。由于浮力减弱的缘故,大部分艇式浮空船都无法进入这一空层,只有军用的翼式飞艇能在这一层活跃。

而越过‘疏风带’之后,便是静空与静海,那里都是飞空艇无法逾越的禁区之门,连云海生物也很少会到这一空层,只有一些稀有的物种比方说巨水母能在一层栖息生存。

而静海之下,便是传说之中的渊海,艾塔黎亚的废墟之地,传说之中崩落的大陆埃索林便位于其中。

但罕有人到过那个地方,以至于关于渊海的传说,上千年来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至于静空之上是什么地方

与渊海不同,那里有一个艾塔黎亚原住民与选召者们耳熟能详的名字第二世界,边境大陆。

天蓝眯起眼睛。

她远远地看到一艘巨艇浮于视野尽头的云端之上,十二个巨大的并排的硬式气囊,流线型的船体,在云层之中若隐若现。

那就是贝里奥号,精灵公主找来的云层湾货运公司的货船。

“好大的船!”

这个法国小姑娘不由惊叹了一声。

事实上这艘船远不比地球上的货轮来得更大,而从吨位上来说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只是因为飞空艇更加立体,大部分船身并不隐藏于水线之下。加之众多的帆翼、辅翼与气囊,使之看起来体积显得更加庞然,更富有视觉冲击力。

姬塔也跟着点点头,黑沉沉的眼睛里倒映出这艘‘巨舰’,满是惊讶。

而贝里奥泊在短湾锚地已经有一天一夜。

为了补充消耗的物资,水手们用小艇在锚地上建起了营地,将从附近找来的淡水、木材与食物堆积在沙滩上。

对于货船的船主来说,恪守约定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在锚地空耗两天无疑是十分严重的情况。

方鸻本来以为这些人会颇有微词,但没想到前来接待他们的船上的大副一个很会讲话与缓和气氛的男人,对方在精灵公主面前显得很谦恭,根本不像是临时受雇的关系。

他讲起这两天的见闻,丝毫没有责备众人的意思,倒是把短湾锚地的环境夸赞了一番,仿佛他们倒乐意在这里多待一阵子似的,态度令人如沐春风。

不过方鸻倒看得出来,对方大约是看在布丽安公主面子之上才会如此。

他不由有些好奇起这艘船与渺星公主究竟是什么关系,只是希尔薇德对此语焉不详,只神秘地对他微微一笑。

方鸻意识到自己自找没趣,不过想来这么大一艘船也不大可能只是专门为了接他们而来,只是不清楚它究竟是为了运什么东西。

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很着急时间的样子。

而要知道在空海上大部分货物都需要加紧运输,比方说奥述与考林—伊休里安之间著名的‘银鳟快递’便是如此。

要不就是金属原材料,或者说武器。

沙滩上还堆着一些其他的零零散散的货物。

那具从墓地下被带出的傀儡就那么丢在地上一堆,在阳光底下像是一套锈迹斑斑的盔甲,一行人仔细检查了半天,也没得出什么所以然的结论。

狮人从中拿起一件,用指甲轻轻刮擦了一下表面的锈蚀,下面露出金属的光泽,隐约可见一些奇特的法纹。

他摇了摇头,一头红色的鬃毛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这看起来不像是傀儡,你们真看到它动了?不会是从墙上倒下来,把你们两个小姑娘吓坏了吧?”

“才没有呢,大猫,”天蓝被它气得半死:“它真的动了,走了那么多步!”她比划了一下:“我,姬塔,还有艾缇拉姐姐都看到了。”

艾缇拉点点头:“好了,瑞德,别戏弄她们了。我确实看到了,这东西从墙角走出来,它看起来真像是一具傀儡。”

“可它不是傀儡。”

瑞德断然摇了摇头。

众人不由看向一旁,年长的骑士也摇摇头:“我看也不像,构装体内部不是这个样子的。”

方鸻跟着点点头。他拿起一件铁手套,倒过来将里面的灰尘抖抖抖出来,手套内腔中空空如也,除了尘埃什么也没有,也看不到传动机构或者是类似的东西留下的痕迹。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这就是一件盔甲。

但它与一般的盔甲又有些不太一样。

首先是厚得多。最厚的胸甲的部分大约有一寸厚,在艾塔黎亚,就算是魔导铠甲也没有这个厚度的,整套铠甲重约半吨,众人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这东西带出来。

然后面上的法纹也很特殊,虽然晃一眼看过去好像是炼金术公式,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盔甲上复杂的法纹彼此重叠像是波纹,与炼金术式阵的圆形有很大不同,看起来像是一个方鸻之前从来没见过的流派。

但并非是霍利曼学派,霍利曼学派不过是在传统炼金术上的改良,加入了一些拜龙教自己的东西,但归根结底还是没有脱离本源。

“或许这是一具鬼灵盔甲。”帕克在一旁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知道有那种亡灵生物……”

“它不是,”瑞德还是摇头:“这上面没有负面能量的气息,你感觉不出来吗,小家伙?”

“我怎么感觉得出来呢,我又不是你们这些神神叨叨的家伙。”帕帕拉尔人提议被瞬间否决,不由翻了个白眼。

“你们觉得呢?”狮人晃动了一下一头鬃毛,看了看迪特克与艾缇拉。

两人皆是点头。

“虽然不是很自然,但的确不是那些扭曲的东西,我能感觉出来。”精灵少女看了看这具‘盔甲’,说道。

“说起来,”瑞德拿起一件破破烂烂的肩甲,哐当一声将它丢回那堆东西里面,问道:“这不就是一具破破烂烂的铠甲吗,为什么你们会特别对这东西感兴趣?”

“那不是铠甲,”天蓝大声说道:“那是一具傀儡,我看到了。”

“好吧好吧,就算它是傀儡,那又能怎么样?”瑞德点燃烟斗,低头叼在大口中,吞云吐雾道:“它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法国小姑娘不由哑然,回头看向艾缇拉。

精灵少女皱了皱眉头,回想起之前在甬道之中的遭遇,摇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点在意。”

“有点在意?”

“我当时感到这东西好像在呼唤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艾缇拉皱着眉头答道。

“呼唤你?”

瑞德与迪克特不由严肃起来,两个玛尔兰的骑士互相看了一眼。

“你确定那不是你的错觉,艾缇拉?”狮人拆下烟斗,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句。

精灵少女不太自信地摇摇头:“我不能确定,瑞德,那地下又冷又暗,而且我无法肯定那时候是否还在幻境之中。”

“但你是艾梅雅的纯洁信者,通常的错觉无法影响你,”瑞德答道:“我看这东西恐怕是一件邪物。”

年长的骑士也点点头。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瑞德大摇其头道:“有影响人心灵能力的物品,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盔甲有古怪,它有蛊惑人心的能力。”

迪克特则回过头,问一旁的方鸻道:“你有没有想到什么?”

方鸻不由皱起眉头。

他想起自己在幻境之中看到过的东西,龙之金瞳似乎也有这样的能力,因此它才能通过金焰之环蛊惑那位矮人英雄。

可这怎么会和这具莫名的盔甲联系在一起?这东西在多里芬的幻境之中甚至根本没有出现过。

而且龙之金曈的力量与金焰之环确实是在自己手上无疑。

他忍不住小声反问道:“可是迪克特先生,多里芬的幻境之中似乎没有相关的线索?”

年长的骑士缓缓摇摇头:“多里芬留给我们的问题很多,我们看到的其实不过只是当日的一部分而已。而那之前谁也说不清楚,就想我们所有人都不明白,哈格斯顿爵士为什么会背叛我们一样。”

方鸻默然。

似乎也的确如此,看起来这座城市之中还埋藏着更加深层的秘密,但那些秘密早就与三十年前的灾难一起埋藏在废墟之下,再也无法为人们所知晓。

“说起来,”方鸻忽然开口道:“这东西是和那些东西一起被藏在墓地下面的?”

他说的那些东西,自然是天蓝与姬塔他们从地下找出的‘宝藏’。

那其实是考林王国工匠总会输送给卡普卡工匠总会物资的一部分不仅限于三十年前的那一批,方鸻几人仔细检查过那批物资,发现物资上的标签前后时间相差很大。

这显然是一个惊人的发现,这说明有人在背后有意截留从工匠总会到卡普卡的这些物资,而且看起来这些人并不是拜龙教徒。

因为从布丽安卡兰希尔渺星公主审讯拜龙教徒的俘虏的结果来看,对方似乎对于这些东西一无所知的样子。

而帕帕拉尔人弩手心心念念要找到的那些‘三十年前的宝藏’,却没想到让天蓝和姬塔歪打正着,找出了这样一些有些惊人的东西。

虽然这并不是‘三十年前的宝藏’,因为根据卡普卡的记录,三十年前的那一批物资最后早已在废墟之中被人找到

只是这些物资之中,的确是存留有三十年前那批物资之中的一部分的。

比方那一箱子金币,就是当时移交资金的一部分。人们可能皆以为这一部分资金是遗失在了灾难之中,却没想到它们早在灾难发生之前就已经被人转移了。

而这些东西被藏匿于墓地之下三十年之久,要不是天蓝与姬塔在幻境之中发现了那条地道,它们不知还要多久才能重见天日。

问题是,当初藏下它们的人,那之后究竟去了什么地方?理论上如果那些人还活着,他们不大可能会放弃这么大一笔财富。

还说那些人也丧生于灾难之中了?

可问题是既然如此,那么这条地道为什么也会出现在多里芬的幻境之中呢?

而且更让方鸻疑惑的是。

这具神秘的盔甲与这些东西有什么联系,它究竟是不是被截留物资的一部分,还是说早在那之前它就已经在那个地方了。

但显然并没有人能回答他的疑问,天蓝和姬塔对于这盔甲的来历也并不太清楚,只能确定在那之前它确实是被放置于墓窖之中的角落处。

艾缇拉也是摇摇头,她除了在那扇门被打开之前感到过那种莫名的呼唤之外,那之后这盔甲便像是死物一样,再没半点反应。

瑞德提议将这东西丢到海里去,作为玛尔兰的圣骑士,他对这些古里古怪的东西有天然的恶感。

不过这个提议遭到了包括迪克特在内的众人一致否决。

“这东西可能与多里芬的背后的事情有关,”年长的骑士开口道:“如果你们不介意,可以交给我,让布丽安公主带它去一个它应该去的地方,这有助于让我们了解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以。”艾缇拉点点头,显然认同这个提议。

她这个正主点了头,其他人自然不会再有什么意见,连瑞德也只能无奈地耸耸肩。方鸻则最后看了一眼那盔甲上奇特的法纹,他总觉得那神秘的花纹之中可能潜藏着什么秘密。

不过可惜,他也并没有能看出什么东西来。

倒是看到红叶一脸严肃地从远处走了过来,对他说道:“艾德,我们要离开了,公会里出了一点事情。”

“怎么了?”方鸻看她神色不对,不由问道。

“没什么,公会的几处驻扎地遭到了不明身份的势力攻击,看样子像是龙火公会的人。”虽然可能涉及公会的保密事项,但红叶想了一下,还是回答了。

“什么!?”

方鸻大吃一惊,他做梦都没想到,多里芬这边事情未了,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还没去找龙火公会的麻烦。

后者竟然主动出手了?

他没有听错吧?

上一章  |  伊塔之柱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