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浮生如画待宛归>>浮生如画待宛归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情感小升温,路见不平

更新时间:2018-02-13  作者:水木马

宛归一早醒来就觉得口干舌燥,昨晚踢了被子估计是冷到了,现在喉咙疼得厉害,感觉极不舒服。

周莫则来看宛归时就见她一脸幽怨,委屈到不行。

“你怎么了?”他一把坐到宛归边上。

“你”宛归只说了一个字,嗓子就发不出其他的声音了,她只能一手掐着自己的喉咙一手指着被子。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周莫则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昨夜又下了一场雪,他担心宛归着凉特意为她加了一床棉被,没想到反倒害得宛归生病了。

宛归已经喝光了好几壶温水,不过症状并无缓解,店小二索性送来了好几个暖壶。周莫则带着宛归离开药堂就在客栈住下,让她好生修养。

“你不要生气,是我的错。”周莫则笑着给她赔了不是。

宛归比划着手势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见他不懂只能拉过周莫则的手,用指头在上面写了一个医字,金都的这些贵公子真是好生奇怪,似乎对危险都没什么感悟,受伤了生病了都不知道要找大夫。

“莫则!”宛归牵着他的手,无声的叫着他的名字,眼里的泪珠闪闪发光。

“你先等着,我让人去请大夫。”周莫则虽然认为这是小疾,但既然宛归感觉不舒服便是大病。

向大夫被人押过来时,脑子还是蒙的,周不古二话没说就命他带上药箱,一言不合就要掏刀子,他就这么稀里糊涂来到客栈了。本还以为会遇到什么凶神恶煞的病患,却是个水灵的小姑娘。

宛归两眼期待的盯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来,张嘴,我检查一下。”向大夫恢复了平静,治病救人本是他的己任,不算为难。

宛归很配合,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说话会憋死的。

“无妨,姑娘这病不严重,就是火气太大了,肝火旺盛,气血两虚,又感了风寒才会如此,我开几服药,喝完即好,不过今日就尽量不要说话了,以防伤到嗓子。”

向大夫说完,宛归看向周莫则,一天不说话她该有多难受。

“有劳大夫为我娘子瞧病了。”周莫则的态度不温不冷,典型的意思意思。

向大夫挠了挠额头,没想到现在的人这么早成亲,看向宛归的眼神也有了一丝异样。

宛归想解释可是说不出话来,冲他摆手又被周莫则抱住,周不古适时把向大夫弄走了。

“等会药煎好,不古就会给你端过来,你不要乱跑,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办完就会立马来接你。”周莫则贴着她的脸说道,语气尽是温柔。

宛归望着他,无意识的点了头,然后又慌忙摇头。

“就这么说定了。”周莫则轻轻刮了她的鼻梁。

宛归还在恍惚中,人已经离开了,她抱头轻撞着屋内的木头柱子,自己真是疯了,竟然稀里糊涂就这么答应了,成亲?她一想到洞房花烛,默默的下了决心,还是趁着周莫则回来之前溜走好了。

周不古送了药过来,顺便把早餐也给带来了,宛归道过谢后立马开吃,吃饱了才有力气。

小二送来了笔墨,宛归在纸上写了逛街二字,周不古并没有拒绝,想必周莫则离开时就已交代过,她也没打算甩开周不古。

“姑娘,这个还请您戴上!”

宛归看了纱帽,很干脆的照办了,其实有了龙鳞石的除影术她的出行不会招致什么隐患。周不古一路保护宛归竟比跟着周莫则还要紧张,脸部肌肉都僵硬了。宛归戳了戳他的胳膊,掀起纱布对他笑了笑,希望他不要这么有压力,没想到他大惊失色,忙帮宛归把纱帽戴好,嘴里念叨道:

“戴好戴好,还请姑娘莫要为难我。”

宛归不知所措,他的反应太夸张了吧,周莫则到底做了什么?

前头有人在叫卖冰糖葫芦,宛归停住不走了,她知道自己不能吃但心想哪怕只是看着也好。

“姑娘怎么了?”

宛归指了指冰糖葫芦的小贩。

“不能吃不能吃。”周不古忙拒绝,世爷交代过,她这几日都不能吃这些上火的东西。

宛归用手指比划着解释自己只是想看看,不会吃的,可是周不古特别死板,一直拒绝,不让她靠近摊子。宛归使了个心眼,弯下腰去从他边上跑过,扔了银子到摊主的碗中,自己抽了一根糖葫芦。周不古伸手要去抢,宛归死死护住,四周开始出现围观者。

宛归不敢动武,周不古又怕伤了她,两人一直纠缠。宛归最先体力不支,感觉糖葫芦要护不住了,突然有个人影挡在自己面前,抓住了周不古的手。

“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个姑娘,不太合适吧?”来人身着蓝衫,手握一把长箫,相貌如玉雕琢,极富神圣感。

周不古完全不给面子,他恼怒宛归的无理取闹,正愁没处发泄,现在逮到个人刚好打一场。

那人对他的攻势没有丝毫慌乱,招招都在克制周不古,宛归看得出他的实力远在周不古之上,只是不愿伤他罢了,不由对这人生了敬佩心。

周不古发泄了情绪也不再攻击他,只拱手说道:“兄台武功高强,在下佩服。”

他又转身劝说宛归,“姑娘,还请把糖葫芦交出。”

宛归退后了几步,坚决摇头,暗中对周不古表示无语,自己只是拿着而已,他要阻止至少也得等她咬上一口再说吧。

“姑娘,你是否认识他?”来人明显怀疑周不古不是什么好人,便问了宛归。

宛归果断摇头,就当出点小气,周不古这回可急了,他打不过这人,宛归要是被带走,周莫则定会发雷霆之怒。

“那就由在下护送姑娘回去吧,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宛归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可这人并不理解,误以为宛归不相信自己,便说道:“在下宫南天,并非金都人士,家中经商,来此是为扩展生意。”

宛归垂下头,哼唧了几声,宫南天的小厮看不下去了只能提醒自家公子,“这姑娘八成是个哑巴,说不了话的。”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群里陆续投来惋惜的目光,猜想宛归戴着纱帽估计长相不佳,还是个哑巴,命真是苦。

“姑娘,是在下唐突了。”宫南天歉意满满,他本想再问问宛归是否会写字但又怕她不会再令人难堪,便生生将话吞了回去。

“这样吧,就由姑娘在前面引路我们随后护送,以防有人心存不轨,如何?”

难得宫南天这么热心,宛归也不愿拂了他的好意,将就点头答应。

“姑娘”周不古欲上前阻止,又被仆人拦住了去路,他怒吼了一声“宛归”。

她被喊了名字便吓了一跳,反思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有些过头了,只是宫南天并不会为难周不古,她就是看中了这点才敢这么处理,可要是周不古真的出了意外,宛归非得愧疚死。

她停下脚步,转身走了回去,周不古大为惊喜。宛归硬撑着说了几句话。

“公子,多谢你的好意了,抱歉,我开了个玩笑,这个人我认识,我得跟他回去了。”宛归朝他鞠了个躬。

小厮见状极为生气,“你这女子怎么这般耍人!”

“我嗓子难受,不好说话,这榆木脑袋一直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就是想买根冰糖葫芦看着玩,他一直以为我要吃就百般阻拦。”宛归每说一个字都极为难受,可又不好这样一走了之。

周不古捂脸,这事闹的,是自己想当然了。宛归若是向周莫则打报告,自己又得挨训了。

“姑娘不用介意,是在下多管闲事了。”

宫南天这话说得宛归心生愧疚,忙道歉,“宫大哥,你不要生气,是宛归的错,我给你赔不是了。”

难得人家有侠义心肠可不能叫自己给毁了。

“道歉还蒙着脸太没诚意了。”小厮愤愤不平道。

宛归索性掀了帽子,反正只要自己不跟别人搭话,路人也记不住自己,她向宫南天真诚的鞠了个躬,赔笑了几声。

周不古来不及阻止,只能叹气,世爷许是拿不下宛归了。小厮见到宛归的真容直接晃了神,完全不记得自己先前说了什么。

“宫大哥有君子情怀,宛归佩服,日后有缘再会。”

小厮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抓住宫南天的手臂,激动的说道:“公子,她是不是就是那个宛归?”

宛归疑惑,坊间又说了她什么事情,想想就觉得心虚。

宫南天审视了宛归的神情,这小情绪一览无余毫无掩饰,并不像外界所说的心机极深,这长相并无夸张成分,年纪也是符合,所以此宛归应该就是彼宛归了。

宛归招呼周不古继续逛街,这点小插曲不会影响她的心情。

“等等”宫南天叫住她,“姑娘,在下初来乍到,对金都并非很熟悉,不知道你可愿做引路之人?”

还没等宛归回复,周不古果断拒绝,“我家姑娘很忙,没有时间,你们还是自便吧,告辞了。”

宛归突地笑了,周不古这番不客气还挺有趣的,他对周莫则真是尽心。

上一章  |  浮生如画待宛归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