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爱在无尽远>>爱在无尽远目录

二七一 凝香

更新时间:2018-02-13  作者:吴默飞尘

山林静止。

百鸟不鸣。

狂风骤雨相约而至,刮得海天睁不开眼睛,仅仅凭着一丝本能,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航行。

柔光入林。

波涛汹涌狂风疾劲,涌上来的巨浪一个比一个高,劈头盖脸往海天扑来。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仿佛触到了大海深处正在旋转着的窝心,花瓣急剧收拢,死死将玉竹裹住。

白驹西沉。

没隔多久,就听到山路上马达轰鸣,透过疏疏密密的枝叶,看见一辆红白相间的皮卡车,往山上疾驰而来。

“嘎吱!”皮卡车开得太快,差点把三角牌和灭火器撞飞。

“谁他娘的这么缺德?”一颗长满枯草的男人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来骂道。

石海天拉着瑾萱,站在越野车的后面,一言不发看着来人。

“嗨嗨嗨!傻了吧你们?赶紧让路!”枯草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挥舞着说道。

“抛锚了,帮我们修修吧。”瑾萱撸了撸秀发说道。

“特地在这等着大爷的吧?瞧你这副骚样。”枯草脑袋话音刚落,一只手伸过来,把他拉进车内。

皮卡车内隐隐约约一阵低语,隔着老远也听不清楚。

过了一会,枯草头打开车门,朝着瑾萱他们走来。他这一下车,瑾萱差点笑出声来。

没见过这么惨的人,一条裤子被撕扯成了碎布条,还挂着一丝一丝的血迹。

海天在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很明显,这家伙是遇到黑电了。

“笑个屁啊!老子喜欢这么穿!”那人一边走一边骂道。

看样子没有歹意,真以为瑾萱他们的车子故障了,打算来帮忙的。

“挺好看的呀。”瑾萱捂住嘴轻笑一声说道。

这一笑,竟把枯草头看得呆了,两片红晕还没从瑾萱的脸上褪去,爱情的滋润,让瑾萱越发妩媚娇柔。

“妈的,要不是老子急着赶路,非办了你不可!”枯草头色迷迷地盯着瑾萱说道。

“是吗?”一直沉默的海天开了口,短短两个字透着寒气,象万年的寒冰。

枯草头终于抬起头来,不屑的目光从眼睛里透露出来。

眼前的汉子虽然高大,一副病怏怏的模样,枯草头可没放在眼里。

没想到这人的口气这么拽,才说了两个字,就这么慎人。光天化日之下,声音却好像来自地狱。

“咋的?在女人面前摆谱是不是?”枯草头停住身子,一只手指着石海天,一只手叉在裤腰上说道。

“你的同伴呢?”海天望了皮卡车一眼问道。

“同伴?老子一个人就可以打得你满地找牙。”看着海天高大的身躯和寒冷的面容,枯草头不甘示弱。

尤其他边上的美娇娘,更让他不能认怂。

“蛇呢?”海天问他。

“别提了,他娘的,全被…哎?你他娘的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顺着海天的话题说了一半,枯草头醒悟过来。

看来这小子和刚才那帮凶神恶煞的刁民是一伙的。

“就你们不知道了。”瑾萱得意地笑着,靠在海天的肩膀上说道。

“合着你们是一伙的?”枯草头这才彻底醒悟,千万不能被眼前的马蚤娘们迷惑了,这可是敌人。

好不容易兜到孤儿院门外,从车上卸下麻袋,还没等到解开袋口子,突然被几十个村民围住。

为首的汉子眼角边长了个疤,大手一挥,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把他们狠揍一通。

那条可恶的大狼狗,死死咬住枯草头的裤管,两只爪子不停地扑抓。

任凭枯草头怎么逃都逃不掉,可怜的同伴更惨,因为嘴巴里吐出去的话狠了点,被那个疤瘌眼摁住嘴巴,硬生生拔掉五颗大牙。

有个美艳无比的少妇骑在一匹神骏异常的小黑马上,怀里抱了个小孩。枯草头一边逃窜,一边拿眼睛瞄着美艳少妇。

可恶的大狼狗一路撕咬,把他的裤子都扯碎了。

这帮家伙五花八门,只有一只胳膊的瘦小老头子,竟然一掌把皮卡车打得往横里漂移了两米。

真他娘的倒霉,今天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呐?面前病怏怏的汉子会不会更加离奇?

还有眼前的短发美娇娘,比黑马上的女人还漂亮,说不定又是什么奇怪路子。

“本来就是一伙的呀,你们来了,特地好好招待的。”瑾萱脆生生地说道。

“妈…呀!遇到鬼了。”枯草头“妈”字说了一半,突然捂住嘴巴,把“的”字改成了“呀”字。同伴吃的苦,他可不想再受一次。

“以后还来孤儿院吗?”海天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打死也不来了!妈的,给再多钱都不来了!”枯草头连声讨饶,不小心说了一个“妈的”,被他抬起手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

“今天饶了你们,回去告诉你的同伙,谁要再敢来孤儿院捣乱,你那同伴就是他们的下场!”瑾萱冷不丁冲了出去,心意六合拳用了几招,把枯草头打得连摔两个跟头,指着他骂道。

“不敢了不敢了,今后再也不敢了,他娘的一个比一个狠。”“啪啪啪”枯草汉子又说了粗话,想起同伴受的罪,赶紧甩了自己三个大嘴巴。

孤儿院里奇人百出,凶恶的疤瘌眼,美艳得马上少妇,逃不掉的大狼狗,还有一只手的糟老头子。

估计美艳少妇怀里抱着的孩子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hi啊有面前这个更加漂亮的短发女人。

更让他胆战心惊的是短发美女身边病怏怏的高大男子。

“滚吧,滚回去给你的主子报信去吧!”瑾萱把两只手拍了拍,指指越野车边上狭窄的路面说道。

枯草头抱着脑袋上了皮卡,把窗户关上留了一条细缝,小心翼翼地从越野车边上开了过去。

“怎么样?”瑾萱圈住海天的胳膊,扬起头问他。

“棒极了。”海天从后面搂住瑾萱,俯头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说道。

自打请来了孙德旺,瑾萱可没在心意六合拳上少花功夫。不明白的地方就去找老人请教。

慈祥的孙爷爷把她当成亲生的孙女,尽心指导,还特地琢磨了好几个晚上,把心意六合拳化繁为简,根据瑾萱胆小的特点设计了一套更加精炼的招式。

“怪不得这么厉害?原来孙老爷子给你开了小灶!”海天一把抱起瑾萱,靠在越野车上说道。

“哪里啦?还不是你在身边的缘故?”瑾萱伏在海天的胸口说道。

海天不在身边,瑾萱总觉得自己象四海漂流的浮萍,不光是身体,心里也是六神无主。

海天回到身边,二人时时刻刻守在一起,彼此相约永不分离。她的胆子也一下子大了起来,好像忽然有了根擎天伟柱,即使天塌下来,她也不会有半丝半毫害怕。

女人属阴,男子为阳,阴阳相合,无惧天下。彼此之间提供相互的依靠,女娲造人,正是这样的用意。

夕阳不经意地游走,越来越低,山路上也幽暗起来。越野车迎着山风,在山路上行驶。

“我来开吧。”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车窗的缝隙里传了出来。

“还是我来吧,我可是老司机呢。”女人的声音委婉轻柔,话里话外透露着别样信息。

越野车往临海城驶去,在盘旋曲折的山路上,是唯一移动的点。

一枝红艳露凝香,今夜的临海城会是如何景象?

“嫂子,那两孙子逃回去啦。”从大牛粗厚洪亮的声音里听得出来,那两人被他们捉弄得很惨。

“放心吧…我们正等着呢。”瑾萱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恢复平缓。

“怎么啦嫂子,听你说话不对劲啊。”大牛的粗嗓门连海天都听得清清楚楚。

“小样。”伸出一根手指,在海天脸上一刮,瑾萱娇羞地说道。

“时间还早,待会再来一次。”海天一把捉住瑾萱的手指,放到嘴唇边轻轻一吸,不怀好意地说道。

“去你的,皮卡车就要回来啦。”瑾萱理了理凌乱的发丝,朝着窗外望了一眼说道。

快一个小时了,大牛他们应该早已截住皮卡车,正在收拾那两名恶徒。

“嗞嗞”“嗞嗞嗞”果不其然,还没等瑾萱收拾好衣装,大牛的电话已经来了。

微风拂过,捎来诱人的气息,瑾萱象一团白玉,软软地伏倒在海天身上。

莺啼过柳,神驰荡漾,两声闷哼不约而至。前日未曾释放的能量,携着雷霆之势,犹如离弦之箭,刺入花苞深处。

“没,没啥,好着呢!”瑾萱白了海天一眼说道,那眼神风情万种,还得海天情不自禁,伸手逮住两只白兔,又是一阵揉搓。

挂掉电话,二人把越野车开到山路的下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隔着老远放了三角牌和灭火器。

雪嫩的脖颈尽力后仰,划出一道诱人至极的弧线,被枝叶间倾洒进来的午后阳光映着,细细的绒毛清晰可见。

晶莹的汗珠沿着脖颈的弧线下滑,被细细的绒毛挡住,犹如初春时绽放的嫩芽。

瑾萱扬着小巧精致的脑袋,短发急舞,美目似闭还开。一张芙蓉也似的小脸,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

玲珑剔透的身子,百转千回,娴静时象莲花照水,行动时如春风拂柳。

双手攀住越野车宽大的天窗,一上一下的频率掀起一股股香风,席卷整个车厢。

海天托住瑾萱的身子,象暴风雨里的舵手,引导着航船的方向。

上一章  |  爱在无尽远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