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爱卿主外朕主内>>爱卿主外朕主内目录

第182章 秋后的小蚂蚱

更新时间:2017-12-07  作者:百里砂

“没关系的,”他一边肆无忌惮的揉捏,一边温柔的同她道:“你怎样都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你是不介意,因为你卯着劲儿秋后算帐呢!她被他粗鲁的动作激的双眼全是泪,可是他俯在她上方的眉眼仍旧温柔,垂下的发丝像帘幕一样轻扫在她颊边……这种强烈的反差实在是太撩人了……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虽然他嘴上叫着掌门,可怎么就感觉那么不对劲?她警惕的耳朵都要竖起来了,挣手就想跑,他的手骤然就是一紧,温柔的动作瞬间变的强势,一翻身就把她按在了石床上。

他低头看她,发丝垂落,清俊眉眼益发温柔,可是动作却满不是那么回事儿!

他屈腿压住了她双膝,把她两只手合在了一只手里,直接拉到头顶按住,于是英明神武的唐掌门就只能徒劳的拧着小腰:“你这个表里不一的混蛋,你这个假仙儿!放开手!”

他一手把住了她小腰,大模大样的探入衣服,指尖划过了肌肤……一边低眼微笑:“掌门?唐掌门?属下准备好好伺候伺候你,你意下如何?”

她又痒又颤,气势全收,怂哒哒的央告:“玄少瞻,瞻哥哥……我再也不敢了……”

他神智陡然间就是一清。

下一刻,他双臂轻展,镜室之中瞬间变的光芒四射,这是比太阳更炽热的光芒,经过了镜子的反射,尤其显得耀眼明亮。

这就是血池中第七间的秘密!光!

魔气不是阴气,但仍旧本能的畏惧光明,在无边无际的光芒之中,魔气终于渐渐平静下来,然后缩成一团。也在这同一刻,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其实他只需要借神器之力自控,然后把气息藏在身体中的某一处就可以了,毕竟他这种情况绝无仅有,外人再怎么探,也只能探出气息所在,不能精确的掌握两种气息的大小,要瞒天过海又有何难?

两个多月之后,陆续有人离开镜室,出来的人身体疲惫不堪,却又精神熠熠。毕竟驯服了魔息,就等于暴涨了大量修为,那种周身都是力量的感觉,让人觉得这噩梦般的数日都是值得的。

此时唐小昔已经选中了离青丘不到百里的鹿台山,山海经中说它“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银”然后并没有,连个铜钱都没有,可是风景的确是好极了,而且据万能的玄瞻上仙说,风水也是好的。

搁下爪子就忘的唐掌门已经忘了她家谪仙人秋后算帐的禀性,可着劲儿的奴役他,又是驭傀儡,又是打结界,又是移山填海搬运术,硬生生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把北宸宫给建了起来。妖莫离根本就没找到机会献殷勤,但他怎么说也是个狐狸,于是在细节上下工夫,去订了一大堆的山寨七星联珠袍……对,就是为了让准妹夫的袍子烂大街,还有各种腰牌种种。

所以,一出绕指柔,大家看到的就是一座云雾萦绕的仙宫,简直雕梁画栋,美伦美奂。这些人还没回过神来,就领到了腰牌道袍还分到了厢房。

唐掌门指挥玄少瞻:“把名字全都记下来,什么时候出的绕指柔,毕竟先出来的肯定比后出来的厉害。”

玄少瞻慢条斯理的低头记录,根本没提醒她吸入魔息有先后和多少,气息也有刚柔深浅,出来早晚什么都决定不了。

有人轻轻叩了一下门,道:“掌门,又有人出来了。”

唐小昔道:“进来!”

便有小妖把蓝思归带了进来,蓝思归看上去与之前出来的人一模一样,但因为之前的事情,所以玄少瞻还是放下了笔,抬头看着他。

魔息本来就肆无忌惮,发狂容易,要悠着劲……这个度就太难了,蓝思归都不知道他用了多久,一直到魔息终于发狂,疯狂的乱冲乱撞起来。

好像每一寸肌肤都被撕裂,剧痛让蓝思归神志不清,眼看下一刻他就要失去理智化在这镜室中……眼前却猛然闪过了一张灵秀的小脸,她正低头看他,凝着白光的手指点在他眉间,目光认真而温和,这让他有种信徒膜拜神灵的感觉。

可其实知道这一点,也没什么用处。他只是绕指柔的炼制者,并不是神器的主人,他并不能用神识去探知里面每一个人的情形。

但这也没关系,即便有唐小昔引境,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驯服魔息的,这就是第一轮的筛选,出不来的就不用管了,出来的,到时候可以仔细看看。不管是友是敌,到时就见分晓。

那边唐小昔转了一圈儿,再转回来时,他仍旧坐在那块石头上,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蓝思归贴壁站着,神情冷静,额上却是一层细汗。

就好比玄少瞻的情形,与众人全都不一样,他的情形,也与众人全都不一样。

她就转回来,趾高气扬的敲他肩:“玄长老,不准就着本掌门想事儿!”

嗯,很好,这只秋后的小蚂蚱还在蹦跶。

这边厢柔情蜜情,

那边厢水深火热。

“绕指柔”无限大,镜室无限多,即使有了唐小昔引境的气息,但诸人面对的,仍旧是强大恐怖的魔息,稍一疏忽,就要面对剥皮拆骨般的爆裂攻击,不死,但是能痛到你生不如死。

他微微一笑,去拉她手:“过来。”

虽然他笑的一脸无害,她仍旧觉得有点不妙:“干什么?你也说过我的!你当年凶巴巴说‘不准就着我吃’的时候,我也没说什么啊!对不对!”

“嗯,对,”他继续温柔的拉她:“唐掌门,你过来。”

玄少瞻的问题在于,两者混然一体,密不可分,而他的情形更严重,魂魄本身就是一股气,他就是魔息,魔息就是他。别人是水中滴了墨,他本身就已经黑成了墨。

但这样一来,反倒容易,因为那样他动就等于魔息在动,不会像别人那么虚无飘渺。

可是这样不行,他要想留在唐小昔身边,就必须把魔息完美的隐藏起来,所以他要做的,就是用孔约的气息,控制他自己……孔约早就魂飞魄散,他的气息毕竟不是蓝思归自己练的,又远较他的魔息弱,这就好比拉着别人家的三岁孩子去驯虎,他要时时刻刻崩紧了弦,别让老虎把孩子吃了。

上一章  |  爱卿主外朕主内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