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娱乐之最强大脑>>娱乐之最强大脑目录

第219章 开幕

更新时间:2017-12-07  作者:昊鲤

一住笔趣阁,精彩。

招待所内。

和煦的阳光爬到了床上,轻轻地撩动着李凡那细腻的面颊。连续打了两个滚儿后,他终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昨天被晨华大学一顿折腾,之后又被招生办的孙老师领着去了食堂,品味了一下晨华大学的美味小吃,当他终于脱身回到招待所的时候,都已经晚上9点多了,于是躺在床上,一觉到天亮。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和极大多数人一样,李凡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床边的手机,半眯着眼睛看起了新闻。

他照例先打开《国学时代》APP,随意地翻看了一下,恰好看到了顾亚婷的那篇《《海内十洲记》考证研究》。

万万没想到这篇文章发表得这么早,但并不是发表在名家专栏的,而是以一个普通作者身份发表的。

那篇文章的内容李凡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他给顾亚婷稍微指点了一下。

至于这篇文章大体内容则是:这是一本古代汉族神话志怪小说集。据传是东方朔所撰。

但顾亚婷全面考证的结果则是,这本书并不是出自于东方朔之手。

论据依次如下:

1:《汉书·东方朔传》未提及此书,估计也是“后世好事者“假托东方朔之名集撰而成者。

2:《十洲记》所载汉武帝华林园射虎之事,出现重大bug,因为后代《晋武帝华林园集诗》中,有言:“华林园在城内东北隅﹐魏明帝起名芳林园﹐齐王芳改为华林“﹐可见汉武帝时还没有这个名称﹐显然此书非东方朔所著,是后人所写。

这本书的内容李凡没必要再看了,他于是直接点开了下面的评论区。

评论区里炸锅了:

“哇,不仅人美,还有才华,这个老婆我预定了。”

“虽然看不太懂吧,但是,就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加油,顾美女。”

“估计继李凡之后,又一个打假狂人上线了。”

“明明可以凭颜值,为什么非要靠才华?”

李凡摇了摇头,怎么搞得兄弟们,你们看懂内容了么就瞎夸?

至于为什么没看懂就瞎夸,后面的网友给出了答案。

“大家注意啊,文章结尾处写了一句特别感谢,原来这篇文章是李凡指点的,难怪了。”

“原来有考古打假第一人在背后撑腰啊,那这篇文章含金量大了。”

“看这样子,这顾亚婷和李凡明显有奸情啊,宝宝不开心!”

“李凡,快出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李凡连忙点开文章仔细看了看,果不其然,在文章的末尾有一句话——“热别感谢李凡的指点与斧正,不胜涕零。”

好吧,算你丫头有良心!

李凡在评论区开始留言,道:“这篇文章我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顾亚婷言重了,整篇文章全部都是她一人完成。”

李凡的评论一出,瞬间就被网友们摁住了。

“惊现打假狂人,快,拴住了,别让他跑了啊!”

“这段时间可算碰着你了,李凡,强烈求教,到死历史和文学上,究竟什么是确切无疑的,什么是假的。”

“楼上说得不全面,还包括科学、医学、天文等等!总之一句话,我们现在感兴趣的不是什么是假的,而是什么是真的。”

最近网友们很不淡定,大家已经被各种“考据”弄糊涂了。

自从李凡开启了“考古打假”后,可不仅仅李凡一个人在写文章,那李凡更是引起了一段热潮。

单说新闻编辑,李凡的考据学文章刚一面试,仿佛一瞬间给很多新闻编辑们带来了新的写作方向,职业编辑们此时才发现,李凡这个“新考据学”有意思哈,打古人的假,古人还不能说话,现代人还感兴趣,这有多了一份良好的收入啊。

于是最近整个网络上,于是各种考据层出不穷。你随便点开什么网站或者新闻客户端,基本上都能看到对古文历史等等的“考据”。

只不过的是,他们的“考据”文章是以猎奇的新闻题材为主的,经常出现如下字眼:“据记载”“据传”“有文献记载”……

但是,哪里记载的?谁传的?什么文献写了?小编们一概不谈,因为都是他们胡编乱造的,他们就是文献。

李凡的文章是学术研究,而各路新闻编辑呢,则是“娱乐版块”的,这就导致了网络上乱糟糟的,瞎考据。

反正新闻编辑们要赚钱要生活,扯出了太多子虚乌有哗众取宠的“考据文章”。

最终受害的则是广大读者了,大家又没有什么辨别能力,毕竟国学根基差,本以为自己涨知识了,结果都是伪知识。

当然,除了新闻编辑外,有一些学者也写了一些文章,但基本都石沉大海了,毕竟没有新闻编辑们娱乐八卦,学者们写出来的文章都是学术作品,太规范了。

在这种环境下,网民们自然有点蒙圈了,与其问什么是假的,不如问什么是真的,仿佛在最近这一个月内,什么都是假的了。

李凡只好提醒网友道:“客观地看待历史,别听新闻编辑们瞎忽悠,考据学不是八卦,而是学术,基本上所有新闻编辑的作品都是靠不住的。”

网友们蒙了,竟然靠不住?那以后这类文章究竟读谁的啊?

这个问题李凡也没有解决之道,他捧着手机叹了口气,现如今的网络啊,真是一团糟糕,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能有所规范。

李凡又和网友们闲扯了几句,突然评论区里顾亚婷现身了,她道:“李凡太谦虚了,这篇文章的最终成型的确多多依赖于李凡。”这句话之后是个“笑脸”的表情符号。

李凡又回了她一句:“我只是提了几个意见而已,没资格上你的功劳簿。”

顾亚婷再回:“不,没有你的指正,我的文章会出现很多纰漏的!”

两个人一来一回的,在评论区瞎客气,估计是公开场合,都没好意思吹牛逼。

网友们静静地看着,然后突然大爆发:

“你们两个真真的够了,别在这儿秀恩爱!”

“啊,辣眼睛啊!”

“我此时送给你们一首歌: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然后,这两个账号同时下线了,未在发言。

放下手机后,李凡洗了把脸,正准备吃饭之际,陆丫丫来电话了,要约李凡吃饭。

吃饭的地点在京大食堂,晨华大学和京大一街之隔,李凡洗漱完毕后就去赴约了。

因为大学开学,陆丫丫在《国学时代》的工作无法继续了,不过因为自己京大的背景以及工作期间良好的表现,她还是以兼职的身份在《国学时代》挂名,还是负责审稿工作,不过可以在学校完成。

面对着一桌子美味佳肴,李凡可绝对不会嘴下留情的,他埋着头挥舞着筷子,啼哩吐噜地往嘴里扒拉着。

陆丫丫小口慢嚼着,道:“你还有心思吃得下去!你说你闯了多大祸?”

“闯祸?”李凡抬起头好奇地问道,“闯什么祸?”

“你的考据学呗!”

“怎么了?”

“你想想啊,你的‘新考据学’的概念一出,文章已经发表,直接带动了多少无良编辑的‘再就业’啊,直接给了他们一个新的写作方向。

现在网络上出现了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垃圾文章,比如说‘郑成功不是太监’,‘李世民儿子李承乾并不是他亲生的’‘武则天是男儿身’‘康熙是双性恋’……”

李凡抹了抹嘴唇道:“谢谢小编,又刷新了我的认知。”

陆丫丫道:“你说这些垃圾新闻的出现,是不是与你有一定关系?要是没有你摇旗呐喊,能出现这些狗屁文章?这些小编要是真的能弄出一些合情合理的论据也成,但要么是牵强附会,要么就完全是瞎胡扯。”

“的确是这个样子,为了关注和流量嘛。”

陆丫丫忧心忡忡地道:“关键是网民们分辨不清好坏啊,都按真的看,这些编辑往狠了说,他们这是国学蛀虫,完全是在坑咱们的下一代啊。”

李凡放下筷子,完全吃不进去了,他用手摩挲了一下面颊,道:“你这句话说得有道理,娱乐圈乱七八糟真真假假的新闻传播一下也不致命,但国学这不是儿戏啊。”

“对呗,是时候规范一下了,之前我和你开玩笑呢,和你能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个‘新考据学’的概念是你炒热的,这股浪潮是你掀起的,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发一发声音了,真正地让网民们知道,什么是学术研究,什么是纯粹瞎扯。”

李凡点了点头,起身道:“好,我现在就回去写出来。”

陆丫丫急道:“还有个事儿,文章多写点儿成不?一个多月了啊,你才拿出来三篇文章,少啊大哥。”

陆丫丫望着李凡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道:整个网站都等着你引流量和炒话题呢,结果朱总编自己急得直跺脚,他倒是不催你,可把这碎嘴子的事儿全压我身上了。

当天晚上,在一阵键盘的敲击声中,一篇堪称“新考据学”引路灯式的文章诞生了——《《新考据学》概论》。

经过再三审稿后,这篇文章通过网络,传递到了陆丫丫的邮箱之中。

陆丫丫点开邮件,只见开篇第一句话则是:且闻近日网络上考据成风,作品汗牛充栋,但良莠不齐,故特作此篇,以正视听。

再往下细读,文中提到治学之根本方法为:实事求是、无征不信、着重证据、文风简朴。

四个治学根本正式确立了“新考据学”的研究手法,声讨了滥竽充数哗众取宠之辈。

文中又规范了考据学研究范围,以及重点声明了新考据学与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历史学、地理学、历算学、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辨伪学、辑佚学等传统学术研究的相辅相成的关系。

文章最后,李凡写到:粗略统计,目前只有京城师范大学吴刚教授、青年学者彭佳先生……以及顾亚婷同学等6位作者的作品属于学术领域的研究,如有遗漏,望告之。

看完整篇文章后,陆丫丫突然冒出来一个莫名的想法,这篇文章会不会是奠基石一般的作品?

她连忙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想什么呢,李凡又不是一代大师,只有大师才能开宗立派,大谈规矩。

好吧,谁让李凡年纪小资历浅呢,这个非常让人无语的有色眼镜架在了所有人的鼻梁上,唯一能把这幅眼镜摘下来的,也就只有时间了。

幸好的是,李凡目前所倡导的“新考据学”只是被低估而已,最关键的是,目前“新考据学”还只是个萌芽阶段。

而李凡,则需要用他的知名度、影响力和他的学术水平,快速催熟这朵注定芬芳的娇艳之花。

1日凌晨,《国学时代》名家专栏正式刊登了这篇《《新考据学》概论》,文章一出,广大网民彻底明白了“新考据学”究竟是什么事物了,它不是八卦新闻,也不是打假作品,他是实实在在的学术研究,它甚至是枯燥无味的。

于是,新闻编辑们的苦头来了,再胡扯的话基本没人信服了,这篇《《新考据学》概论》斩杀了他们的胡言乱语,同样,也给那些想要从事考据学研究的人们以引航指导。

这篇文章的发表,暂时是看不到深远的影响力的,它的意义也需要时间去证明,不过,以李凡的话题度和影响力,李凡成功让这篇文章成为了网络热议的焦点。

2号这天,《全国青年学者大会》在晨华大学正式开幕了。

晨华大学内,记者云集。

各路网络媒体且不去说,各大电视台的记者也早早的便来此蹲守了。

参加学者大会的可以说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但是精英未必名气大。要说最有社会知名度的还是文化圈子,毕竟今天会来一些知名作家学者。

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江建民,像著名美女诗人潇潇,像国学泰斗盛源老先生……但所有人都没有李凡这小子有话题度。

起码,这些职业记者们是这么想的。

“注意李凡啊,千万别错过了。”

“放心吧,盯得死死的。”

“大家准备好了,别让其他同行抢了先。”

“快看,李凡来了。”

“快,别让他们抢了先!”

呼啦啦,一大群记者扑了过去。

“李凡,作为本次大会年纪最小的与会人员,你带来了什么议题?”

“李凡,你能谈一谈你刚刚发表的《《新考据学》概论》么?”

京视的几位记者望着不远处拥挤的人群,砸吧砸吧嘴道:“太low了,简直了。”

“就是,还得是咱们京视,能稳住架子,等一会儿让李凡过来做个专访不就成了。”

“嗯,一会儿拉个专访,李凡不得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啊!”请浏览m.biqugez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  娱乐之最强大脑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