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诡三国>>诡三国目录

第1131章 长生天之咒

更新时间:2018-09-14  作者:马月猴年

当斐潜带着人马赶到阴山的时候,最先出发的鲜卑人已经到了阴山,死在了阴山,尸首就像是一条连线,从阴山的满夷山道的入口处,一直连到了阴山营寨之处。

阴山营寨,在经历了上一次的拓跋鲜卑的战役之后,便又重新修整了一番,而且还开始了扩建出了第二圈,也就是将原本附着在阴山山壁之上的小营寨为中心,向外扩展到了整个的阴山满夷谷道,彻底的将整个山道用寨墙封了起来,只留下中间用来通行的一个门洞。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只不过这一次的工程量还是较大,因此到现在外围的壕沟还没有完全整理好,只是浅浅挖了一道,大概还不到一丈的深度,距离两丈的标准深度还略有些差距。

而此时,已经有了不少鲜卑人马的尸首,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壕沟当中……

斐潜猛地打了一个喷嚏,他扶了扶头上死沉的铁盔,然后将戴在口鼻之前的面罩又往上拉扯了一下,然后小声的嘀咕道:“……谁他娘的惦记着老子呢?不就是四五章没有出场么……”

战争啊……

斐潜念叨着。

战争对于后世的大多数键盘侠们意味着什么呢?..

刺激?

热血?

哦哦哦,血肉横飞,噢噢噢,尸横遍野,嗷嗷嗷……

不刺激不舒服斯基。

但是战争是很丑陋的,丑陋到了就算是斐潜当下,也是依旧有些觉得有些恶心,虽然不至于像第一次杀人一般的呕吐当场,不过依旧不太舒服。

看着壕沟之内,手脚以一种极度不自然的姿势扭曲着的,脖颈或是胸膛中箭仰天而倒的,攀爬壕沟寨墙被砍断了头颅或是手脚的,不一而同,林林总总,什么形状的都有,和后世大部分电影电视里面,躺得齐齐整整,连发型都没有乱半分的所谓尸首完全不同。

斐潜左右瞄了瞄,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面罩,冲着一旁窃笑的亲兵说道:“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别小看这层面罩,关键的时候能救你的命!都给我去周边看看,检查下有那些兵卒没有佩戴的……他娘的……这群没文化的家伙……老子幸幸苦苦从平阳带这些面罩过来容易么……”

进了军队久了,斐潜也不知不觉当中张口老子,闭口他娘了。

徐晃扯了扯因为呼吸有些潮湿,导致粘在鼻嘴之间的面罩,说道:“君侯,这个……若是平日佩戴还算是可以,若是战时,恐怕多有不便……”

“不便也要戴着!”斐潜硬邦邦的丢下一句,然后看着寨墙门洞打开,推着平板车出去的十来名鲜卑劳役……

寨墙之上,二十多把弓半张着,闪着寒光的箭矢已经搭在了弓弦上,随时可以射出。

派遣些鲜卑劳役去清理壕沟的尸首,然后便送往对面的鲜卑营地去,至于这些鲜卑劳役和平板小车到了鲜卑营地之后还能不能回来,愿意不愿意回转,斐潜认为这根本不重要。

想必有在后世酒吧之外捡尸经验的,都是知道,人体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基本上就像是死猪一头般,死沉死沉的,似乎比活着的时候都要重上一倍,要想将这样的一块死猪肉拖上平板车,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然而这些鲜卑劳役或许是在头顶的弓箭威胁之下,或许是知道只要自己将壕沟内的尸体抬走,便可以脱离被奴役的命运了,显得分外的卖力,几个人在下,几个人在上,没有多久就将壕沟之内的几十具尸体都给拉扯了出来,然后堆上了平板车……

几辆平板车堆得跟小山一样,一些尸首的手脚杂乱的从平板车上面的各个角度伸展出来,直愣愣的支在空中,骤然一看就像是一个怪物一般。

两名鲜卑劳役见已经堆满了一辆平板车,颤颤巍巍的仰头望了一眼,在得到了准许的情况下,才一边一个推拉着车,在平板车不堪重负的吱吱呀呀的声响当中,往北面的鲜卑营地走去。

见到先出发的两个鲜卑劳役真的就如同之前所说的那样,只需要将壕沟尸首清理完,便可以带着战死的鲜卑勇士的尸首,回到鲜卑营地去,剩下的十来个鲜卑劳役顿时迸发出了全部的潜力,行动之间又再快了几分,然后纷纷推着装载了鲜卑人尸首的平板车,朝着北面而去……

“啊啦……撑犁孤涂啊啦……”

不知道是因为终于可以回到鲜卑营地去心情比较激动一些,还是感怀这些鲜卑勇士的死亡,其中有几个鲜卑劳役一边奋力的推着车,一边唱了出来。或许在这些鲜卑劳役的心中,他们又可以回归自由,回归他们魂牵梦绕的大草原当中去了……

寨墙之上的一角,另外押上来的几名鲜卑劳役的代表,也不由得跪了下来,然后双手朝着天空举起,枯干消瘦的面容之上呈现出了悲愤的神色,泪水从眼角滑落,也不由自主的哼唱着,和城外的那几名鲜卑劳役的歌声应和起来。

赵云略扫了一眼,默然而立,手却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徐晃皱了皱眉,略显得厌恶的看了看跪倒在营寨之上的那几名鲜卑,又看了看斐潜,张了张口,迟疑了一下,又似乎将话语给吞了回去,最终也是默然不语。

从北面的鲜卑营地,泼拉拉的冲出了几名鲜卑骑兵,拦住了推拉着车的鲜卑苦役。

虽然隔了两箭之地,已经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了,但是依旧可以看得到,似乎是爆发了一阵争执,然后鲜卑骑兵举起马鞭在其中一名鲜卑劳役的身上抽了几鞭,顿时皮开肉绽,衣破血流,甚至还有人举起了刀,大声的吼叫着什么,然后用手指着阴山营寨这里……

鲜卑劳役明明见到希望就在眼前,光明就在咫尺,却又要被强令着返回阴山营寨,这样心境的大起大落之下,理智终于是崩溃,十余名的鲜卑劳役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顿时发了一声喊,丢下了车子,朝着北面的鲜卑营地狂奔而去!

站在阴山营寨之上的斐潜,虽然听不清这些鲜卑劳役在喊着一些什么,但是他也基本上猜得出来,不外乎就是“回家”两字,或是大概相同的意思词语罢了。

旋即从鲜卑营地当中射出了几箭,将这些朝着鲜卑营地狂奔,期盼着回归家园的鲜卑劳役,全数都射杀了……

几名跪倒在营寨寨墙之上,高举着双手的鲜卑劳役已经不知不觉当中张大了嘴,直勾勾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手也放了下来,爬了两步,将头像是乌龟一样尽量的往前伸着。

不是应该相互拥抱,用热泪和热汤洗去所承受的苦难么?

不是应该举手加额,用歌舞和酒肉来迎接勇士的回归么?

怎么会这样?

怎么能这样……

“看清楚没有?”斐潜指着北面,对着那些寨墙之上呆若木鸡的鲜卑劳役说道,“你们的长生天,已经不要你们了!回去都是死,在这里好好干,你们还能活着!来人,带下去!”

看着几名宛若失去了灵魂一般,被拖拽着下去的鲜卑苦役,徐晃这才有些明白,但是又有些糊涂,想了想,实在忍不住问道:“君侯,为何鲜卑人不接纳这些人?”

斐潜沉闷的说道:“公明可知,‘秦人,我匄若马’之事……”

徐晃微微侧头,思索了片刻,骤然色变!

“呼也韩大萨满!”扎鲁达带着三分的疑惑,三分的愤怒,三分的惋惜和一分的不可思议说道,“为什么要下令杀这些受苦的儿郎?他们看起来都是好的!都没有染上疫症!”

“为什么?”呼也韩斜了一眼扎鲁达,琢磨着他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表现出这么多的情感,然后说道,“……你是希望这些受苦的儿郎,将长生天的诅咒重新带回来么?”

扎鲁达瞪圆了眼睛,顿时色变道:“什么?长生天的诅咒?”

“长生天的怒火,不是一两个人的性命就能够平息的……”呼也韩低着头,脸上的皱纹全数都埋藏在黑暗当中,用极低沉的声音说道,“长生天说,给予的,便能剥夺;健康的,便能染病;创造的,便能毁灭……长生天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扎鲁达不由得仰头望了望天,然后说道:“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

呼也韩抬起头,望向了南方,深陷下去的眼眶当中如同鬼火一般的跳跃着,说道:“……你没有发现这两天我们的儿郎发疫的少了么?”

或许是脱离了污染水源的范围,或许是草原上的人对于这类的病菌有了一定的抵抗免疫力,这一段时间新的发病人员确实比之前少了一些。

扎鲁达点点头,脸上多了些喜色,说道:“大萨满,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们所承受的长生天怒火,已经快结束了……”呼也韩从牙缝当中幽幽的说道,“先在该轮到这些该死的汉人去承受长生天的诅咒了……去吧,去吧!让人将承载了长生天的诅咒的儿郎身躯送回去!让这些侵占了我们的土地,凌辱了我们的儿郎的汉人们,体会到长生天的恐怖!”

“该是这些汉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长生天在上!”

“看见没?”斐潜指着寨墙之外,又被鲜卑人舍生忘死的送回来的尸首,对着徐晃和赵云说道,“现在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了吧?”

“该死的鲜卑渣子!”徐晃非常的愤怒,大声的吼着,不知道是为了之前他的疏忽,还是因为鲜卑人的卑劣,“竟然用如此歹毒的手段!”

赵云也是深深的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是心中一个念头盘旋不去,鲜卑人的这个疫症,跟自己之前做的事情,究竟有没有什么关联?如果有的话,那么说来,岂不是……

斐潜其实也很紧张,在这个没有特效药的年代,任何病症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这是一场完全不同于刀光剑影的传统战争,这是一场属于生化范围内的战争,这是一场超出了徐晃和赵云的理解范围,甚至超出了绝大多数人世界观的战争。

原来,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曾经后世有闲着无聊的人,探讨这如果真的有肉身穿越的会给古代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结果有一个猜想很有意思,就是但凡是肉身穿越的,到了古代,不管是唐宋还是明清,都是瘟神一般的存在,走到哪里就会将疾病散发到哪里,千里无鸡鸣不是开玩笑的……

古代的人能够承受各种现代病毒变种?

古代人能够承受在各种消毒水杀菌剂防腐剂重金属苏丹红甜味剂嫩肉粉芳香烃沙门菌葡萄菌等等加持buff之下的超级赛亚毒人的各种无声无息,无味无形的小招大招和阴招?

如果不是斐潜亲自来到阴山,结果会怎么样,真的很难说。

这一次的来到阴山的鲜卑人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他们没有用刀枪来侵犯掠夺,而是采用了再多的刀枪都无法抵御的病菌。

“……君侯,这,这要如何是好?”纵然是沉稳的徐晃,在面对各种看不见,摸不到的病菌的时候,也是有些毫无头绪,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马校尉带战马都在南面的草场,相对来说距离较远,暂时接触不到这些,因此我们也就轻松一点,只需要关注此地人员的防疫就可以了……”斐潜对着徐晃和赵云说道,“第一,待夜幕降临之后,便向壕沟之内的尸首倾倒火油,全数焚烧!此事,谁来负责?”

“某来!”或许是证明自己,或许是为了弥补什么,徐晃丝毫没有犹豫,立刻拱手朗声应答道。

“善,此事便由公明来办!第二件事,就需要子龙来处理了……”斐潜点点头,继续说道,看向了赵云。

“请君侯吩咐……”赵云拱手说道。

斐潜笑了笑,说道:“第二件事也不难,就是洗澡……不知道子龙上一次洗澡在什么时候?”

“洗澡?!”

纵然一项是沉默寡言的赵云,也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心中琢磨着,这个征西将军到底是几个意思?

上一章  |  诡三国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