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血尊的甜心夫>>血尊的甜心夫目录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个机会

更新时间:2018-01-13  作者:九幽冥尊

第二百五十一章一个机会

知道出了什么事,而这祸之源也走了,血无情夫夫俩自然不想在多呆。

这几天他们两人可是忙着呢,所以当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两人也起身离开了。

人都走了,只余下已经空荡荡的屋子,和满地的狼藉。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龙庆宸静站在门前,如同一尊雕塑般望着远处发呆,久久未能回神。

“皇上,时间已经不早了。”

却是孙平走上前来,提醒龙庆宸到朝朝的时间了。

“是啊!不早了呢……更衣上朝。”

收回目光,沉声吩咐身边的人。

“是。”

孙平虽然觉得皇帝的话里,有更深层次的意思,可却也不会多问。做奴才的,只要将自己份内的事办好,将主子吩咐下来的事办妥当,其它的不该多管就别问。

他清楚的很,在这偌大的皇宫中,想要混出头就要聪明。可如果事事都太聪明,那离死期也就不远了。

虽然这时才去早朝,时间有些晚了。可那有什么,谁叫人是皇帝呢!

在途经御书房之时,龙庆宸的脚步微顿了一下。很轻微,即便是跟在他身后的孙平,都没有察觉到。

夏侯睿还跪在青石道上。身体笔直,却恭敬。他垂着头让人瞧不清表情,可那身上透着的气息,却是遮掩不住的坚定。

看见这样的人,龙庆宸又想起了,他弟弟在说要离去时看他的眼神。一样的坚定,一样的不悔,一样的可以为之付出一切。

在离人已经很远时,龙庆宸的眉头,还紧皱在一起没有平缓。

早朝开的晚,可结束的却很痛快。不是没事,而是瞧着他们皇帝那不算太好的脸色,一众大臣都将放在嘴边的事,全都憋回了心里。

都是一帮老狐狸,什么时候捋了虎须也不会有事,什么时候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他们心中可都是一清二楚的。

龙庆宸下了朝后,并未像往常一样前往御书房处理政务,而是又返回了他的寝宫静和殿。

在他离去的这段时间,寝宫早已被收拾妥当,东西也全都焕然一新,丝毫看不出此前的模样。

“朕要休息一会儿,出去候着吧。在这段时间,所有来的人都挡了。”

龙庆宸沉声吩咐孙平。

“是,奴才一定守好门,不会让任何人,扰了圣上的休息。”

说完,孙平躬身退了出去,将门关好。

确定已经无人之后,龙庆宸直径走到床头的墙边站停。随后在身前的墙砖上敲了敲,把有一块发出空响的砖,用力的向下按去。

“嘎吱嘎吱!”

一阵细微的摩擦声传出,紧接着他手边,便有一块砖慢慢的凹了进去。

砖凹进去的长度,大约有一掌左右。在那凹进去的砖块正中央有一个正正方方的凸起

从那凸起的摩擦来看,应该是经常被人触碰。由此可见,那地方应该是活动的,可以按下去的。

可如果真的有人找到了这个机关,并且按了下。去那么恭喜你,可以永远的安息了。

只见龙庆宸从腰间解下了一枚,他从不离身的长方型的玉佩。玉佩的质地很好,上面还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龙。这玉佩已被传承了无数年。是第一位龙腾帝王传承下来的。

外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一种象征。就如同传国玉玺一样。可只有真正接任大统人才知道,这玉的用途到底是什么。

只有持着这枚龙玉,才能接手隐龙卫。

龙庆宸将手中的玉佩,沿着那凸起的最下方慢慢的用力,玉佩竟然被缓缓的插了进去。他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片刻后,那里竟开始散发出柔和的光。紧接着,凸起开始一点点下沉,直至消失不见。

而这时,一阵轻微的轰隆声响起。他站立的旁边墙上,缓缓裂开,直至形成一道容一人通过的暗门。

见门打开,龙庆宸便抬步走了进去。随着他的进入,门又轰的一声合到了一起,恢复成之前墙壁的样子。

当完全恢复平静的时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忽然在屋中显现。此人一身黑衣,面无表情,正是隐龙卫中,负责龙庆宸安全的人。之所以会现身,也是为了应付意外发生的。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

龙庆宸顺着曲折的暗道前行。因为墙壁上镶着夜明珠,所以里面并不昏暗。

暗道的尽头,是一扇封闭的石门。他伸手在一处磨得光滑的墙砖上轻按

“轰隆隆!”

石门缓缓打开。随着石门打开,里面人说话的声音,和其他的一些嘈杂纷纷涌出。

见他进来,里面的人忙跪地行过礼。在龙庆宸命令他们都各忙各的后,才纷纷起身,退回自己的岗位上,忙着自己的事。隐龙卫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一天下来,几乎就没有闲着的时候。

龙庆宸也不理会他们,直奔着一个方向走去。还未到近前,便听见一阵皮鞭抽动的声音。

等他走入时,看见人一人正在挥动着鞭子。即便他的进去,那人也没有停。

龙庆宸就那么看着,面色淡淡的。好像这一切都是习以为常。

跪在地上的人,浑身找不到一块好肉。伤口层层叠叠,新旧交加。待刑罚结束之时,施鞭之人随手一甩。手中的长鞭,将那明显已经要支撑不住的人卷起,丢入了旁边一个宽大的池子。

“噗通!啊!呜……”

人一入水,便发出了低吼和挣扎。随着池水将脸上的污浊冲掉,一张俊逸非凡的脸露了出来。可不就是那失踪多日的平南王嘛!

一见那样子,便知这几日过得,一定是十分凄惨。

“皇帝怎么有雅兴下这来了?”

施刑男子出言询问。他的声音低沉性感,在问话时眉头轻挑,手中的长鞭随意的轻摆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看着面前这个一身黑衣,长得十分妖媚的男子。龙庆宸没有半分被迷惑,有的只是一阵阵的头疼。

“能不能将你的魅惑收起来。再怎么说也是我老祖一辈的,庄重点行不行。还有,我不是你家那口子,对你飞的那些媚眼免疫。

而且如果你在这样肆无忌惮,信不信我把这件事告诉那个人。我想到时候你两个人,一定会玩一场非常开心的游戏。”

龙庆宸有些黑沉着脸说道。

他真是不明白了,每一任的隐龙卫统领都严肃刻板。怎么到了这一代,就变异了呢?

不求能严肃到面无表情,只要能正经一点就行。这动不动就施展魅术的做法,真是让他有些受不了了。

“切!你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无趣的很。总那么摆着一副臭脸,小心未老先衰!”

见他如此,阎昊没好气的说。

“会不会未老先衰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你若是再敢这么四处的乱飞媚眼,绝对会精尽人亡。”

对于面前的阎昊,龙庆宸在话语上丝毫不让。

“真是越长大越不可爱了,还是小时候那个小正太好玩。”

阎昊不满的嘀咕着。

这话让龙庆宸听的满头黑线。

在这个老不正经的身上,他和龙庆沣两人小时候,可是吃了不少的亏。当然,那时不知道那些祸是如何来的。直到他继位以后,又见到这个人,知道真实身份以后才知道的。

当时想到以往的种种,真是捏死面前人的心都有。当然了,之所以不那么做,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实力悬殊。

“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些。我就不明白了,那个人到底是怎么看上你的。就不怕在转身之后,头上被戴顶绿油油的帽子。”

龙庆宸说的一脸认真,而且还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那样子,真是快把阎昊的鼻子都快气歪了。

“别以为你当了皇帝,老子就不敢抽你。信不信现在就赏你一顿鞭子!”

说着,手上的鞭子一甩“啪”的一声,煞有威慑力。

不过他的一番举动,龙庆宸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隐龙卫的统领,若是敢对龙腾的掌权者动手,那可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打算找绳子上吊呢!

“行了,朕今天来找你是有事的。”

龙庆宸正了声,脸上也是严肃认真的表情。

“哼!说的就好像你哪天来找我,是没事似的。有事赶紧说,我忙着呢。”

虽然嘴上说的还是没正形,可面上的表情却是认真起来了。

“我这次来是为了他。每一任的平南王,都是由我们亲自挑选的。而在阎家除了阎凉,我并未看好其他的人。即便是现在也是一样。”

龙庆宸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虽然面前的这位帝王,没有再往下说。可阎昊心中,却已经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此时的他蹙着眉,脸上表情很难看。

人虽然是他统一培养的,也是经他推荐的,可撤换的权力却不在他手上。

如果对面的人,不同意再换其他的人接管阎家。他能做的,只有将水池中的那个人过来。

想到对方的执拗,阎昊的眉头越皱越紧。可却没有其他选择。

“是。”

他回答的很恭敬。因为这是帝王,对下属隐龙卫统领所下达的命令。

“剩下的你看着办吧,朕那边还有事。”

说完不理会那还在行礼的人,转身离开。

走在曲折的暗道中,龙庆宸思绪翻转。想着看见的夏侯睿,恍惚间,又变成了他弟弟。那时两人的身形,是如此的相像。

“看在小沣的面子上,朕给你们两人一个机会。是能坚持到最后,还是半途而废,就看你们的坚持,到底有多坚定了。”

低喃的声音缓缓散开。

却是给了那对苦命鸳鸯一个生的机会。

我当然知道您好书看过太多啦《》之第二百五十一章一个机会如果让您打分您觉得以您阅读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能打到几分呢

上一章  |  血尊的甜心夫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