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一章 哭

更新时间:2018-04-16  作者:穆飞花

姬无心一直就守在门外,听见屋子里传来了不正常的响动,她心中顿时一惊,急忙跑到了门边,伸手就想推门而入。23

“不要进来!”就在姬无心的手触碰到门的那个刹那,季子安就好像在门前安插了眼睛似的,立刻怒喝出声。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只不过声音虽怒,但是姬无心听得真切,那愤怒的声音之中还包含着强烈的痛苦。

“子安,你怎么了?”姬无心终究还是怕再激怒他,只得担忧的询问出声。

可是屋中的季子安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回应她的又是一阵乒里乓啷的东西砸落在地上的声音。

“子安,子安你究竟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让洛凡前辈来给你看看?”姬无心焦急的喊道。

没有人回答她,此时的季子安已经因为心痛而脸色煞白,情绪大起大落之余,他重重的一拳砸在身边的木桌上,将那木桌子拍了个粉碎。

这屋子里的声响已经惊动了另外两个房间的人,住在“青龙乙”的洛凡和乔三娘,还有住在“青龙丁”的青辞都急忙开门走出房来一探究竟。

“姬姑娘,季兄他怎么了?”洛凡站在姬无心的身后,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我一直都在门口守着,就是怕他出什么问题。方才听见他屋子里发出了杯盏被摔落在地的声响,我想进去,可是他却不让。”姬无心满面愁容,心疼的说道。

画倾城和苍无念隐约听见屋外有动静,两人也立刻从屋内走了出来,发现众人都齐聚“青龙丙”的房门口,两人相视一眼,都猜到季子安十有是出了什么问题。

“嘘——你们仔细听。”这时候青辞忽然对大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侧耳对着“青龙丙”的房门,细细的倾听里面的动静。

这群人的耳力目力本就极强,这一静心凝神起来,大家都听见了屋内似乎有极其细微隐忍的呻

吟之声,好一会儿之后还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啜泣。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青辞更是瞪大了双眼,“什么情况?季子安这个家伙,他难道是在……哭?”

别说青辞不信,就连与季子安私交最为密切的姬无心都不敢相信,那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男子竟然会哭?

在场的除了画倾城,大概没有人能够想象季子安流泪是个什么模样。他们一行八人四个男子,青辞与洛凡都是至情至性,为了身边的亲人朋友爱人流血流泪对于他们这样的男子来说倒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是季子安和苍无念却有些类似,他们都不是会轻易将真实心境摆在脸上的人。不过与季子安不同的是,苍无念总是一副淡漠让人看不出心思的模样只是因为他没有觉魂,而不是他想要刻意伪装什么。

而季子安脸上的喜怒哀乐却时常让人看不真切,也不知是他故意做给别人看的,还是他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但是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两个男子即便是会因为关心的人而表现出愤怒或者悲伤,也绝对不是那种能让人将他们与哭泣扯上关系的人。

画倾城在这一瞬便忽然想起了季子安的梦魇之境,那时候她被一面无形的墙给阻隔在外面,没法出言提醒也没法出手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子安将手中乌黑的木制尖刀缓缓的送入黎姬的后背心。

当时的画倾城情急之下想要动用法力去阻拦,却遭到了那面无形的墙的力量反噬,将她从季子安的梦魇之境给反震了出来,以至于她只记得那一刻的季子安除了全身都在颤抖和挣扎,都忽略了他到底是一副什么表情。

现在细细想来,画倾城感觉自己似乎看见了当年那个心思还十分纯白的季子安痛苦无助的模样。因为他是第一次动手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他难以忘情的女人,当他看见自己手里沾满的那个女人的鲜血,感觉到那个本来柔软温热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一点一点的变得僵硬和冰凉……

泪水,画倾城看见有泪水从季子安那赤红而空洞的双目中滑落,她看见他双唇嗫嚅着,虽然耳朵听见不见,但是心却能听见,他如受伤的野兽般悲恸的嘶吼和嚎叫。

房门前的众人默然无语,姬无心却是狠狠一咬牙,伸手推开了“青龙丙”的房门。

房门被推开的瞬间,门口几人便看见了屋内一地的狼藉,瓷片、木块零零散散的落在季子安的脚边,而他本人则是垂着头坐在一张椅子上,左手看似自然的安放在自己的左腿上,右手中握了个茶杯,手臂颓然的垂放在身侧。

姬无心只觉心中一疼,刚往前迈了一步,季子安面前的半空中凭白的多出了一柄并无光泽但却让人觉得冒着寒气的乌木尖刀,尖刀那锐利的一头正对着姬无心。

众人大惊,还没来得及出手去拉姬无心,那柄尖刀已经犹如一支离弦之箭飞速朝着姬无心飞来。

姬无心的眼中划过一抹惊慌,但转瞬却化为了释然,她本可以躲过去的,可是她的身子只是微微僵滞了一下,便毅然决然的朝着季子安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只有画倾城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不要……”

尖刀正对着姬无心的心口之处,眼见着就要深深的插入她的心房之中,姬无心的眼睛却连眨都没眨一下直勾勾的盯着季子安,只是泪水早已经滚滚滑落。

“嗤”的一声,并非是大家想象中的利器入体的声音,而是在那尖刀在刺破了姬无心最外面那层纱衣的时候,季子安那安然搭在左腿上的左手猛的抬起凌空一握,眼见就要戳入姬无心心窝子的尖刀便化作一缕黑烟消散不见了。

“无心,我不是跟你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进来吗?”季子安的声音极轻极淡,听不出任何情绪,只是给人无比虚弱的感觉。

“我……放心不下你。”姬无心也同样轻声作答。

季子安依旧垂着头,没有人能看到他的神情,只是感觉他的身子似乎僵滞了一下,好半晌之后才缓缓又道:“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一,转身离开我的房间,把门关好,没有我的吩咐,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进来;二,转过身去,把门关好。然后,到我身边来。”

姬无心闻言立刻转身,两步便走到了门口,她抬眼看了看众人,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抬手就准备关门。

“姬姑娘……”画倾城拉住了她的手,面露忧色的望着她。

姬无心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冲她摇了摇头,那眼神之中的坚定,让画倾城心中一痛,却是缓缓的松开了手。

门就这样被轻轻的关上,姬无心选择了留在房间里。

关上房门之后,她如方才迎面朝着那柄尖刀走去一般,毅然决然的朝着季子安步步迈进。

门外的众人都替她捏了一把汗,画倾城则是无力的靠在苍无念的肩头,喃喃道:“无念哥哥,你说……季子安到底会对她怎么样?”

苍无念拧着眉头,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性命之虞。”

的确是没有性命之虞,毕竟如果季子安真的要杀了姬无心,方才那柄尖刀就已经没入她的胸口了。

可是这世上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不一定就是死亡,因为还有一个词,叫做生不如死。

房内的姬无心已经走到了季子安的身前,她没想过留下来的话,季子安到底会对她怎么样,最痛苦,不也就是如今这副样子,更甚一步一死百了,她发觉自己已经无所畏惧了。她存在的意义,如果不是为了排解他的痛苦,那就是和他一起痛苦。

“啪”的一声轻响,那被季子安紧握在右手之中的茶杯被他以掌力生生捏碎,锋利的碎渣刺入了他的手中,顿时鲜血淋漓。

姬无心瞥见他掌中的鲜血,那一声轻响就好像是他的手掌捏爆了她的心脏,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从她的心口迅速的涌遍全身。

季子安缓缓站起身来,慢慢的抬起头,凝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子,一言一言不发。

只是让姬无心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男子那一贯锐利与阴鹜并存的狭长双目之中,如今却是干净得像个孩子,那星星点点的泪花,似乎在对她昭示着他心中的无助与苦涩。

“子安……”姬无心喃喃的唤了一声,想要伸出手去抚摸他的面颊。

可是季子安却比她更快一步,猛的伸手揽过她的腰,俯下头便吻在她的唇上。

姬无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一时间手足无措,身体僵硬得如同石块一般。可是男子却浑然不觉,而是紧紧的裹着她,像是要把她融自己的身体里。

泪水不断的从男子的眼中落下,一滴一滴全都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两人紧密贴合的唇瓣上。姬无心在他的嘴里尝到了一股奇异的酒香和男子泪水的苦涩滋味。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