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一章 梦魇之境14

更新时间:2017-11-14  作者:穆飞花

“阿念,你清醒些!你快跟我出去,我带你离开这梦魇之境!”画倾城心下一惊,难怪她方才在外面的时候唤不醒苍无念。

原来在他的梦魇里,一直反复的出现一个与她一样的女子说是要带他走,若是他真的跟着走了,怕是便要将自己的魂魄给献祭出去了。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死不悔改!既然你这么想要我的魂魄,那我们今日便同归于尽吧!”苍无念的面色骤然狠戾了起来。

说话间他周身紫光暴起,扼在画倾城脖颈上的五指猛的收紧。

疼痛和窒息感传来,画倾城的眼中涌上一抹心疼,随即她鼓动起法力,抬手照着苍无念的肩头一掌劈去。

“砰”的一声,两人的身形都急急的往后退了几步。

苍无念冷哼一声,一甩手朝着画倾城丢出了他一直不曾离身的那只骨笛。骨笛带着浓烈的紫光打着旋儿飞向画倾城的面门,将画倾城逼得又赶紧后撤了几步。

随即她素手一招,蜃光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抬手猛的一挥,蜃光便与骨笛相撞,发出了“哒”的一声脆响。

这一声脆响之后,骨笛便带着画倾城加诸在它身上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旋转着往苍无念的方向飞回来。

苍无念凌空一跃,一把接住了飞速返回的骨笛,然后一个侧身旋转再一次出现在了画倾城的身前,他手中的骨笛直指着画倾城的咽喉,逼着她一路后退。

“砰”的一声,画倾城疾速后退的身子撞在了屋内的柱子上,她急忙抬手用蜃光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挡住了那距离她的咽喉仅有一寸距离的骨笛。

“阿念,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要怎么样才能跟我走?”画倾城一边鼓动法力削减着苍无念进攻而来的力量,一边急切的开口问道。

她不能对他动手,她怕在这里伤到他,他就更无可能走出这梦魇了。可是她若是一味的忍让和躲避,又怕自己会被他所伤。毕竟眼下他们都不是最完全的自己,这一份尚未能掌控好的力量一不小心就会伤人伤己。

“相信你?好啊,你自裁吧。只有你死了,我才能相信你。”苍无念冷冷的笑道。

“我死了,谁替你?你难道不想知道你对我究竟是什么感情吗?你难道不想知道千年前我为何离开你吗?”画倾城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画倾城这么一说,苍无念倒是愣住了,他知道自己落入了梦魇之中,想要自拔却感到无能为力,许是因为他对情感的感知太薄弱,所以他反反复复的经历着自己的过去,大都也只是控制不住的愤怒,绝望的感觉倒是未曾有过。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所以紫卿客想要利用梦魇之境让他心甘情愿的交出魂魄来只能不断的利用画倾城的出现来欺骗他。

但是方才画倾城说的话他倒是未曾在之前的那些“画倾城”口中听到过,他尤为在意的是那句“你难道不想知道千年前我为何离开你吗?”

原来他们当真是有渊源的,千年前……那已经不是前世的事了,对于凡人来说,怕是十世都绰绰有余了吧。原来他们竟已纠缠了十世了?

不过他心头清楚,这不是他平日里看见的那个画倾城,那么她究竟是谁呢?

见苍无念眼神闪烁,画倾城微微一叹,“阿念,过去的一切你终有一天会记起来,我会等你,希望……不要太久。”

说罢,画倾城抬手缓缓拨开了他抵在她手中蜃光之上的骨笛,轻轻的抱住了他。

苍无念的手微微僵了僵,这轻柔的拥抱竟是让他有几分沉醉。当他的手也下意识的抚上她的后背时,他只觉得一阵眩晕袭来,随后他的意识便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之中。

很快的,他再一次张开眼睛,入眼却发现他的双手正被画倾城握在手里,而女子却闭着眼睛,周身涌动着淡淡的金光。

“画儿,你没事吧?”苍无念的头脑瞬间清醒,他一把反握住她的手,急急出声问道。

画倾城体表的金光缓缓收敛,随后她轻轻睁开眼,浅浅一笑,“没事,你醒了就好。”

声音清清冷冷,就如同她的眼神,苍无念的眼中划过震惊之色,随即他立刻将手松开,略有些颤抖的抚摸上她的面颊,轻声道:“你……你是另外一个画儿。”

画倾城没有回答,只是淡淡说道:“此地不宜久留,你我分头去将他们唤醒,然后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

说罢她站起身来,飞身朝着正中央的怨念池而去。

苍无念就这样愣愣的坐在地上,眼看着一片衣角从他眼前划过,随后那个纤细柔美的身影在中央那口怨念池的正上方停了下来。

画倾城手中金光一闪,蜃光转着旋儿出现了在她的身前,随后她一把抓起蜃光,掌中金光齐齐朝着那冰蚕丝制成的笔头汇聚而去。

苍无念只见她衣袂飘飘,发丝也在半空之中无风自扬,那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笔尖在虚空之中龙飞凤舞,竟是画倾城以虚空为布以法力为墨,在空中画出了一片片锋利的刀刃。

利刃闪着幽幽寒芒悬浮在半空中,逐渐的将画倾城的身体都遮挡了大半。

待到画倾城终于停下笔来的时候,那些利刃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她包裹了个严实。

虽然收起了蜃光,但是画倾城手中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只见她展开双臂,身形再一次往高处浮起,道道金光流转在她的周身,使得她看上去像一个镀了金身的神像。

就在这时候那一片片锋利的刀刃井然有序的在她的身边缓缓的盘旋起来,就好似深海之中的鱼群围绕在她的身边欢快的起舞。

“去吧!”画倾城檀口轻启,声音却响彻了这整个梦魇之境。

随着她一声令下,那片片带着寒芒的刀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冲向四面八方,所及之处刷刷作响,竟是生生的将那满地满墙的荆棘给斩成了碎片。

“啊——”

“嗷——”

“呜——”

一时之间鬼哭狼嚎,那些躲在角落的斑斓影子本就是百面棘的花冠,如今它们的根茎被画倾城的刀刃毫不留情的斩断,那种痛苦就好似将一个活人的手脚砍断一般,使得那些影子更加痛苦凄厉的哀嚎了起来。

见那密密麻麻的荆棘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消散溃败而去,苍无念的眼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与此同时不知为何,望着半空中那淡定自若的画倾城,他的心中竟然升腾起一抹淡淡的自豪之感。

“不管你是哪个画儿,我们之间终究是撇不清关系了。”苍无念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随后他猛的飞身而起,朝着已然失去束缚之力而开始下坠的季子安和洛凡飞去。

一手搭着一人的肩膀,苍无念护着两名男子安稳的落在地上,此时在他身边不远处,青辞、安如月、姬无心还有乔三娘身上的荆棘也都消失不见了,四人正安安稳稳的躺在地上,若非大家身上都血迹斑斑,看上去倒像是睡着了。

苍无念叹了口气,对着他身边的洛凡轻晃着,“洛凡前辈,洛凡前辈快醒醒!”

洛凡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似是还有些被魇住的迹象,苍无念略一沉吟,抬手将一道紫光打入了洛凡的眉心处。

下一刻,洛凡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微微愣神之后略显惊讶道:“无念?你竟然……自己从梦魇之中苏醒过来了?”

苍无念苦笑了一下,指了指远处半空中的画倾城,“是画儿将我唤醒的。”

洛凡随着他的手往半空看去,果然见着那个娇柔翩跹的身影,但是洛凡能够感觉到,眼下的这个画倾城并非是他们平日里见到的那个画倾城,而是那一夜在盘溪镇忽然爆发出强大的法力护住苍无念的那个画倾城。

“她又出现了。”望着那犹如神女一般的女子,洛凡的心头又如初次见到她那般,生出了淡淡的敬仰之心。

“嗯,似乎每次画儿有危险的时候,她都会出现。说起来我也见过她好几次了,但却始终想不明白,她与画儿究竟是何关系。我只记得她似乎告诉过我她就是画儿,但又并非是画儿的前世。”苍无念也仰望着画倾城,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洛凡舒了口气,拍了拍苍无念的肩膀,“甭管她是谁,既然她说她是倾城,那她就是倾城。人家一个姑娘家都这么拼命了,我们两个大老爷们还坐在这里聊天也太不像话了,赶紧把大家都叫醒,此处之事也该与紫卿客有个了结了。”

苍无念点了点头,照着之前唤醒洛凡的方法去唤季子安,而洛凡则是一个健步来到了青辞的身边。

不过事情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苍无念摇晃了季子安半天,对方也没半点动静,面色反倒是越来越难看了。

而青辞的情况似乎更糟糕一些,此时的他被荆棘扎得满身血洞,气息也十分的微弱,洛凡禁不住皱起了眉头,扣着他的手腕将一缕淡淡的白光注入了他的体内。nt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