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五章 找上门来

更新时间:2017-10-07  作者:穆飞花

这个毫无节制的丑东西怕是喝了一晚的花酒,口的酒气熏得她胃翻滚更甚。万俟绯衣恨恨的晃了晃脑袋,却是无法挣脱他的脏手,眼下的她已经满面红霞,一双眼睛之除了厌恶,还带着粼粼的波光。

她强忍着身体愈发不能控制的冲动,啐了他一口:“卑鄙无耻的东西,姑奶奶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撒捷蛮丝毫不以为意,她眼的怒意如今在他看来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颜面而逞能。这个女人越是凶狠,越是不甘心,他将她弄到手才越能享受自己征服她之后的那种快意。

“你们人界的女子是不是都像你这样喜欢口是心非啊?嘴说不要,身体却分明想得要死。”撒捷蛮奸笑着,却是将另一只手探入了她的衣襟。

他的指尖触碰在一只洁白的顶端,却发现那顶点早已坚实如珍珠。而万俟绯衣却是在他碰到她的身体之时不自觉的浑身颤抖了起来,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屈辱和痛恨,也是一种她此刻难以抗拒的诱惑。

“撒捷蛮,你杀了我,快杀了我!”万俟绯衣用最后一丝理智恶狠狠的嘶吼道。

“美人儿,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呢?即便是要杀你,我也得先成全了你啊!”撒捷蛮不以为意的笑着,粗糙的手指竟是捻动了起来。

万俟绯衣倒抽一口凉气,挣扎着说道:“今日你若是不杀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啧啧啧,这张小嘴还是这么恶毒,狠话谁不会说?等你成了我的女人,我看你还怎么对我发狠!”撒捷蛮说着,狠狠捏住了她的下颚,在她的红唇啃咬了起来。

万俟绯衣的双手被铁链拴着,双脚也因为那副脚铐而无法挣扎,只能任由身那丑陋粗鄙的男子对她为所欲为。

他的一只手掌还在她的洁白之肆意摩挲,另外一只手却是骤然松开了她的下颚,探向了她的腰际。

万俟绯衣心头一惊,狠狠的咬向撒捷蛮的嘴唇。

撒捷蛮一声哀嚎,吃痛之下邪火横生。

他本来是打算听他父亲的话,暂时不动这个女人。他找来别的女子在她面前演活春、宫,是为了羞辱她,看到她身媚药之后那种艰难与挣扎的模样。

他本想着点到为止,最多也是看看她美妙的身体过过眼瘾。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意志他想象的坚强多了,即便她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煎熬,她的心智依然坚定,依然没有因为她体内的媚药而沦陷。

“哼,都到了这种时候还想装什么贞洁烈女?嗯?”撒捷蛮狠狠的擦去唇角的血迹,眼划过一抹戾色。

万俟绯衣心头一跳,一种恐慌瞬间袭遍全身,她颤抖着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似乎很满意于她此时的表情,撒捷蛮一声冷笑,“怕了?不过晚了。我本来没想真的对你怎么样,不过如今……”

他将头探到万俟绯衣耳边,低声道:“我会让你求我了你的。”

语毕,万俟绯衣甚至没有太多的反应时间,他便大手一挥直接将她身所有的衣物扯烂。与此同时他的一只手滑向她身下,在那片恬静的荒野之恣意的开垦。

“都已经成这样了,还说不想要?”撒捷蛮一阵轻重有序的拨弄,万俟绯衣便已泛滥成灾。

眼角落下的绝望的泪水,这一刻万俟绯衣已经不想报复撒捷蛮了,她只求速死。可是这种念头也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因为身下传来的感觉足以让她疯狂,将她体内的媚药推至顶峰,占据她一切思维的主导。

“给我……给我……”支离破碎的声音极其不甘愿的从万俟绯衣的嘴里吐出,她体内的火已经被点燃了,若无法熄灭,她感觉她会这样活生生的被烧死。

撒捷蛮心头大喜,手的动作却是更加卖力了,“求我,万俟绯衣,求我我给你。”

“求你,求你……给我……”万俟绯衣的泪水不断滑落,口所言并非她的本心,可是她已经控制不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撒捷蛮仰头大笑,这个傲慢的女人也有这么一天。

他近日里心头所有的阴霾都被一扫而空,顺带的连他父亲对他的叮嘱也抛在了脑后,眼下他要占有这个女人,别的事情容后再论。

“铿锵”一声,女子脚的镣铐被撒捷蛮轻而易举的掰断,没有了镣铐的束缚,万俟绯衣的双脚被他分开抬放至他的肩膀。

有什么坚硬而火热的东西抵在了她最禁忌的位置,万俟绯衣的脑一片空白,她只是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连挣扎都忘记了。

在撒捷蛮准备长驱直入的时候,整个房间突然摇晃了一下。

下一刻他的耳边便传来了伽也利的充斥在整个地行宫的声音:“万毒谷来袭,所有护卫迅速整装随本尊前去迎敌。撒捷蛮,赶紧过来!”

“真扫兴!”撒捷蛮狠狠的骂了一句,松开了万俟绯衣。

“美人儿,等我料理完你那不知死活的师父,再回来好好的伺候你!”撒捷蛮拍了拍万俟绯衣木然的脸,迅速穿好了衣裳离开了这个房间。

地行宫门口,数量相差极其悬殊的双方正遥遥对峙着。

门口的禁制已被轰烂,在那本属于禁制所在之处的外围,赫然站立着五道身影,正是影半妆、苍无念、青辞、季子安和姬无心。

而另一头则是清一色的彪形大汉,身穿兽皮手持盾牌长矛,一个个目露凶狠之色,警惕的盯着前来滋事的五人。

“一群蝼蚁,本尊没空收拾垃圾,叫伽也利和撒捷蛮滚出来!”影半妆诡异的双重音带着十足的居高临下,响彻在地行宫之。

“毒王一大早的驾临我地行宫,本尊当真是有失远迎了!”粗狂沉稳的声音从那些彪形大汉的身后传来。

那些护卫恭敬的从间让开一条路,从慢条斯理的走来两人,正是伽也利和撒捷蛮。

“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快将我徒儿还有另外两个女娃娃交出来,本尊兴许还能留你们一条小命。”影半妆冷冷的说道。

伽也利挑了挑眉,轻笑了一声:“毒王,你我也是老相识了,你的爱徒与小儿两情相悦,我们这些做长辈的何不成人之美呢?至于什么另外两个女娃娃,我可真是一点也不知情啊。”

伽也利此话一出,影半妆一行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从他话里的意思听来,他算是承认了将万俟绯衣抓来的事实,但是画倾城和安如月他却说他并不知情。莫非,夙幽并没有与他们合作,只是碰巧钻了个空子?

“老夜叉,你的意思是,你们昨夜只抓来了万俟绯衣一人?”青辞一脸阴沉的开口问道。

“你是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敢对我父亲如此无礼!”撒捷蛮前一步,指着青辞粗声粗气的吼道。

伽也利却是一把扶住了撒捷蛮的肩头,示意他退到一旁,与此同时对着青辞笑了笑,“万俟姑娘的确是在这里,不过我们只是请她来做客的,并非是将她抓来的,还望这位小兄弟不要离间我们地行宫和万毒谷的交情啊!”

“哼,伽也利,既然你口口声声说绯儿是被你们请来的,那麻烦你现在叫她出来,本尊有几句话想问她,问完了本尊走。”影半妆冷哼一声说道。

“毒王前辈,实在是很抱歉,绯衣昨夜已经与我订下终身,我与她也已成了夫妻之实,她现在是我地行宫的人,不再是你万毒谷的小谷主了。”撒捷蛮笑眯眯的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立刻变得冰冷了起来,影半妆的周身都散发着瘆人的寒意,而他的眼却带着滔天的怒火。

“撒捷蛮,本尊今天便要你付出代价。”低哑阴冷的声音从影半妆的喉间淡淡的传出。

下一刻,影半妆忽然抬手,一道暗红色的光芒自他掌心飞出,直冲撒捷蛮的面门而去。

撒捷蛮眉头一挑,抬手便准备与他的法力相迎。可在这时伽也利却忽然一把拽过他的手臂急急后退,两边的护卫见状急忙挡在他们身前。

那道暗红色的光芒并没有如同众人意想的那般轰击在谁的身体,而是骤然停在了那些护卫的面前,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暗红光芒消散,一颗像夜明珠一般的小水珠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啪”的一声轻响,那颗小水珠瞬间爆裂开来,形成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身后有人轻咦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只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却是那些离小水珠最近的倒霉鬼手盾牌和长矛掉落在地,然后他们一个个的双手下意识的掐着自己的喉咙,哇哇的惨叫起来。

片刻之间,将近一半的护卫便倒地不起,一个个眼球凸出舌头伸长,七窍之流出黑色的液体,死得不能再死了。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