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更新时间:2017-10-07  作者:穆飞花

转眼七日已过,这七日来临碣岛颇有些鸡飞狗跳的意味,但凡是与地行宫扯上关系的地方,无论是酒馆茶楼还是客栈饭庄,统统被影半妆、苍无念还有青辞三人给搅合得一塌糊涂。

即便是这样,却依然不见地行宫派出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来与他们交涉,这一点倒着实有些出乎他们三个的意料。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傍晚时分,三人坐在临碣岛最西面的一家临海而建的酒楼之中喝酒。

窗外晚霞一片,秋日的夕阳将这片海水与天空都染成了金灿灿的如丰收一般的色彩。可是如此美景苍无念却并没有心情欣赏,只见他面无表情的为自己的杯中斟满酒,将被子送至嘴边顿了顿,又将酒杯放了下来。

“我们这七日没少给他们制造麻烦,可对方似乎并没有将我们的举动放在眼里。即便这些东西对他们不重要,仅仅出于颜面的考虑,也不该是如今这副放任不管的态度吧。”苍无念皱着眉,低声说道。

“我也觉得很奇怪,莫非这地行宫的夜叉们有受虐倾向?别人出了他们的右脸,他们还打算伸出左脸来让人接着打?”青辞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砸吧着嘴说道。

“事出无常必有妖。以我对地行宫那一老一小两个杂碎的了解,撒捷蛮生性好色,实力尚可,不过头脑和品格皆不佳,他是断没有此等城府的。至于伽也利,实力的确不容小觑,他好大喜功,十分看重颜面,但与此同时他的心思也很敏感,很会权衡利弊审时度势。从前他虽不服我,却也从未在明面上得罪过我。后来这些年他一直不断的在试探我的底线,每每我出关之时他却是立马派人前来讲和,将一切责任推给他那些仗势欺人的手下以及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不过此次他们的态度倒真是让我有些琢磨不透了,莫非……”影半妆嘶哑的声音疑惑之中透露着些许危险。

“莫非他们有了必胜你万毒谷的把握?”苍无念沉声问道。

“哼,就凭他们?除非有外界的高人帮忙,否则那群不入流的夜叉还是没那个本事的。”影半妆不屑的冷哼道。

“若是接下来他们依然不为所动,你有何打算?”苍无念问道。

影半妆沉吟了片刻,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就只好亲自前往地行宫,轰烂他们家门口的禁制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三人就在这附近的客栈下榻,可是青辞却趁着苍无念和影半妆没留意的时候悄悄的溜了出去,来到了一处巨大的礁石边上。

只见他目光一凝,抬手对着海面一挥,海水便突然上涌,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面足有一人高的水幕。

不出片刻,水幕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若是让妙蓝瞧见这一幕定然会惊讶无比,因为那水幕之中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脸戴青面獠牙面具的千机影的影卫长。

“主子,您终于出现了。”影卫长对着青辞恭谨的说道,语气之中透露着些许焦急。

“怎么?这半年可是出了什么问题?”青辞皱眉问道。

影卫长对着青辞一抱拳,“回主子,三个多月前阁主的婢女妙蓝拿着古问天的庄主印玺命令千机影追查斩魔宗洛凡一行人的去向,在查出对方去向之后还通过千机影寻来了何罗鱼目。拿到鱼目之后她便从千机山庄离开,一路奔着洛凡一行人而去。属下早想禀明主子,奈何一直联系不上主子。”

“妙蓝?她为何要带着何罗鱼目去找洛凡?”青辞不解的问道。

“因为洛凡等人此行会被一座火山拦住去路,从表面上看,妙蓝应该是带着这可御火的鱼目去助他们安然越过火山的。可是属下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所以才向主子禀明。”影卫长答道。

青辞眉头紧蹙,下意识的伸手抚了抚自己的下巴,沉吟片刻后才问道:“在她给千机影下达命令之前,可还有过什么其他不寻常的举动?”

影卫长急忙答道:“在那之前她还以庄主印玺调查过阁主以及倾城姑娘的身份来历,此外她还特意去调查过阁主接手千机阁那几天也就是古问天受伤前后的事情。想来她是对古问天突然宣布退位和闭关有所怀疑。”

“我早就猜到这个丫头有古怪,现在看来,怕是她与古问天心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吧……”青辞缓缓踱着步,暗自嘀咕道。随后他低声对着水幕说道:“盯着她,若是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就地格杀。”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至此,影卫长本该领命告退,谁知对方迟疑了一下竟是单膝跪地,歉然道:“请主子恕罪,属下恐怕……并不是妙蓝的对手。”

“什么?”青辞显然有些惊愕了,他知道妙蓝会法术,可是眼前这个他深埋在千机影当中的心腹如今竟然告诉他,他不是妙蓝的对手,难不成他们先前都太小看妙蓝了?

“属下惭愧,属下的确不是她的对手。”影卫长再次说道。

青辞叹了口气,眉头愈发的纠结,他挥了挥手,“罢了,你先退下吧,若是真有特殊情况发生,便以秘法联系我。”

水幕散去,青辞便准备离开。可是转过身后倏尔入眼的情景却吓了他一跳——只见面前不远处一袭月白色长袍伴随着几缕墨发在海风中翻飞,一面古铜色的面具泛着幽幽的金属光泽。

“阁主……这外头风大,您老人家不在客栈里休息,跑这里来做什么?”青辞尴尬的赔着笑,几步跃至苍无念的身前。

“怎么,这地方就允许你来,我不能来?”苍无念似笑非笑的说道。

“哪能呢!那……您继续,属下就先回客栈去,不打扰你欣赏夜景了。”说着,青辞便蹑手蹑脚的打算跑路。

不过还没走出几步远,便听见苍无念的声音从他的身后淡淡的传来:“妙蓝的问题,你怎么看?”

闻言,青辞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小心翼翼的走回苍无念的身边,低声问道:“您刚才都听见啦?”

苍无念叹了口气,“我都说了不打算追问你的身份了,只要不是对我和我身边人不利的事情,你想怎么做我都不会干涉。更何况以你的能力,在千机阁之中没几个埋在深处的心腹,我恐怕都会觉得自己太高看你了。”

“阁主您大人有大量,嘿嘿……”

“以后不要再叫我阁主了。”

青辞正准备拍几句马屁,却被苍无念挥了挥手淡淡的打断了。

青辞一怔,有些心虚道:“不唤你阁主,难不成您老人家要将我赶出千机阁?”

苍无念摇了摇头,“千机阁虽然大,但再大也仅限于人界。出了人界,这世间还有更广阔的天空,这所谓阁主,不过也就是个在人界之中的虚名罢了。更何况……我本也不属于人界。”

“那倒是。”青辞点了点头,随即问道:“那我以后该称呼你什么呢?”

苍无念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记得,你曾在迷糊之际叫过我一声‘阿念哥哥’,我挺喜欢这个称呼的,你以后就这么叫我吧。”

青辞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当然,他现在更想抽抽自己的脸。他自然记得是什么时候唤过苍无念一句“阿念哥哥”,可天地良心,他当时只是刚从昏迷中醒来脑子还有些迷蒙。他可从来没想过在苍无念恢复前世记忆之前唤他“阿念哥哥”,毕竟他还不完全是他。

可是事到如今苍无念都这么说了,他若是不照做,岂不是显得他心里有鬼?万一苍无念因此对他心生不满,不让他再跟着他们了,那可如何是好?

“怎么?让你这么叫我,很为难?”见青辞面色不太好,苍无念不禁皱了皱眉头。

“不不不……能唤阁主哥哥,那是属下的荣幸,属下这是受宠若惊呢。”青辞急忙摇头否认。

“那就好,从今日起,我就是你的‘阿念哥哥’,你也不用再自称‘属下’了,我觉得你还是吊儿郎当一些我看着更习惯。”苍无念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

青辞在心头幽幽一叹,看着眼前的苍无念,他的心情有些复杂。有时候他真的恨不得将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将他们如今所需的东西统统找来摆在他们的面前。

可是那样做有用吗?他依然不记得自己身为修罗王的时候是怎样一副睥睨天下的傲人风姿,他依然无法恢复那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通天法力,他依然不会知道他深爱着风湮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陪在他身边的这些日子,青辞表面上虽然嘻嘻哈哈,可是他的心却始终苦闷。他是一个知情人,却要陪着这两位毫不知情的正主慢慢的成长,要等着他们慢慢的觉醒,要帮他们一点一点的找回他们所失去的东西。

也难怪他们总觉得他擅长演戏,若是不演,他在心头替苍无念承受的苦闷几乎都难以排解。只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才能说服自己像个小跟班一样守护在他们的身后。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