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拦路虎1

更新时间:2017-09-20  作者:穆飞花

这番话一说完,青辞顿时对画倾城竖起了大拇指,“倾城小姐姐不单通情达理,思想境界也不是吾等凡人能够轻易攀登的。哎,阁主是积了几辈子的德啊,能得倾城小姐姐的青眼。”

“你这家伙,就会贫嘴!”安如月没好气的戳了戳他的额头。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大家准备准备,我们的目的地已经出现了。”三人聊得正欢,耳边忽而传来了季子安略显激动的声音。

青辞闻言立马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两步奔至船头,对着远处眺望。

画倾城和安如月也紧跟着快步走到了船头,放眼望去,视线的尽头果然有陆地的影子。

“真的诶,我们终于到了!”安如月抓着画倾城的手,兴奋的说道。

“是啊,终于到了。”万俟绯衣望着远处,神色颇有些复杂。顿了顿,她看了一眼众人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们上岛之后还是将容貌稍作遮掩吧。我许久未归,也不知如今这岛上情况如何了。”

青辞闻言挑了挑眉,轻轻打了个响指,便摇身一变从原本的书生打扮变成了一个头戴斗笠的船夫。

苍无念则是伸手一招,一张古铜色的面具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将面具往脸上一扣,他又恢复了以往在千机山庄内的形象。

季子安则是笑了笑,一个转身他已经浑身都笼罩在一件连帽的黑色斗篷之中,只露出一双狭长的而闪亮的丹凤眼。

几个女子面面相觑,她们没想到乔装打扮这种事情这几个男子竟然如此在行,简直就是雷厉风行。

安如月摇了摇头,对着几名女子道:“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戴面纱吧。”

在众人的期待中,船终于渐渐的靠了岸。将船停泊在码头,几人怀着各异的心情踏上了他们寻宝之路的第一站。

“这临碣岛俨然就是另外一番天地啊!”望着周围熙熙攘攘的岛民,画倾城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

“万俟域主,不知员峤山离此处有多远?”苍无念低声问道。

“车马出行,大约得一个月的时间。”万俟绯衣答道。

“那也不算十分遥远吧,为什么不使用法力遁走?”安如月疑惑的问道。

“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还是不要轻易暴露法力为妙。此番带你们几个前来临碣岛已是大忌,还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知悉此事之后会作何反应呢。”万俟绯衣苦叹一声。

“既然万俟域主对自己的师父如此忌惮,又何苦为了一幅画冒险将我们带来呢?”青辞在一旁凉凉的问道。

万俟绯衣的眼神微微凝了凝,淡淡道:“这个你们到时候自然便会知道。眼下你们还是听我的安排更好一些。”

在万俟绯衣的带领下,几人很快找来了马车,开始了通往员峤山的行程。

接下来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对于画倾城来说,比之前在海上航行的近半年时间感觉要难受得多,也颠簸得多。八个人分乘两辆马车,虽然马车够大,布置也算得舒适,但是毕竟没有独立的房间独立的床,行至崎岖小道上摇摇晃晃,当真比在海上的日子难熬多了。

而且也不知万俟绯衣是一直在抄近路还是刻意在躲避居民多的地方,他们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露宿荒郊是常有的事,偶尔投宿一家客店,也都是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条件当真简陋粗糙得很。

索性这两车人也都不是娇生惯养的主儿,否则为着这吃喝拉撒睡的事情,恐怕又得有一番不小的争斗。

这一日傍晚时分,马车破天荒的行至了一个热闹的城镇。

“今夜我们就在这里投宿吧,明天我们就能到达员峤山了。”万俟绯衣一边停靠马车,一边对着其余几人说道。

车子停稳后,几人都从马车上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景况,心头一阵感慨,若是换成寻常人,这样日夜兼程的在马车上颠簸一个月,恐怕早就散架了。

“万俟域主,您老人家终于舍得大发慈悲,让我们正儿八经的住个客栈了?”青辞的眼神不着痕迹的掠过乔三娘,戏谑的对着万俟绯衣说道。

谁知万俟绯衣的眼神却是微微凝了凝,“若非此处是必经之地,我依然会选择露宿荒郊。”

青辞闻言双臂环抱的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的问道:“万俟域主,你该不会是因为得罪过什么人才从这里逃到洛河东岸避难的吧?”

万俟绯衣眉头紧蹙,沉声道:“得罪?那也要看对方配不配了。只是我这一路过来,总感觉岛上的情况有些怪异,所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以还是小心点为妙。”

说罢,万俟绯衣也不再理会青辞,率先迈步朝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名为“夜来居”的客栈走去。

行至柜台处,万俟绯衣从腰间掏出了一枚墨绿色的像齿轮状的小暗器摆在了桌面上,低声对着掌柜的说道:“四间上房。”

掌柜的一见桌上的物什,先是微微一惊,随后抬起头来细细的打量起此时脸覆面纱的万俟绯衣,好半晌之后才满眼惊喜的说道:“小谷主?是你吗?”

万俟绯衣伸手揭下面纱,点了点头道:“是我,好久不见了山鬼伯伯。”

这被万俟绯衣称之为“山鬼伯伯”的掌柜眼中的喜色忽而转为忧中带愁的泪花,只见他握着万俟绯衣的手,哽咽道:“小谷主,你可算是回来了。可是……你这回来的也不知是不是时候啊!”

闻言,万俟绯衣的眉头立刻紧锁了起来,沉声问道:“出了何事?”

“哎!”掌柜的叹了口气,“小谷主有所不知啊,毒王他老人家这些年来现身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时常对外宣布闭关,这闭关的日子少则小半月,多则大半年。而如今……他已经有整整两年未曾露过面了。”

“什么?”万俟绯衣显然是吃了一惊,“你说师父两年都未曾出关?我不在的这些年,临碣岛可发生了什么大事?”

说起这个,山鬼掌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带着些许惧意的愤怒,“还能是什么事,无非不就是地行宫那一众杂碎,仗着他们优于岛上其他族群的实力,便老和咱们万毒谷作对,一心想推翻毒王,好统治整个临碣岛。”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如此野心勃勃!”万俟绯衣面露愠色的说道。

“这两年毒王一直未曾露面,而地行宫那些家伙就越来越嚣张,岛上的人族是最常受到他们骚扰的对象,其次便是一些实力低下的妖族兽族。再这样下去,恐怕这临碣岛真是要被他们带进地狱了!”山鬼掌柜痛心疾首的说道。

苍无念等人在一旁听着也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从这短短的几句对话当中,他们就接收到了与人界传言不尽相同的关于影半妆的另外一面。

在洛河东岸,几乎没有人知道万毒谷究竟所在何处,只是传言毒王影半妆为天下使毒之最,不用凭借法力也能将人毒杀于无形之中。都说他行踪诡异,性情乖张暴戾,男女莫辨神鬼莫测。

现在到了这临碣岛,那先前被众人以讹传讹得神魔化了的影半妆的形象在大家的意识中也渐渐清晰了起来——终究,再厉害的人物也会有劲敌。世界万物本就是相生相克,相互制约相互平衡。

“看来,这万毒谷制霸一方,终究免不了盛极必衰啊。”青辞小声嘀咕道。

“虽不知那影半妆是如何治理临碣岛的,但是道理总是相通的,王权的更迭受苦的总是无辜百姓啊。”画倾城忍不住感慨道。

“也不知那影半妆是不是遭到那个什么地行宫的毒手了,竟然两年都未曾露面。”安如月小声说道。

就在几人小声议论的时候,客栈的门口却传来一阵骚动——

“地行宫少宫主驾到,闲杂人等回避——”

一个粗犷凶悍的声音从客栈的门口传了进来。

苍无念等人下意识的一回头,只见四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对着周围的人推推搡搡的走了进来。

这四名汉子皆是生得五大三粗,皮肤黝黑,面目狰狞,鼻孔和耳朵都挂着圆形金属环,上身穿着兽皮马甲,下身穿着松垮的麻裤,赤足,脚趾上长着尖尖的利爪。

“哈哈哈哈……难怪近日里我府上的合欢花竞相开放,原来是在预示着万毒谷小谷主的归来。万俟美人儿,好久不见啊!”同样粗犷的声音带着爽朗的笑意从四个壮汉身后传来。

随后那四个壮汉分别站在两边,一个身材比这四个壮汉还要魁梧的年轻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男子的面貌同样狰狞,与那四名壮汉不同的是,他铜铃般的眼中流露出一股桀骜的霸气。这男子也穿着兽衣麻裤,但是样式与那四名壮汉不同,并且最醒目的是,他的腰间别着一串不知是哪个族群的族人的头骨,看起来颇为骇人,这大概是他地行宫少宫主身份的象征。

不过外貌和装扮的怪异已经不是苍无念一众人关心的重点了,他们在意的是,对方竟然一走进客栈就直奔万俟绯衣而来,并且还口出轻佻之言。看样子,两人应当是早有渊源,不,或许是早有孽缘。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