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次发作

更新时间:2017-09-07  作者:穆飞花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我说,现在想来,小王子似乎一直把倾城当做另一个他所熟悉的女子来对待。就好像他的记忆出了什么错,将倾城当成了一个替代品。他对倾城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他曾经记忆的本能,而并不是他现在的本心。”安如月眨巴着眼,更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闻言,青辞松开了安如月,缓缓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思索着这些年他暗中观察的苍无念,以及他遇到画倾城之后的状态。

不得不说女子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和敏锐的。被安如月这么一提醒,青辞也发觉苍无念对待画倾城的态度的确是有些奇怪。

这么多年来,他几乎对待每个人都是冷冰冰的,即便他的脸上有情绪,绝大多数情况也只是刻意做给别人看的表象。丹青玉对他的作用的确不小,但那也仅是针对他体内现有的魂魄才有效。觉魂是他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再怎么温养也不可能凭空温养出来。

但奇就奇在,他的七魄明明已经被激发,虽说怒和恶的表现更为明显,但是其余的情绪他也是能感受得到的,可为何独独对于爱,他就一直如同被蒙在鼓里一般,死活都不开窍呢?

假设他没有办法爱一个人,那他应当对于除了安如月之外的每个没有感情记忆的女子都是一视同仁,不远不近。可是他在面对画倾城的时候,就好像身不由己似的,不由自主的就会去保护她,关心她。

如果说这一切只是因为画倾城是画族的,也着实是有些牵强,因为他对她的关心早就超出了界限。

这样想来似乎就只剩下了一个解释,在他的记忆深处,一直存有风湮的影子。虽说历经了十世轮回洗礼的风湮早已不是当年清冷而绝世的模样,但那毕竟是曾经的她,再怎么改变,在画倾城的灵魂深处还是会有属于风湮的烙印。早已将风湮刻入骨髓的苍妄,无论当时多狠心多决绝的想要忘却,转生之后依然无法将那种感觉完全磨灭。

最深的爱,大约就是将爱一个人变成本能。

可是这样想着,青辞就陷入了一个悖论,苍无念的意识之中潜藏着对风湮的感觉,所以他对画倾城的一切都是出于本能。如果是这样,他就不可能会放弃她,更别说将她往别的男人怀里推。而现在的问题恰恰就是他正在放弃她,将她往别的男人怀里推。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想不明白缘由的青辞忍不住嘟哝了一句。

“其实说起来,我一直对小王子的来历很是好奇。虽说他是曼沙王上生下来的孩子,但是他却没有父亲。而且我修罗族女子从有孕到成产,前后也不过三年,但是小王子却足足在曼沙王上的肚子里待了八年。他从小就心思深沉,根本没有寻常孩童那般的天真无知。最重要的是,他有着一些很奇特的记忆。如果不是那种可能性几乎为零,我甚至怀疑过……他有可能是上一任修罗王苍妄的转生。”安如月面色凝重的说道。

“你知道苍妄?”青辞眉头一挑,忍不住问道。

安如月审视的扫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多此一问吗?我是修罗女子,苍妄王上是我修罗历史上最强大的王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倒是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青辞耸了耸肩,干笑道:“久仰其大名罢了。且不管阁主的前世究竟是谁吧,想必一定是法力极其高强。否则他也不会带着一些残缺不全的记忆投身在修罗界。我现在只是在想,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他重新找回对倾城小姐姐的感觉,哪怕只是将她当做替代品。”

闻言,安如月却是有些错愕,“你怎么会这么想?若小王子真的只是将倾城当做谁的替代品,那对倾城岂不是很不公平?”

“这你就不知道了,既然阁主已经转生了,那就说明他与前世他深爱的那个女子缘分已尽,就算他记起来又如何,那女子说不定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况且他将倾城小姐姐当做替代品,也不见得就不会爱上她,再怎么说,他应当也是个负责任的男子。”青辞解释道。

“负责任……”听见这三个字,安如月的眼神明显的黯了黯。她忽然想起了青辞与她在一起的原因,也是因为想要对她负责任。可是现在呢?他似乎很努力,什么都做得很好,对她也很好,可是他真的爱上她了吗?

她很想问一问,但是她又不敢问,那个翎儿,应当是他心中的禁忌吧。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我们得相信倾城小姐姐的魅力,也得相信阁主的人品。反正这件事啊我们俩得统一战线,明白了么?”青辞并没有注意到安如月的情绪波动,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着说道。

鼻尖莫名的有些酸涩,但是安如月依然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无论怎么说,她能感觉到,青辞是在很努力的与她相处,她当是该知足的。

在鲲的肚子里,周遭一片昏暗,分不清昼夜。这些日子他们能感受到的光亮全都来源于青辞的夜明珠。

自从那一日连人带船进入鲲的肚子里之后,画倾城与苍无念之间的关系就变得莫名的诡异了起来,两人几乎是能不说话便不说话,偶尔说一句也都是简单的客套。这突如其来的疏离一直持续到某一天,许久未曾言语的鲲提醒他们,马上就要穿过迷雾之海了。

就在众人因为这个消息而感到兴奋的时候,画倾城却发觉自己的情况有些糟糕了——因为她体内的“魂牵梦萦”十分不合时宜的发作了。

这几个月来,画倾城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但是因为没有真正实战的经历,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法力究竟在什么样的水平。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自从她发现了自己对苍无念的感情开始,她体内的力量就一点一点的在觉醒复苏。盘溪镇一战是个意外,但也是唤醒她自身力量的一个契机。至于后来苍无念的血,青辞的千日红,她完全记不清的第二次意念神交,以及现在就在她身边的照海镜,这一切的一切都使得她的身体之中起了十分微妙的变化,在她无法掌控的情况下不断的将她埋藏了千年的能力唤醒。

正是因为对自己体内的力量有了明显的感知,所以这一次蛊毒的发作,她没有选择告诉任何人。可能是因为骨子里那一份倔强,所以明知道此蛊非苍无念不可解,她也想要试一试,用自身的力量与之相抗衡的话,究竟能够坚持到何种程度。

如若三天便是魂牵梦萦的极限,那么假设她能够多坚持一刻,或许不久的将来,她就会找到独立克制这蛊毒的方法。

她将自己锁在屋子里,穿上了最厚的衣裳,裹上了所有的被褥。如此炎炎夏日,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她却如同之前每一次蛊毒发作那般,感觉自己如坠冰窟——冷,依旧刺骨的寒冷,身体之中每一寸骨骼都被冻得发疼。

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坚持,一定要坚持下去。苍无念的心意她明白,甚至她已经猜到了,他十有八九是想起了些什么所以才疏远她。

没有原因,就是一种直觉。她自认是了解他的,她的无念哥哥,若非逢场作戏,都会与别的女子保持距离,而不会像那日一般,左拥右抱。若是他的怀中只有一个也就罢了,她可以理解为,他认为那女子是她。可是两个女子在怀,那总有一个不是她,但是他却没有表露出丝毫的反感。

自从他们有了接触以来,苍无念总是对她很好,处处都想保护她,甚至不惜威胁到他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他,竟然会将她往季子安的身旁推,那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他定是想起了他曾经深爱过的那个女子——那个她也曾在他的意识深处见到过的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

心照不宣是一种默契,这种东西对于心思玲珑聪颖的人来说是从来都不缺的。画倾城觉得自己与苍无念应当是有这样的一种默契,所以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她都能感知到他想表达什么。

如今,他不想两个人再这样无谓的纠缠下去,她知道他是怕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既然这是他的决定他的选择,画倾城觉得自己除了配合,再无更好的办法。毕竟两个人想要在一起,从来不是一个人所能决定的事。

“给你们一盏茶的准备时间,找个安全稳固的地方把自己安置好。一盏茶之后,我将送你们到海面上。”鲲浑厚悠远的声音在这个宽广的密闭空间内响起。

“不会这么倒霉吧,这么快就要被送出海面了么?”这是画倾城脑海之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她如今把自己裹得如同一个雪人一般,冰冷僵硬的身体让她连挪动都很困难,一会儿整艘船要被鲲送往海面,恐怕又得好大一番颠簸,而届时她恐怕只能够任由自己在房间里面磕来碰去。等到了海面一切都平静了之后,她会不会已经碎成冰渣了?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