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三章 活捉

更新时间:2017-08-05  作者:穆飞花

“无念哥哥,你有办法破阵?”画倾城略带惊喜的问道。m.。

安如月一拍脑门:“哎,瞧我这脑子。小王子可是精通奇门遁甲,各种诡异莫测的阵法对他而言都不在话下。”

青辞的眼神亮了亮:“那我们该怎么做?”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还未等苍无念发话,那千阴碎魂阵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着六人的脚下疾驰而来。

见状,三名男子急忙伸手将各自身边的女子揽入怀中,凌空跃起。

“阁主,那黑气好像随着我们一起上来了,这该如何是好?”黑奎紧张的问道。在场就属他和黑耀的法力最低,若是长时间的凌空而立,他二人一定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稳住身形,按我说的做。”苍无念俯瞰了一眼地面上的阵盘,面色沉着的说道,“黑耀居东南巽宫,黑奎居正北坎宫,如月居西北乾宫,青辞居正南离宫。”

“无念哥哥,那我呢?”画倾城看着其余四人都有了去处,不由得疑惑的问道,难不成苍无念就打算将她搂在怀里护得严严实实的?那她岂不是成了大家的累赘?

“画儿,你去东北艮位。”苍无念淡淡的笑了笑,抬手对着她的后背轻轻一抚,便将她推向了东北方位。

青辞的面色变了变,这奇门遁甲他自是了解一些,如今看苍无念下达的指令,显然是让他们五个人一人守一门。奇门遁甲中的“门”共有“八门”,分别为: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其中开门、休门、生门为三吉门,杜门和景门为中平,而死门、惊门、伤门为三凶门。如今三个生门和两个中平门已经被他们五人所占,那剩下的三个……

“阁主,剩下坤位死门、震位伤门还有兑位惊门,难道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应付吗?”察觉到苍无念的用意,青辞忍不住担忧的问道。

苍无念的嘴角扬了扬:“不过一个普通的阵法罢了,不必如此在意。各就各位吧,准备开始了。”

说罢,只见苍无念飞身停留在了正东伤门的位置上,随后他身上紫光一闪,西南坤位的死门上出现了一个他利用法术变幻出来的分身。

“八门反复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集中精神,运用法力,随我一同攻向惊门。”说话的同时,两个苍无念手中都开始结印,淡淡的紫光在他们的身上缓缓萦绕着。

其余五人也不再犹疑,随着苍无念的话音落下皆是鼓动起了体内的法力。七道法力光芒分别从七个方位齐齐射出,最终都汇聚在正西方惊门的位置上。

法力与惊门方位一经触碰,众人便感觉到体内微微一震,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发现那“千阴碎魂阵”巨大阵盘上的阴森黑气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兑位的惊门涌去,仿佛是试图阻止六人对那个位置的进攻那般。

法力光芒与那些黑气一经碰撞,便发出“嗤嗤”的声音,那些黑气就像是木材被燃烧了那般,缓缓的升腾起了一缕缕的白烟。

就在最后一丝黑气化为白烟的同时,苍无念忽而勾了勾嘴角,与此同时位于正东伤门的他又幻化出一个分身,而他的本体则是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惊门的位置上。

“无念哥哥,你做什么!”

“阁主,您这是干什么?”

“小王子,你要做什么?”

看见苍无念的举动,五人都被吓了一跳,齐齐对着他呼喊出声。

苍无念却是不为所动,朝着那光芒汇聚的位置伸出一只手,像是准备从那里抓出些什么东西来。

接下来的一幕着实令五人大吃一惊,只听得一个尖锐而又稚嫩的小童的声音带着羞恼的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紧接着,几人便看见一个头上扎着朝天辫、穿着一身黑漆漆的奇怪服饰的两三岁大的小男孩被苍无念拎在手里,小家伙瞪着眼睛嘟着嘴,很是愤怒与执着的不断挥舞着他悬在空中的四肢。可是任他如何挣扎,却连苍无念的一片衣角也摸不着,那场景,当真叫人忍俊不禁。

随着这个小家伙被苍无念给抓了起来,众人脚下的巨大阵盘也消失不见了。五人齐齐收回了法力,稳妥的落在地面上。

“这个小东西是……巫藤老祖?”走至苍无念的身边,安如月仔细的打量起他手里拎着的小童,很是吃惊的问道。

“哼,无知小辈,竟敢说我是‘小东西’。”小男孩很是不爽的白了安如月一眼。

青辞斜着眼睨了这小童一眼,随后伸出手使劲的拽了拽他的朝天辫,戏谑道:“小爷收回先前说过的话,就你这刚成型的小东西,小爷出来混的时候,你的真身恐怕都还不知道在哪呢。”

谁知这原本还气势汹汹宁死不屈的小东西被青辞这么拽了拽他的小辫子,他竟是停止了挣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你们欺负人,你们都是坏人!呜呜呜……”

苍无念的眉头挑了挑,很不认同的说道:“若是我们技不如你,今夜被欺负的就是我们了。你的实力还未到火候,想欺负别人,就要做好被欺负的觉悟。”

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青辞有一瞬间的失神。曾几何时,他也是如同这个小东西一般,被当年的苍妄用法术困在半空中,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他的束缚。而当年的他,也是一副教训人的口气,让他知道了在这天地间有话语权的,永远都是强者。

一抹苦笑洋溢在青辞的嘴角,这个阿念哥哥,似乎总喜欢欺负小孩子啊。

“呵呵呵,阁主好兴致,大晚上驾临我千阴山,子安有失远迎了!”就在这时候,一个柔和的男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众人一扭头,正看见一身黑袍的季子安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季公子,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安如月指着苍无念手中的小男孩,不满的问道。

“如月长老可真是冤枉季某了,这小巫藤精平日里就喜欢作弄来往路人,时间长了寻常人都不敢再踏入这千阴山。今日难得遇到了你们,想必他也是寂寞了许久,所以同你们开了个玩笑。”季子安笑着说道。

“哼,这个玩笑可一点儿也不好笑。”安如月很不给面子的冷哼了一声。

闻言,季子安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对着那小巫藤精沉声道:“就会闯祸,还不快道歉?”

小巫藤精还被苍无念拎着,可怜巴巴的垂下了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擅作主张,你们不要责怪主人了。”

苍无念挑了挑眉,将这小东西放在地上,正了正衣襟说道:“无妨,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等冒昧来访,不会耽误季公子的正事吧?”

“怎么会呢,子安还怕阁主诸事繁忙,无暇顾及我这不毛之地呢。”季子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季公子就打算一直站在这里与我们说话?”安如月挑了挑眉,戏谑的问道。

季子安满不在意的笑了笑,一挥手,众人就已经身处在一座幽暗的古堡之内。

“几位一路奔波辛苦了,不若在下先让下人带几位前去厢房休息,明日再好好的设宴替各位接风洗尘。”季子安说道。

苍无念的面色微微凝了凝,随即他下意识的与青辞相视了一眼,这才淡淡说道:“也好。那就有劳季公子了。”

季子安淡淡的笑了笑,随后对着那小巫藤精说道:“将功补过的时候到了,赶紧带几位宾客去厢房吧。”

小东西委屈的点了点头,一脸不情愿的模样。

六人在小巫藤精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两层楼的小阁楼面前。

“这里便是给几位客人准备的厢房了,穿过阁楼之后的长廊,在尽头之处有个花园,花园最深处有一口汤池,几位若有需要可以前去泡个澡放松放松筋骨。若无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小巫藤精交代完,便欲转身离去。

“等一等。”苍无念开口叫住了他,同时对着黑奎和黑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去检查一下这座阁楼有没有什么问题。

被苍无念给叫住,小巫藤精下意识的抖了抖,这个男子的实力比主人还可怕,让他想不敬畏都不行。

“无念哥哥,你别吓唬人家了。”画倾城将那小巫藤精的惊慌尽收眼底,不由得没好气的白了苍无念一眼。

苍无念很是无辜,哭笑不得:“我……我什么时候吓唬他了?”

画倾城却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而是蹲了下来,拉起他的小手,笑盈盈的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青辞的心顿时紧了紧,那个时候,她也曾这样问过他,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只不过那时候的她还是那个遥不可及清清冷冷的神女,所以她当年对他说话的语气不曾像此时这般温暖柔和。

可是,小家伙,那难道不是他的专属吗?她如今怎么可以将一个刚修炼成人形的小妖精也唤作“小家伙”呢?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