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新的一页

更新时间:2017-08-02  作者:穆飞花

翌日清晨,东方泛起了鱼肚白,画倾城迷糊之间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她看见了一片血红色的花海,花朵的形状就如同她曾两次与苍无念一起放过的那种河灯。她顺着花海中间唯一的一条青石路一直走,发现路的尽头有一条河,河上有一只小木船。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船上的摆渡人将她一路送到一座青石桥边,在桥头之处,她看见了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裙身姿窈窕的女子,女子的身后是一个身穿紫金长袍挺拔修长的男子。那男子似乎是在跟女子说话,可是画倾城却听不见他们二人在说些什么,而且从头到尾,那女子都未曾回过头。然后,女子便毅然决然的往前走去,最终消失在桥的尽头。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画倾城没有看见两人长得什么模样,也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但是她却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悲伤,那种悲伤像瘟疫一样在心中溃散开来,又痛又压抑。她很想开口叫那个女子等一等,问问她和那个男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就连分别也不愿意再回头看男子一眼呢?

就在她想要开口呼唤的时候,却是猛然惊醒了。

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个梦,画倾城松了口气,可是心头仍是有些发堵。细细的回想着梦中那一男一女,她总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可是到底在哪见过呢?

“在想什么?”苍无念的声音轻轻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呃,无念哥哥,你已经醒了啊?”画倾城被吓了一跳,扭过头发现,他果然一瞬不瞬的正盯着她。

“刚醒一会儿,发现你的面色有些奇怪,我还以为是……你身子不舒服。”苍无念的话语有些顿滞,似是有什么事情让他感到不好意思。

说起“身子”,画倾城下意识的看了自己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她的脸刷的就红了,薄薄的锦被之下,她和苍无念的身上都未着寸缕,而她的一只手臂还搂在他结实的腰上。

“啊——”画倾城忍不住失声惊呼,不过刚喊出声,她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此时天色尚早,她如此大喊大叫,岂不是得将府上的人都给引来。

“无念哥哥,我们昨晚……”画倾城红着脸,小声的问道。

“昨晚……你不记得了?”苍无念挑了挑眉,语气之中带着少有的戏谑之意。

闻言,画倾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听说过,女子初次经历这种事情,身下是会痛的,可是她现在浑身上下都痛,这可怎么判断?她隐约只记得,苍无念将她抱上了床榻,一开始还算是小心温柔,可是到后来他的动作便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粗鲁,好像要将她的每一寸骨骼都捏碎一般。

然后就在他撕扯掉他们身上的衣物的时候,她的意识就陷入了模糊之中,隐约之间她觉得他似乎是已经实实在在的占有了她,可是那种感觉又不大真切,好似做梦一般。

“我……我记不清了。”画倾城有些颓然的说道,如果她真的就此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了他,那她恐怕会是这世上最糊涂的女子了,与心仪之人的初夜,她竟然可以没有印象。

苍无念的眼神微微凝了凝,低声说道:“我很庆幸最后那一刻,我没有要了你。”

“什么?为什么?无念哥哥就如此不待见画儿吗?”画倾城先是吃惊,转而很是受伤的问道。

“画儿,你难道忘记了?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若是我这样便要了你,只会害了你的性命,以后万不可这么做了。”苍无念抚了抚她的发丝,有些责怪又有些心疼的说道。

“会害了画儿的性命?此话从何说起?”画倾城一脸茫然的问道。

“你……”苍无念刚想回答,可是忽然面色一变,立刻闭了嘴。看画倾城此时迷茫的表情,恐怕她还并不完全了解“魂牵梦萦”,否则她昨夜也不会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了。

“我是怕,我会不小心伤害了你。毕竟昨夜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以后我若是再出现失控的情况,你一定要远离我,明白吗?”苍无念心下一叹,转念之间便换了个说辞。

知道苍无念定是有事瞒着她,但是画倾城仍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明白,他必然是为了她好的。只不过,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让她放任他独自承受痛苦,她终究是办不到的。

“对了,也不知如月姐姐和青辞公子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画倾城猛然一惊,昨夜她与苍无念发生的那些全都是意料之外的事。现在都过去一夜了,也没人来个消息通知一下她。

苍无念点了点头,心念一动便穿好了衣裳,怕画倾城尴尬,他小心的起身,将锦被替她盖好,随后离开了房间,在屋外候着她。

见苍无念离开,画倾城这才松了口气,她悄悄的将被子掀开,看了看身下的褥子,的确是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只不过她的身体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零零散散的斑驳淤青,可见苍无念昨夜的确是失控了。

可是她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后面的事情她都记不清了,她隐约之中的确是看见了自己与苍无念抵死缠绵的模样,难道又是意念神交?可是即便是意念神交,她也不该记不清啊。

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画倾城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在发烫,一个女儿家,怎么满脑子都在想这些事情。她赶紧起身,找了套干净的衣裳替自己换上。

两人来到安如月的房门口时,正好看见青辞开门从屋子里走出来。画倾城心头一跳,难道昨夜青辞一直没有离开过?那这样的话……他们该不会……

苍无念则是面色一沉,满面愠色的瞪着他。

青辞先是一愣,随后尴尬的笑了笑:“阁主,倾城小姐姐,这么早啊!”

“你跟我过来。”苍无念皱了皱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朝院内走去。

青辞心下一紧,对着画倾城说道:“那个,如月已经醒了,倾城小姐姐进去陪陪她吧。”说完,他赶紧追着苍无念往院中跑去。

“如月?叫得这么亲切了?该不会真的……”画倾城有些疑惑的盯着青辞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看这情形,两人这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当真令人遐想无限啊。

窃笑了一下,画倾城这才走进屋去,抬眼便看见安如月刚刚才将里衣给穿上。

“呃,如月姐姐……你……没事了?”画倾城有些尴尬的问道。

安如月转过身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嗯,没事了。”

画倾城松了口气,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坐了下来,小声的问道:“青辞公子昨儿一夜都没离开过?”

安如月的脸微微红了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先前那样对你……你心里不怨他?”画倾城试探着询问道。

闻言,安如月的面色微微僵滞了一下,不过转瞬间却变得更红了,沉吟了片刻,她才低声说道:“先前,自然是怨他的,不过更多的,大概是心头伤感,觉着……我已然对他动了心,而他却在没有袒露心迹的情况下那样对我,让我一时半刻难以接受。”

“那后来呢?青辞公子可对你表明了心迹?”画倾城小心的问道。

安如月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昨夜说,他喜欢我。可是我心里清楚,他的心中应当还有另外一个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女子。想来他会说喜欢我,应该多少是有些冲动了,我知道,他先前也只是为了对我负责,才会前来安慰我。”

“且不论他是否一时冲动对你表白心迹,就单单他占了你的身子,自然就是应该对你负责的啊。”画倾城忍不住嘟哝道。

“你们……似乎误会了什么。他……并没有对我做出那种事。”安如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画倾城惊疑,“难道,昨夜是我看错了?我明明看到他……”

安如月苦笑了一下,拍了拍画倾城的手:“说来昨夜得好好谢谢你,若是你没有来,恐怕他就真的会对我……罢了,都过去了。我想,他心中是有我的,只是那分量或许还太轻。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的身子他看也看了,这个责任,我定是要他承担的。”

闻言,画倾城心下暗暗叹了口气,轻声道:“如月姐姐能想明白便好。你是不知道,昨夜我将你从凉亭带回来,你一直哭泣,却不肯言语,当真是把我吓坏了。”

“真是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昨夜……我怕只是一时没回过神来,毕竟,从未有哪个男子那般对待过我,我当时的心里除了惊慌,更多的是害怕,我害怕他对我只是一时的,也害怕他因此而疏远我。”安如月淡淡的说道,眉宇之间挂着浅浅的惆怅。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