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你真是个混账

更新时间:2017-07-29  作者:穆飞花

苍无念皱了皱眉:“不知,我问过他,他只说迟早有一日我会知道的。说起来我一直对他心存疑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信任他。”

“我方才替他把了脉,我发现他的脉象跟你一样,都不在我的认知范围之内。若我没有猜错,他应该……也不属于人界。”画倾城小声的说道。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我早就猜到他不属于人界,只是他究竟从何而来,我还无从知晓。罢了,眼下他何时能够醒来?”苍无念盯着青辞,面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应该很快便能够醒了。画儿担心如月姐姐,先回去看看她。无念哥哥切记不要冲动,问清楚事情的始末再做决定。”画倾城担忧的叮嘱道。

“如月现在的确需要有人陪,你且先过去吧。在弄清楚他二人的心思之前,我不会对青辞下手的。”苍无念淡淡的应道。

画倾城离去后,苍无念坐在距离床榻不远处的凳子上,他体内的疼痛仍在持续着,不过许是因为适应了一段时间,倒也不觉得那么难以忍受了。

不知坐了多久,苍无念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青辞,他的心情很是复杂。按照万俟绯衣的说法,“美人椒”毒发之时会做些出什么,取决于中毒之人内心最渴望什么。而画倾城却告诉他,青辞夺去了安如月的清白。照这么说来,难道他一早就对安如月动了心思?

再联想到两人这几日对彼此古怪的态度,苍无念觉得自己愈发看不懂他们了。

青辞在身体的疼痛之中幽幽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男子的身影,男子明明一身月白长袍,可是青辞却仿佛看见了初次见面时男子一身紫金长袍的模样。迷蒙之际,青辞竟是含糊的开口唤了一声:“阿念哥哥……”

阿念?哥哥?

苍无念的身体顿时僵住了,他突然想起了在盘溪镇的那一夜,当时的画倾城仿佛变了个人一般,而当时的她正是将他唤作“阿念”。

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会这样唤他。阿念……阿念?到底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他一点也记不得了!

脑中一阵剧痛传来,伴随着他体内正在作乱的“美人椒”,苍无念的双目瞬间赤红起来,他竟是一个没忍住,一掌击碎了身旁的金丝楠木桌。

青辞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响也是猛的一个激灵,他这才发现此时在他面前的男子是苍无念,而且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看起来似乎很愤怒。

“阁主……您这是怎么了?”青辞掀开被子,起身下榻,盯着苍无念略带小心的问道。

“青辞,本座先前问你,是否有在意的女子,你似乎还没有回答完。”苍无念缓了缓情绪,强忍着脑中的疼痛,沉声问道。

青辞愣了愣,本座?看苍无念这态度,是要和他公事公办啊?然而,他有没有在意的女子,似乎跟苍无念此时的怒火没有什么关系吧?不过见他正在气头上,青辞只好顺着他的话答道:“自然是有的,她是这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女子。”

“那女子现在何处?”苍无念又问道。

“她……她去了很远的地方,应该……就快回来了吧。”青辞模棱两可的答道。

“她是你的未过门的妻子?”苍无念的拳头暗暗紧握了起来。

“不是不是,属下并未与哪个女子有过婚约。属下所在意的那个女子也早有了心上人。”青辞急忙摆手否认。

“既然她有了心上人,你对她念念不忘又是为何?”苍无念的面色已经开始变得阴沉。

“她……她是属下的恩人,若是没有她,属下可能早已命丧黄泉了。”青辞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苍无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悠悠问道:“除了你的恩人,你心中便再无其他女子了吗?”

青辞的面色变了变,他突然想起了安如月。严格算起来,似乎近日里他想起安如月的次数比想起风湮的次数还多。甚至他觉得自己似乎不久之前还跟安如月在一起,他还很冲动很无耻的想要了她。这难道……是做了一场春梦?

“应该……应该是没有了吧。”沉吟了半晌,青辞最终否定了他对安如月那道不明的感觉。

可是他话音刚落,脸颊之处便传来一阵剧痛,竟是苍无念一个没忍住,一脸寒霜的直接挥起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你这个畜生!既然你对她没这个心思,为什么糟蹋她!”苍无念低吼一声,似是不解气,拽起他的衣襟不由分说的又是一记重拳打他的脸上。

青辞被苍无念这两拳砸得险些眼冒金星,他急忙挣脱开他的束缚,闪身远离了苍无念几步,揉着脸不解的问道:“阁主,你在说什么?我糟蹋谁了?”

“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还要我来提醒你?”苍无念简直是怒不可遏,他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表面上斯文儒雅的书生,竟是那种吃干抹净就翻脸不认账的无耻之徒。

“我……”青辞还想辩解些什么,可是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苍无念脸上的愤怒之色是他从未见过的,而且他一直在强调,他糟蹋了什么人。

脑海中又出现之前想起安如月的那一幕,他亲吻她,啃咬她,使劲的折磨她,想要她陪着他一起痛。而画面的最后他好像已经扯烂了她身上的衣服,打算就此占有了她。

难道……这不是在做梦?难道……他真的干出了这些混账事?

“想起来了?”看见青辞变幻不定的面色,苍无念眯着眼,已然是猜到他已经记起了先前的事情。

“阁主,我……不……不可能啊,我记得我当时让她离开的,怎么会……”青辞下意识的摇着头,无措得几乎口不择言。

“本座也很好奇,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对如月起了这等心思。你可知道,万俟绯衣告诉本座,‘美人椒’毒性发作时会做出什么,皆源于此人的内心最渴望什么。没想到,将你放在身边,竟是给如月带来了如此灾难,本座当真是引狼入室!”苍无念一个闪身来到青辞的身前,揪着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

“她,她如今怎么样了?我不想伤害她的,我真的不想伤害她的。”青辞的眼神有些迷茫,表情也僵滞了下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内心最渴望的事情,竟然是去玷污安如月的清白。

“她还没死。”苍无念厌恶的一把将青辞推到了一边,冷冷的说道。

“我……我得去看看她。”青辞的目光闪了闪,抬脚就准备往门外跑去,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还是该去看看安如月。

“你给我站住。你以为她现在会想见到你?”苍无念沉声喝道。

“那我该怎么办……”青辞茫然的回过头。

“你……对如月究竟是个什么心思?”苍无念眉头紧蹙,他的头够疼了,这些个不让人省心的,还尽闹点幺蛾子出来。

“我……”青辞哑然,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弄明白他对安如月究竟是个什么心思。画倾城问过他,他亲吻安如月是不是因为喜欢,当时他只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喜欢一个人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实在太遥远了。

可是近几日他每每想到安如月,心中就无法淡定,看见她的时候便忍不住想给她脸色看,看到她倔强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想欺负她,想将她的倔强一寸一寸的全都捏碎。

至于今夜,他更是对她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难道……难道他当真是对她起了邪念?

“青辞,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如月陪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早已经不是个婢女那么简单,若是你因为她出身低微便想欺负她,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苍无念恨恨的说道。

“阁主,我……我没有这个意思。她现在……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不想伤害她的,我真的没有想过……”青辞颓然的后退了几步,双手抱着头,下意识的捶打了几下。身体之中还有淡淡的疼痛和灼热感,但是此时的他却只想好好的抱抱安如月,好好的安慰她。

“我先过去看看她吧,她的情绪很不稳定,先前我回来的时候……只看见她在哭,我从来……没见她这样哭过。青辞,你真是个混账。”苍无念重重的叹了口气,留下这句话之后快步离开了青辞的房间。

就这样讷讷的看着苍无念走了出去,青辞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糟透了。他细细的回想着,在他这一千多年的生命里,只出现过三个最令他在意的人,一个是他的母亲,另外两个便是风湮和苍妄。

苍妄曾经问过他,是不是喜欢他的翎儿姐姐,那时候他还年幼,不明白苍妄的意思。后来他觉得,他应该是喜欢风湮的,但是那种喜欢,应该更多的只是仰慕而非爱慕。风湮是如此的尊贵,如此的高不可攀,这世上除了苍妄,又有哪个男子配得上她?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