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喂药

更新时间:2017-07-19  作者:穆飞花

房间内,画倾城送走了安如月之后,便走回桌前端起了那盛着汤药的瓷碗。细细的瞧了瞧这血红色的汤液,画倾城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因为这汤液无论是色泽还是质地,都像极了鲜血,这让她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她与苍无念的那个吻,此刻她的身体里一定还有不少他的血吧。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蹙着眉头悠悠一叹,画倾城还是端着瓷碗来到了床边。

床榻上的男子依旧紧闭着双目,若不是他的面色苍白异常,看起来和睡着了并没有什么两样。这个男子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俊美得教画倾城挪不开眼,她就这样静静的凝视着他,不由得有些痴了。

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她是来给他喂药的。用汤匙舀起一勺汤药,轻轻吹了吹,便往苍无念的口中送去。

可是处在深度昏迷之中的苍无念根本感知不到周围的一切,那血红的汤液灌不进他的口中,便顺着他的唇角流了下来,看上去反倒像是他呕出来的血。

这一幕一不小心就刺痛了画倾城的眼,泪水毫无征兆的就流了出来,她急忙寻了个帕子略有些失措的替他拭去那些血红的汤液。心下不免焦灼,这药他喝不进去,这该如何是好。

想起青辞说过,趁热将药喂他服下,兴许明天一早苍无念便会醒来。画倾城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让她有些难为情的决定:她打算嘴对嘴的将药渡进他的口中。

反正二人也有过两次这样亲密的接触了,再多一次也无妨。于是她直接就着瓷碗,将那血红的汤药含在了自己的嘴里。

汤药入口,画倾城的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啊?她从小随着姑姑学医,各种常见的不常见的草药是什么药性什么味道她都烂熟于胸。可是手中这汤药的味道,当真是从来没有尝到过,甚至没有尝出来一丝她所熟悉的药材的味道。

极酸、极苦、极涩,还带着点咸味和一股子极厚重的腥味。这种东西,真的能被称为药吗?

强忍着将这药呕出来的冲动,画倾城缓缓的将自己的唇对上苍无念的唇,小心翼翼的让自己口中的药汤一点一点流入苍无念的嘴里。

也不知是不是苍无念下意识的举动,他虽然处在昏迷中,可是画倾城却并没有费多大劲的就顶开了他的牙关,而那些渡入他口中的汤药也被他缓缓的咽了下去。

这第一口汤药喂得比画倾城想象中的要顺利,不由得让她心中大松一口气,原本她还在担心,若是他喝不下去,又像先前用汤匙喂他的时候那样全都流了出来,那她就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可是喂了小半碗之后,画倾城却发现了些许不对劲。一开始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汤药的味道实在是太难以令人下咽,可是当她的舌头渐渐的适应了那极酸和极苦涩的味道之后,她发现这汤药当中的腥味似乎不是一般的腥味,那腥味居然真的有点像鲜血的味道。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有了这样想法,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开始变得有些晕,有些想反胃。

看了看手中剩下的半碗血红的汤液,画倾城咬了咬牙,加快了喂药的速度。

碗里的汤液慢慢的见了底,可画倾城的脑子却是越来越昏沉,那种反胃的感觉依然在侵袭着她,可她竟是连呕吐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那一口药也不知苍无念喝下去了没有,她已然昏昏沉沉的倒在了他的怀里,两眼一黑便没了意识。

黎明破晓时,苍无念在体内传来的剧痛之中醒来。猛的睁开眼,他看见了透过窗子照进屋子里的不算亮堂的光线。

画倾城怎么样了?他之前是昏过去了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清晨还是傍晚?

一连串的问题迅速的充斥在苍无念的脑海中,他下意识的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正趴着一个人。

“画儿?画儿,你怎么样了?”苍无念猛的想起他失去意识前画倾城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他的一颗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怀中的人儿没有反应,苍无念的心在一点点的下沉。他艰难而又颤抖的伸出手,想要去探她的鼻息。

可就在这时候,画倾城却动了一下,小脸在他的胸前轻轻蹭了蹭。

“画儿?”苍无念的手僵在空中,他赶紧挣扎着起身,扶起画倾城细细的端详起来。

她眼底的青黑消失了,光线有些昏暗看不出面色究竟如何,嘴唇似乎也不再是紫黑色的,可是……她唇边为什么会有血迹?

“画儿,画儿你醒醒,你快醒醒!”苍无念轻轻的捧着她的脸,有些焦急的呼唤道。

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画倾城终于是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只是她脑子里还有些迷蒙,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哝道:“人家的头很晕啊,就不能让我再睡会儿嘛!”

头很晕?苍无念愣了愣,她只是说头晕,而不是说冷,那这么看来,她体内的蛊毒是暂时被压制住了?想到这一点,他不由得松了口气,总算不枉他强行动用法力赶过来救她。

可是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些不对劲,他体内的魂魄的确是让他感觉到很疼痛,可是这种疼痛与魂魄受到重创的疼痛又不尽相同,仿佛他体内的魂魄正在快速的生长着、活跃着,突然充满了生机,是一种正在膨胀的疼痛。

“无念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呀。”怀里的人儿又发出了一声梦呓般的低喃。

“傻丫头,我这不是已经醒来了吗?”苍无念有些好笑的抚了抚她的脸,低声说道。

“哦,醒了就好,那药可真难喝,你要是再不醒来,我恐怕又得用嘴喂你一遍……唔,那味道,画儿到现在还想吐呢。”画倾城翻了个身,眼睛半睁半闭的嘟哝道。

喂药?还是用嘴?苍无念突然有些无语,他当真已经昏迷到什么都记不得了,就连画倾城嘴对嘴的给他喂了药他都不知道。

“画儿,你的嘴角为什么有血迹?”苍无念捧着她的脸仔细的瞧了半天,还是感到很疑惑。

画倾城砸吧了一下嘴:“不是血迹啦,就是那个药嘛,红艳艳的看起来跟血似的。”

苍无念松了口气,小心的将她平放在床上,既然她头晕,那便让她多休息会儿。而他则是盘腿而坐,试图好好调息一下体内刚刚开始恢复生机的魂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色已经大亮。画倾城从睡梦之中幽幽转醒,一睁眼,便瞧见在床边盘腿而坐的苍无念,而他的周身正萦绕着一圈淡淡的紫光。

“无念哥哥,你醒了?”画倾城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喜的呼喊。

听见她唤他,正在闭目调息的苍无念缓缓睁开了眼,扭头便看见她眼神灼灼的模样。

“嗯,醒了。我……昏迷了多久?”苍无念轻声问道。

一听见这个,画倾城的小嘴忍不住噘了起来,有些许委屈和埋怨:“你还说呢,你都昏迷了一天了。你明知道自己魂魄受了重创,为什么还要强行动用法力。”

“这……”苍无念有些为难,想起她浑身几乎已经被冻僵,笼罩在薄薄的冰层里的模样,苍无念知道,若是事情再重来一次,他依然会这样做的。只是……这怎么能告诉她呢?

“不用这啊那的啦,我都知道了。是我体内中了蛊毒,你怕我出事,所以才赶过来的对不对?”画倾城坐起身来,平静的与他对视着。

“你都知道了?”苍无念皱着眉沉声问道。

“嗯。”画倾城很郑重的点了点头,“如月姐姐还说,这个蛊只有无念哥哥你能解。”

闻言,苍无念的面色瞬间僵了僵,心头暗恼安如月居然把这个都告诉了画倾城。

见他的面色突然变了,画倾城不由得担忧道:“无念哥哥,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我这便去找青辞公子再拿点药来。”说着,画倾城便急急的想要下床。

苍无念一把拉住她的手,皱着眉问道:“你说,青辞?”

画倾城愣了愣:“是啊,他不是你在千机阁之中最得力的下属吗?”

“他怎么会来这里?”苍无念的面色沉了几分。

“听说是如月姐姐带他来的,哦,不对,应该说是他带如月姐姐来的。如月姐姐法力不够,无法在短时间内跨越千里,所以便让青辞公子将她一同带来了。有什么问题吗?”画倾城眨巴着眼睛,详细的说道。

“你说的药又是怎么回事?”苍无念的面色又沉了几分。

“昨日你的情况很不好,连姑姑和洛凡前辈都束手无策。青辞公子便说要回千机阁查阅什么典籍,晚上回来的时候便带来了一瓶草药。他将草药交给如月姐姐,说是熬成药汤之后让你服下,今日一早你便会醒来。现在看来这药还真是灵,这一大早你便醒了。”画倾城满怀欣喜的说道。

“那汤药果真如血一般的颜色?”苍无念又问道。

“对呀。”画倾城下意识的点了点,随即“咦”了一声:“诶?无念哥哥怎么知道那汤药是血红色的?”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