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差一点

更新时间:2017-07-16  作者:穆飞花

“一年前,是属下特意安排欣儿出现在阁主的面前,想让她能有机会贴身伺候阁主,进而……进而能够得到阁主的垂青。”黑耀狠狠的咬着唇,低声说道。她一回来便已经听说了欣儿的死讯,可是她却本能的认为那是苍无念下的手。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苍无念眯了眯眼:“这么说来,希望我找个女人的,不仅仅是古问天了。不过我很好奇,就算那欣儿能够入了我的眼,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黑耀低着头,似是在内心之中好一番挣扎,半晌才开口道:“阁主心志高远,从未把心思放在男女情事上。黑耀便想着……若是阁主能够有个女人,或许……或许食髓知味,便会开始对女人有兴趣。那样……那样黑耀可能也会有机会……”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黑耀的脸颊竟是浮现出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而她身边的黑奎,脸色却是变得十分难看。

隔着面具,三人看不到苍无念此时脸上的表情,不过从他的眼神和周身散发出的寒意可以很明显的感知,他是动了真怒,兴许一个弄不好,他会动手杀了这兄妹俩也不一定。

就在黑奎想要张口替自己的妹妹辩解些什么的时候,苍无念却是猛然抬手,一道掌力自他的掌心击出,狠狠的落在了黑耀的肩头,与此同时黑耀整个人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去,重重的撞在了门板上。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黑耀的口中喷吐而出,她面带痛苦之色,挣扎着想要起身,可终究还是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苍无念那绣着白金色祥纹的步云履一点一点的缓缓向她靠近。

“所以,给画儿下药这种丧尽天良的主意,也是你向古问天提出来的对吗?”那双月白底的步云履终于是在她面前三尺的地方停了下来,眼前的男子正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声音不带一丝情感,仿佛是从地府而来的阎罗,抬手间便可掌握她的生死。

“阁主,求阁主饶她一命,她也是一时糊涂,说到底……说到底她也只是仰慕阁主,才会想尽办法让阁主对女子动心啊!”黑奎生怕苍无念下一刻就会一脚踹向黑耀的心口,急忙出声讨饶。

“你让我饶她一命,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让谁饶画儿一命?你们可知她差点因为那该死的媚药死在我的手里?这么多年,古问天让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东西还不够多吗?”苍无念的语气萧索、声音低哑,似乎有一种化不开的悲哀包裹缠绕着他。

听得这个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曾经的少主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流露出这样的痛色,黑奎和黑耀皆是微微一愣,随即他们突然感觉到了惭愧。他们自然是不知道苍无念体内没有觉魂的事情,所以他们一直以为,苍无念本身就是那种淡漠无情的人。

一个人对什么都冷漠,都不在乎,时间长了,他身边的人就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反正他从来没有表露出不满。

而没有人注意到一直在一旁作壁上观的青辞,在看见这样的苍无念的时候,表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

“阁主,都是黑耀的错,若是阁主不解气,黑耀愿以死谢罪。”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子,这么多年陪伴在苍无念的身边却是为了替古问天办事,时间久了,难免还是会心生愧疚。更何况她对苍无念动了不寻常的心思。

“阁主,可否听属下一言?”青辞终于是忍不住发话了。

苍无念侧过脸,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最好是能说到点子上,若是花言巧语,就留着说给你自己听吧。”

青辞的身体微微僵了僵,他缩了缩脖子,尴尬道:“阁主这是哪的话。属下只是觉得,如今千机阁乃是用人之际,这两位护法跟随阁主多年,应当是深知您的心意。如今古问天已经退位,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若是阁主能给他们一个机会,想必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苍无念闻言一声冷哼:“这两位护法,我用不起。若是天退域主有兴趣,便让他们跟着你吧。”

言罢,苍无念竟是连看都没有再看三人一眼,大步的离开了天退府。

望着苍无念远去的背影,青辞无奈的撇了撇嘴,对着黑奎没好气道:“还不起来,带着你妹妹回厢房养伤去吧。”

黑奎一个激灵,似是没想到如此轻易的便死里逃生,他急忙起身将倒在地上的黑耀搀扶起来,对着青辞由衷的感谢:“多谢域主,今日若非域主,我兄妹二人恐怕……”

说这话的时候,黑奎不禁想起了昨夜,他和黑耀一路狼狈的逃亡,趁着夜晚正在赶路。在洛河与北海交界处却是被眼前这个斯文书生给拦住了。

这书生看似柔弱可欺,可是出手不过十个回合便将他兄妹二人拿下。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这少年书生却是说,他们不可能这样逃亡一辈子,不如早些跟他回去,将他们的错误坦诚布公,并且告诉苍无念他们这些年的无奈和迫不得已,兴许苍无念能够留他们一命。

先前黑奎和黑耀的心中还有所怀疑,但想着横竖都是死,眼前这书生很明显不会放他们走,与其对这素未谋面的书生卑躬屈膝,他们宁愿向苍无念讨饶。

青辞一翻白眼:“我方才还说你们跟了阁主这么多年定是深知他的心意,感情我说这话就是为了打自己的脸。”

“这……域主此言何意?”黑奎不明所以的问道。

“阁主若是有心杀你们,还费那个劲下达什么流萤令?直接发布绝杀令就行了。他之所以把你们弄回来,无非是想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其实咱们的阁主是个不喜杀戮的人,这些年你们跟在他身边难道就没有发觉,死在他手上的都是那些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吗?他的手里,何时有过无辜枉死的冤魂?倒是你们两个……没眼光,忒没眼光!”青辞一面解释,一面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二人因为青辞的话而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黑耀苦笑了一声:“域主说得不错,若是我们一早便看清形势,对阁主忠心不二,或许如今也不会弄到这副田地。”

“好啦,从今以后呢,你们就跟着我。我呢,是阁主的人,你们是我的人,也就还是阁主的人。好好改过自新,看你们把阁主给气的。”青辞拍了拍黑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离开了天退府,走在回自己住处的路上,苍无念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他缓缓的伸出双手,低头瞧了瞧,他不知自己是否该庆幸,今晚最终是按捺住了,没有一掌将黑耀击毙。

“最近的情绪似乎越来越不稳定了,莫非真的是丹青玉带来的副作用?”苍无念盯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道。

“咦?这不是我们的阁主吗?怎的一个人如此落寞的走在路上啊?”一个女声略带着些许讥诮之意从苍无念的背后传来。

苍无念垂下手,缓缓转过身,眼神淡淡的看向她,“天巧域主,本座和几个人、以什么姿态走在这千机山庄的路上,似乎都不需要向旁人报备吧?”

这是苍无念第一次以“本座”自居,无论是曾经在修罗界的烈阳宫中,还是在过去十几年的千机阁中,他虽然淡漠,让人感觉甚是孤傲,但是他却从未在言语上故意彰显自己的身份借此将其余人踩在自己的脚底下。

可是他现在已然是千机阁的新主,而这个女子昨夜私闯他的府邸,对他下了毒想要套他的话,甚至还妄图揭下他的面具,着实是触碰了他容忍的底线。

万俟绯衣显然是愣住了,昨日在议事殿的时候,也没见这个曾经的少主说话如此强势啊?怎么这才过了一日,他的态度却是判若两人。

而且面前的男子那透过面具传来的危险的眼神,让她莫名的升起了一种想要去挑战和征服的。若不是她昨夜亲眼见着了他的容貌,此时他那露在面具外有棱有角的薄唇加上那淡漠却透露着危险的深邃眼神,万俟绯衣真的会认为,这个男子定然有着倾世的容颜。

一时间,万俟绯衣竟是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出言反驳。

“回去以后,提醒一下周武成,让他好好查查自己进入千机阁前后的经过。被人陷害然后利用了这么多年,还心甘情愿的替人卖命,本座真是……替他的头脑感到难过。”见万俟绯衣不说话,苍无念再一次淡淡的开口,不过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讥讽的弧度。

说完话,苍无念再没有理会她的意思,转身朝着自己原来的方向走去。万俟绯衣却是皱着眉停在原地,满脑子都是他方才说话的模样。

她回忆着昨夜面具下的那个男子的脸,小眼粗眉,阔口宽脸,那分明是平凡到有些丑陋的面容。而方才他说话的时候,那一张一翕有棱有角的薄唇,还有那弧度优美的下巴,怎么看也没法跟昨夜那张脸对上号啊。

“哼,还真当自己是阁主了,本姑奶奶倒是要看看,你这阁主的位置能坐到几时。”回过神来,万俟绯衣对着苍无念消失的方向嘟囔了一声,心里却在想着他转身前留下的那句话。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