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画魂>>画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七章苍无念的决定1

更新时间:2017-07-07  作者:穆飞花

“之前洛凡前辈也看过这丝绢,他便说这上面的文字是梵文,可惜洛凡前辈只能看懂其中一成的内容,而那一成的内容,还都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画倾城点了点头,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这么古老而又晦涩的记载,也难怪洛凡前辈看不明白。”苍无念盯着丝绢上的字,淡淡说道。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无念哥哥,莫非你能看懂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听苍无念这样说,画倾城原本略显黯淡的美眸之中顿时迸发出了光彩。她的直觉没有错,她就知道她的无念哥哥一定能看懂丝绢上那些梵文的含义。

苍无念没有回答,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手中丝绢,而他的表情却是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好半晌之后,苍无念才抬起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无念哥哥?这上头,都说了些什么?”见苍无念应当是看完了丝绢记载的内容,画倾城急忙问道。

“这丝绢上所记载的东西……当真是闻所未闻。事关重大,我们现在先去随云苑吧,让洛凡前辈把大家都叫来。”苍无念皱着眉,若有所思。

很快,众人再一次齐聚洛凡的随云苑,自从将惠姑和画倾城带上曲平山,洛凡的居所俨然成为了大家的议事厅。

“倾城,你说有事要同大家说,现在人都到齐了,你便说说吧。”惠姑看了看苍无念,又看了看画倾城,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其实,是我提出让大家都过来的。”苍无念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

“你如今重伤在身,不好好在床上躺着,把大家叫到一起做什么?”君奕晟板着脸问道。

“哥!”君奕轩担心君奕晟又想对苍无念动手,急忙在一旁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提醒。

“我又没说错,他不好好养伤,要是伤势加重了,受累和担忧的还不是倾城吗?”君奕晟瞥了苍无念一眼,没好气的嘟哝道。

“好了好了,既然想让无念赶紧回去养伤,就安安静静的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洛凡无奈的瞪了君家这两兄弟一眼。

苍无念淡淡一笑,并未将君奕晟那别扭的态度放在心上,而是从衣袖之中拿出了那抹淡紫色的丝绢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不是先前那位紫衣仙子留给倾城姑娘的丝绢吗?小王子,你将它拿出来,莫非……你当真能看懂这里面记载的内容?”安如月忍不住向苍无念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不仅仅是安如月,在场所有的人都与安如月一样,看向苍无念的眼神疑虑中带着希冀。

“是,我看得懂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苍无念吸了口气,可是神情却显得有些怪异。似乎他并不为自己能看懂这些如同天书般的文字而感到丝毫的庆幸,也没有为他即将有机会重塑的觉魂而感到欣喜。

“想不到,你真能看得懂。”洛凡感慨的点了点头,目光却别有深意的扫过了画倾城的脸。他有一种感觉,这一对年轻的男女定是命中注定要有纠缠和牵扯,但是他们之间的宿命究竟是善是孽呢?

“无念哥哥,大家都在这里了,你就快说说吧,这丝绢上到底都写了些什么?早一日知道,画儿才有可能早一日为你重塑觉魂啊!”画倾城早就按捺不住了,焦急的催促着。

看着画倾城那既紧张又期待的神色,苍无念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宁愿此生都在冰冷无情的世界里度过。”

话音一落,鸦雀无声。而苍无念这个回答,如同一盆雾水,浇得画倾城一脸迷茫。

“这怎么行?!”

“不可!”

短暂的沉寂过后,在场除了君奕晟,就连乔三娘都忍不住同其他人一般震惊的开口阻止。

不明所以的君奕晟四下张望了一圈,疑惑道:“为什么……连三娘的反应都如此之大?”

君奕轩赶紧又扯了扯君奕晟的衣角,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在这种时候开口问这样的问题。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昨晚都讨论了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君奕晟皱着眉头,小声的问道。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

“为什么不行?”还没等君奕轩再对君奕晟说些什么,却见苍无念皱着眉头略显疑惑的反问,他没料到他的一句话会惹来众人这么大的反应。

“不行就是不行,小王子,你是不是糊涂了!”安如月急得直跺脚,拼命的对着苍无念使眼色。

“我很清醒啊,如果这丝绢的内容都是真的,那我宁愿不要重塑觉魂。”苍无念完全没有理解到安如月使眼色的用意,很是耿直的说道。

“无念,这个……既然有一线希望,为什么不试试呢?”洛凡有些尴尬的开口说道。

“是啊无念哥哥,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拥有正常的情感吗?还是你……”画倾城想说,还是你“嫌弃我”,但是这三个字,她终究舍不得说出口,一旦说了,她就会将自己摆在更卑微的地步。

“是啊是啊,无念兄弟,你说大伙儿都这么关心你,小倾城更是为了你的觉魂操碎了心,你说你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上心呢!”君奕轩急忙站出来打圆场。

可是他不说话便罢了,他这番话一说出来,气氛突然就不对了。只见君奕晟对着他怒目而视,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藏着掖着,有什么话就不能直说?”

画倾城也觉得大家今天的反应很奇怪,她之前怎么没觉得他们这么关心苍无念的觉魂呢?

“奕晟哥哥,你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我们没有什么事瞒着你啊!”画倾城一脸不解的看着君奕晟问道。

“看眼下这情景,不仅仅是我不知道,连你也……唔……”

君奕晟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君奕轩便一把上前捂住了他的嘴,连同苏白二人将他连拖带拽的从屋内拉到了前院去。

“奕轩哥哥,小白哥哥,你们干什么啊?”画倾城这下是彻底蒙了,不知道这三兄弟唱的是哪一出。

“没事,奕晟昨夜不是在石室思过嘛,事情的来来龙去脉他并不知晓,让奕轩和小白先跟他说说,省得他那冲动的性子又惹出什么不愉快来。”洛凡赶紧找了个借口,免得画倾城继续追问下去。

前院,君奕晟一脸怒色的扯开了君奕轩和苏白拽着他的手,沉声吼道:“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君奕轩与苏白对视一眼,略显正色的说道:“大哥,当弟弟的今天有句话想问问你。你老实告诉我们,你是不是对小倾城动情了?”

闻言,君奕晟微微一愣,随即蹙眉道:“我是否对倾城动情,与你们将我拽到这院中有何相干?”

君奕轩叹了口气:“昨夜在盘溪镇,大哥不是请求惠姑姑将小倾城许配与你吗?难道在大哥的心中对小倾城没有一丝半点的好感?”

看见自己两个兄弟眼中的质疑,君奕晟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昨夜事态紧急,倾城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也都看见了。若是不尽快想办法替她解了体内的‘一夜笙歌’,即便她有那个命熬过了药性发作的那段时间,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她这辈子都无法生儿育女吗?”

“所以大哥向惠姑姑求亲,只是为了在解除小倾城体内的媚药之后对她负责吗?”君奕轩追问道。

君奕晟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承认,年少的时候我曾因为倾城一出生就被全族视为未来的而对她心生妒忌。可是画族早已被灭,如今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对我来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若非倾城是命定的,我宁愿她这一辈子都像这十几年一样单纯无邪。我想要爱护她,保护她,不希望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因为我是真心拿她当自己的妹妹看待。”

“既然大哥并非心仪倾城,为何大哥对修罗王子总是心存敌意呢?”苏白不解的问道。

“怎么?在你们的看来,我是因为拿苍无念当情敌,所以便对他有敌意?”君奕晟白了两人一眼,不悦的冷哼道。

君奕轩的嘴角抽了抽,尴尬一笑:“嘿嘿,哪能呢!既然大哥对小倾城没那个意思,我们也就放心了。不过,若是大哥哪天发现自己确实对小倾城动了心思,我们兄弟俩一定全力支持你!”说着君奕轩一手揽过了苏白的肩膀,“你说是不是啊,小白。”

“要支持你自己支持,不要拉上我。而且,你是不是忘记了,小倾城这辈子恐怕是只能跟修罗王子在一起了。”苏白淡淡的瞥了君奕晟一眼,不冷不热的冒出了这么句话。

“小白,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倾城这辈子只能与苍无念在一起?”君奕晟疑惑的问道。

见苏白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君奕轩无奈的摊了摊手:“哎,昨夜大哥在石室思过的时候,如月那丫头告诉我们,小倾城被人下了蛊,而那蛊只有苍无念可以解。”

上一章  |  画魂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