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寒门皇妃千千岁>>寒门皇妃千千岁目录

第三百一十四章 求你救他

更新时间:2018-02-13  作者:洁白的翅

望着柔贵妃一双满怀期盼的泪眼,鱼蝶儿不知该如何回应,一往情深?太子与她之间竟能用到这个词吗?

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其实是十分痛苦的,那么多的从前都不记得,说不好奇,过好眼下,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鱼蝶儿自然也不可避免的生出了探究之心。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可气愤归气愤,不管如何,她总还挂着个妃的名头,所以处在金松的位子倒也不好对她说什么难听的,只希望鱼蝶儿能聪明些,千万不要应承这种不可能做到的事。

到时候凭空的惹出一身麻烦来。

柔贵妃却根本不管金松说什么,竟膝行至鱼蝶儿跟前,扯住她狐裘披风的下摆,声泪俱下的恳求着她,“我知道我向你提这个请求很冒昧,可能会给你带来危险,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该求谁,没有人能帮他,也没有人肯帮他。”

她边说边抹了一把泪,她自然知道这件事多么不容易,即便鱼蝶儿答应也不一定能办到,可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想为鹤炎争取一下。

“你能来看我,说明你还念着旧,念着他的好,你就看在以往他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你帮帮他,救救他,好不好?”

可是,她说这些不过是想唤起鱼蝶儿对鹤炎的哪怕一点情意,能愿意帮他就好。可是她也深知,若是惹恼了晋阳王,吉凶更是难料。

一个是废太子,一个是前途正盛的亲王,连衡量都不用衡量,就知道若是惹了鹤泰不悦,下场也好不了。

稍微用些手段,也能报复的神不知鬼不觉。

有了这样的认知,柔贵妃便也词穷了,抽泣了半天才道,“这些都是旧事,我不该提,如今你已成晋王妃,晋王又是千般万般的好,我们母子自然不会再有任何奢望,我只求他能活命,只求你能想法救他出牢笼。”

鱼蝶儿脑子一团乱,莫说她难辨柔贵妃话中真假,即便是真的,即便她想救,可也没办法啊。

她有些沮丧的轻轻叹息了一声,朝柔贵妃伸出手,“你起来吧,你这么跪着也起不了作用,我一个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说真的,就是来看你这一趟,都还是寻了许久的机会,怎么救的了他?”

见鱼蝶儿婉言拒绝了,金松暗自松了一口气,语气也不由得缓和了一点,附和道,“是啊,如今世事多变,人人自危,我们也是在夹缝中生存,力图自保尚不易,又怎有能力去救人呢。”

接着他掏出身上的散碎银子递过去,“这些你且收着,打点打点,你的日子也好过些,切莫再提什么救不救的话,大皇子只是被禁足而已,哪会有性命之忧,待时日久了,皇上念起他的好,保不齐就赦免了他的罪过,届时皆大欢喜,娘娘再入主永华宫也不是不可能的。”

柔贵妃摇着头,“不可能的了,不可能的了。”

“昔日的素娘娘,犯下那般的错事,如今不也从冷宫出来了?虽不及往日富贵,好歹日子是好了些吧?这凡事要往好了想,日子才有盼头不是?”

柔贵妃的头摇的更坚决,“不一样的,不一样的。我们母子是没有这样的命了。”

金松见她油盐不进,也不知再劝什么,拉着鱼蝶儿往外走,“王妃,时候差不多了,咱们还是赶快走吧,到时被人撞见了,不定要生出什么是非来。”

鱼蝶儿刚走没两步,便被柔贵妃从后头扯住了,“晋王妃,我求求你,救救炎儿,送他离开皇宫,送他离开,我求求你了……”

“我说你怎么冥顽不灵呢?”金松火冒三丈,回身去掰她的手,“你松开,我们王妃就不该来看你。”

“我不想他死在这皇宫里,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他会死在储青宫的……皇上不会让他活的。”鱼蝶儿仿佛就是柔贵妃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见她要走,柔贵妃有些疯狂,双手死死的抓住她,口中不停的求着。

鱼蝶儿被她不顾一切的样子吓到了,也开始挣扎着挣脱她,加上金松,二人奋力才将她摆脱开。

最终,柔贵妃被推倒在地,金松带着鱼蝶儿脱了身。

二人脚步匆匆,慌慌张张的出了冷宫的门,才停下来喘口气,鱼蝶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她心里有些复杂,不知道柔贵妃为什么几次三番强调鹤炎会没命,最后居然还说皇上不会让他活。

便疑惑的问金松,“金子,柔贵妃她怎么总说大皇子会死在皇宫,你说真的有人要害他吗?她好像还说什么皇上不会让他活?”

金松顺口答道,“奴才觉得,许是这冷宫住久了,柔娘娘胡思乱想的太多,精神出了什么问题,即便不再是太子,可好歹是皇子,皇上怎么会杀他?四皇子犯的错不比大皇子小,也只是被囚,也没要他的命。”

“我觉得也是。”鱼蝶儿觉得金松说的跟她想的一样。

但是柔贵妃为什么却那么说,或许真的是疯了吧。

金松的脸色有些凝重,“主子,以后可千万不要再来这地方,这进了冷宫的人,说话做事都不受控,就像方才,她就像个膏药一样,黏上就不撒手,若不是咱们跑的快,不定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太危险了。”

“嗯。”鱼蝶儿也有些后怕,开始见着柔贵妃只觉得挺可怜的,可是后来她真的就像疯了一样,着实有些吓人。

“她说大皇子以前是要娶我的?真的有这样的事儿吗?”

“奴才不知道,奴才是在主子到了喜棉宫以后才来伺候主子的,不过一个半疯癫的人所说的话是不可信的,而且以往怎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和以后。”

二人一边低声说着话一边往回走,金松边走还东张西望的。

“金子,你看什么?”

“主子,咱们到冷宫可是违反规矩的,奴才这不是怕遇到什么人吗?咱们得避着点。”

好在路上没遇到什么人,为迎接使臣,都去忙着布置了。

这个时机倒是选的好,可是太危险,以后再不能来了。

天气越来越冷,入了隆冬,宫巷里都罕见有人经过。

各宫的主子也都闷在各自的殿里,没人愿意在外走动了。

冬季天黑的早,不过酉时外面便已漆黑如墨了。

一个裹着厚重披风的人影一步步走向一座宫殿。

那座宫殿的宫门上方的匾额上龙飞凤舞的书写着三个大字,倚兰宫!

人影走的并不快,在黑沉沉的天地间显得很是寂寥。

因为倚兰宫是座无人居住的空殿,所以周围也是冷冷清清。

人影进了院子,穿来绕去的到了一间屋子里,轻车熟路的点亮火烛。

这是一间寝殿,垂挂着层层厚重的绛红帐幔,脚下,是光如明镜的石砖,倒影着轻轻跳跃的淡黄色烛光。

现在不阻止还等何时?

柔贵妃自然知道晋阳王对鱼蝶儿是多么的在意,所以金松只是一点拨,她便明白了他话里的威胁。

柔贵妃见鱼蝶儿躲开,又迅速转向她的方向,而且不停的磕着头,“晋王妃,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炎儿,求求你救救炎儿吧,救他离开皇宫,否则,他会没命的啊……”

救鹤炎?鱼蝶儿一头雾水,鹤炎被皇上禁足在储青宫,虽说没有自由,但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怎么柔贵妃求自己救他?

还没等鱼蝶儿有所反应,金松就率先朝着门口快走了两步,伸头往外头看了看,这才回转身来,神色焦急的冲着柔贵妃道,

一旁的金松见柔贵妃越来越过分,不由得火大,一个健步过来将柔贵妃往旁边一拽。

狠了声道,“柔娘娘,你都到冷宫反省了,怎还这般不知轻重,你这番话若是被晋王知晓,想必后果不用我说了吧?”

“柔娘娘你快些起来罢,这些话可不能乱说,我们王妃怜你在这冷宫受苦,好心来看你,可你净说这些胡话,你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金松焦急不已,却也暗自庆幸,好在冷宫里的奴才拿了银子还算知趣,都躲开了没跟过来,否则柔贵妃这些话若是被听去了,不是给主子找麻烦吗?

“你说他对我一往情深?”

柔贵妃一愣,才想起鱼蝶儿失忆的事,遂点了点头,一脸的懊悔,“他本意是要娶你的,都是我不好,从中作梗,逼他取了琳琅,因为这事,他一度与我呕气,以致母子之间不睦。虽然你们未成眷属,但我知道他对你的心可是一直都没有变。”

她这番言语,鱼蝶儿是将信将疑的,但是联想起她大婚头一天,鹤炎在喜棉宫的态度,那般欲言又止的纠结,还真是有些奇怪。

又不由得气愤,这柔贵妃太不知好歹,你落到这步田地,来看你就不错了,还要陷别人于两难,向别人提出这种要命的要求,这不是蹬鼻子上脸么?

救人,怎么救?太子被废被禁足,那是皇上的旨意,谁敢去冒大不韪?

再说了,只是被禁在宫中自省,何来救字?这不是在暗喻有人要对废太子下黑手么?

金松别的不想管,只希望主子好,可是若卷进去柔贵妃这桩事情里去,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绝对是好不了的。

而且谁不知道晋阳王最忌讳太子从前对鱼蝶儿的心思。

本来王妃忘记了前事,刚好图个清静,现在柔贵妃却偏偏在她面前提起来,到时候恐怕皓月斋都不安宁了。

阅读请关注永恒()

上一章  |  寒门皇妃千千岁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