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唐谋天下>>唐谋天下目录

925 秋后算账

更新时间:2018-03-13  作者:青叶7

随着大批的中央军到来,整个洛阳河河岸的厮杀也接近了尾声,所有在洛阳河预谋刺杀狄仁杰等人的游侠,除了当场死亡的,全部都被狄仁杰带回到了洛阳的大理寺内。

画舫上的老鸨子,在厮杀开始时就已经吓得呆若木鸡,躲在船舷一侧的小仓内瑟瑟发抖,当被武卫找到,在得知那些游侠所刺杀的人里面,竟然有皇帝陛下的时候,老鸨子当场双眼一番便昏厥了过去。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但即便是如此,整个洛阳河两侧以及左右附近的画舫,都被大理寺、刑部以及洛阳府的人要么带走,要么被监视,等候着第二天的传唤。

洛阳城的这一个夜晚,甚至比当日在洛阳城刮起的流言蜚语还要让人心慌紧张,洛阳城的大街小巷,在这一个夜里,马蹄声、惨叫声、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怒吼声就没有停止过。

整个洛阳城仿佛回到了当年太宗皇帝进驻洛阳时的场景,整个城内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员,或者是豪门勋贵,几乎都是一夜未眠,如同惊弓之鸟般,高高的竖起耳朵,倾听着外面紧张的声音。

一些胆大或者是问心无愧的世家,发动着家里的所有家仆、家将,拿起武器一夜不停的守卫着府邸。

直到天快要蒙蒙亮时,城门象征性的打开后,喧嚣了一夜的洛阳城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清晨淡薄的雾气还未散尽,洛阳城的各个城门口,便出现了一列列全副武装、戒备森严的中央军,腰悬横刀、弓弩,一个个目光警惕的盘查着每一个进出城的百姓跟马车。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每一个城门口,或者是大街小巷里,贴满了李弘昨夜下旨的辟谣皇纸告示,算是给紧张了一夜的洛阳城,服下了一颗定心丸。

随着太阳缓缓从东方升起,以肉眼不易察觉的速度驱赶着城里、城外的薄雾,经过一夜的浸润,薄雾沾湿了的石板路上,印满了昨夜里凌乱的脚印。

整个洛阳城的叫卖声跟钟楼里的鼓声几乎是同一时间响了起来,恢复了生气的洛阳城内的大街小巷,仿佛一切与昨天并没有什么不同,昨夜里那些紧张的让人汗毛倒竖、兵器碰撞的声音,仿佛在这一刻都已经被埋进了昨天的黑夜里。

但即便是如此,除了老百姓以外,五姓七望为首的豪门勋贵,依然还是能够从洛阳城热闹、喧嚣的空气中,嗅出那一丝丝的不平常跟隐隐的杀意。

一个个下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赶回来,基本上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份,刚刚从洛阳城的大街小巷里揭下来的告示。

崔玄玮神色自若、甚至一早上起来就带着丝丝的兴奋,此刻一边与崔行功议论着昨夜里发生的一切,一边缓缓接过下人递过来的告示。

耳边传来下人的禀告声:“这是从咱们坊门处揭下来的,并未有人阻拦,虽然每张告示处,都有人把守,但好像那些武卫巴不得有人揭走这些告示,小人是在前面两个人揭走后,才在武卫又贴了一张后,揭下来拿回家的。”

“那这么说,就是没有人怀疑是你的揭走的了?”崔行功很奇怪,心头瞬间充满了疑惑,告示贴出来后,虽说是昭告天下的,但毕竟是陛下的圣旨,是不允许他人揭走的啊。

“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吧,因为小人揭走后,那些武卫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小人一眼,而是立刻跟其他武卫掏出一张,又继续张贴了上去。至于旁边围观的百姓、士子,注意力都在那张新帖的告示,以及人群中识字之人念出来的声音上,想必没人会注意小人揭走了,而且小人还是转了好几坊地后,才绕道回来的。”下人看着益州长吏崔行功,也是未来的家主说道。

一直没有出声的崔玄玮,仔仔细细的把那张告示看了一遍,确定字里行间的意思自己都读懂、明了后,便拿着告示背在身后夸赞下人道:“做的不错,下去歇息吧,有事儿我在叫你。”

看着脸上神情之间得意之色甚浓的崔玄玮,崔行功有些担心的说道:“父亲,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能有什么古怪?我已经仔细看了一遍了,你看看吧。”说完后,崔玄玮便把告示递给了崔行功,而后在廊亭内坐下,如释重负般的缓缓说道:“看来昨夜那些游侠的刺杀效果,终于还是让陛下觉悟、作出让步了啊,这一仗,我们算是赢了。”

说完后,不理会一直低头在细细默读那告示的崔行功,崔玄玮攥紧拳头的手锤在自己的大腿上,神情之间显得是极为得意跟释然。

跟陛下折腾了这么多年,如今这件事情终于算是有了一个利于五姓七望为首的勋贵豪门的结果了,不管怎么说,值得庆贺,这些日子的辛苦跟精心布置,总算是没有白费啊。

看着依然还在细细研读那份告示的崔行功,崔玄玮有些沉不住气的说道:“到现在你还没有看明白吗?陛下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上面自然是不可能提到追究散播谣言的那些人的罪名,如果追究,岂不是陛下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告示上只字不提追究放出流言蜚语、恶意中伤我们的人,是中书、门下起草时,给陛下留下了颜面,免得难堪。”

“但……这份告示也并没有说放弃对我们的追究不是父亲?只是说了陛下不会相信那些流言蜚语,不会相信我们五姓七望为首的豪门勋贵,会做出如流言蜚语那般动摇朝廷根基、盘剥百姓利益的事情。但并没有直言,陛下不会追究冒死直谏的官员的罪名……。”崔行功抬头,看着满不在乎,或者是如今显得又些意气风发的父亲,他心里忽然觉得,这一切只不过是陛下维稳朝堂跟天下百姓的一个计策罢了。

“你继续往下看,不是还写了吗,鉴于快要到了秋收时节,离开辖地的官员,今日起便会被下令立刻回到自己的任地吗?这不就说明了,陛下已经放弃了追究责任,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崔玄玮记忆力很好,何况还是关乎他们自身利益的告示,所以上面的意思,他现在甚至能够一字不差的给背下来。

崔行功看着神情轻松、有些得意的父亲,心里头的不安则是越来越多,不由得摇了摇头,放下那告示起身,看着崔玄玮凝重的说道:“父亲,此陛下非彼陛下,如今我大唐的皇帝陛下,极善于玩弄文字游戏,这份看似措辞严谨、声援我们五姓七望的告示,极有可能是陛下为麻痹我们,以及维稳朝堂跟天下百姓、士子的一个计谋。”

崔行功缓缓的在廊亭内踱步,只是眉头越皱越深,像是分析也像是说给崔玄玮听一般,喃喃自语道:“陛下这一招,很有可能是要分裂我们五姓七望的团结、要分而化之,是有目的性的伪让步。告示看似偏向我们,但全篇下来,这份告示除了陛下那句不相信洛阳城昨日里刮起的流言蜚语外,其他的……完全是什么也没有说!父亲,不信您再仔细看看,除了刚才我说的那个,这全篇下来,陛下可曾有哪句话或者是哪个字,是直接肯定的说出不再追究、五姓七望跟冒死直谏的官员的罪责了?至于您说的放所有官员回任地,而且还是即日起。但我身为益州长吏,为何到现在还没有人通知我该回任上了?难道益州不产粮食吗?这里面肯定有诈,父亲,我们还是要从长计议啊。”

崔玄玮神色先是一愣,脑海里立刻快速的回忆着告示的内容,不确定的时候,还一把抓起那告示与心里默记的比对着。

但不管他如何看,都感觉这幅告示通篇下来,完全是陛下为了面子而措辞严谨的隐隐向他们等人,作出让步、赦免不追究冒死直谏官员的告示,毕竟上面明明写了:因秋收来临,下令请柬的官员即日起回任上啊。

“你多心了,为父这又看了好几遍,并没有发现你说的那些不是?这些日子或许是你的压力太重了吧,毕竟身为朝廷重臣,被我拉回来对抗陛下,怕是让你反应过度了。这黄纸黑字的,难道为父还能老眼昏花的看错乱了不成?”崔玄玮脸上挤出一抹微笑,但此刻的笑容,比起刚才的意气风发以及得意洋洋的样子,显得多少有些心虚跟僵硬。

而崔行功显然也并没有被他父亲崔玄玮的劝慰的话语解开心结,依然是神色凝重的望向远方,要么就是视线落在那告示上,嘴里喃喃念叨着:“不对,绝对不是这样的,陛下登基五年多来,身为朝廷臣子的我,对陛下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陛下绝不是如此轻易放弃、让步的人,要不然他也就不是当今陛下了。当年凭借三千人跑向大食,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把原本看似铁板一块的大食分化的四分五裂,而他自己竟然还能在那危局中,从容不迫的率领中央军安然无恙的回到我安西……。”

“那你倒是说说,陛下这份告示意欲为何,到底是何目的?难道说就只是为了秋收,为了骗我们不成?但这黄纸黑字的如何骗……。”崔玄玮被有些神经紧张的崔行功,闹的也有些心烦意乱,原本一早好好的畅快心情,被他的谨小慎微破坏殆尽,真是煞风景。

但他想不到的是,接下来他儿子的话语,一下子便让他陷入到了深深的沉思当中。

只见崔行功突然间转身,神色变得紧张无比,指着那告示急急说道:“不错,就是秋收!”

“什么意思?”崔玄玮感觉自己差点儿被这逆子的一惊一乍,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我大唐如今问斩都是秋后,所以刑部、大理寺跟御史台三司会审后,都会附以秋后问斩四个字。”

“那又如何?”崔玄玮感觉脑袋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开始嗡嗡的作响。

“因为除了秋后问斩四字外,还有……秋后算账这四个字!”说道最后,崔行功已经是一字一句了,只不过是声音略微有些发抖。

上一章  |  唐谋天下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