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唐朝工科生>>唐朝工科生目录

第三十七章 礼法

更新时间:2018-09-16  作者:鲨鱼禅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哪怕李皇帝当真在“人性”上,也存在着和杜如晦极为深厚的情谊。顶点小说23可作为“皇帝”,他只能压制“人性”,所有的真情流露全都要为“皇帝”服务,除此之外,大约只有一个人晚上入睡的时候,才会回忆一下曾经的青春。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老张并不会这些,便去扯什么虚情假意。讲到底,屁股决定脑袋,物质决定意识,这才是社会或是世界运转的直观现实。

杜宅,内外安静到了极点,杜氏子弟在窃喜杜氏“圣眷”如此浓烈之余,又被一个个持刀仗剑披坚执锐的羽林军吓的半点生气都没有。

这些人形虎狼将人隔开之后,整个杜宅就像是进入了一种微妙的“静止”,人们连时光的流逝都感觉不到一般。

朝臣能跟着进去的,最少也是尚书,唯一一个侍郎,也还是作为杜如晦弟弟的工部侍郎杜楚客。

张德一行人,都是在偌大的庭院中,宛若一个个树,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站着。周围都是一点人味都没有的羽林卫禽兽,这种古怪的气氛,让诸多公子王孙都有些扛不住,总想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老叔,那是俺家大父么?”

“是。”

对于李世民,李象并没有清晰的概念。纵然是他祖父,但从襁褓中开始计算,总共见过的次数,一双手可以数过来。

而太子府挂着的李世民相,却和刚刚亮相的马上皇帝大不相同。

“俺能骑他的马么?”

李象天真的问题并没什么不妥,但是周遭站着的公子王孙,都是脸色微变。此刻李承乾并不在这里站着,而是去了杜如晦房间外头。

“是喜欢那匹马,还是甚么?”

“家里的马儿都下地去了,阿耶说坐马车安逸,骑马不好玩……”

听得李象的话,别说东宫幕僚,连当年一起和李承乾长大的公子们,也是有些不忍。自古太子不好当,可混成这个鸟样,也实在是憋屈。

周围的人都是竖起耳朵,连一副快要睡着的史大忠,也垂着手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说话。

老张没有理会周围的目光,蹲下来摸了摸李象的后脑勺:“象哥要是喜欢骑马,为叔给你弄几匹矮脚马过来。倘使长大了,想要你大父的那等骏马,也是有的。为叔那里,还有‘乌云踢锥’的种,甚么岁口的都有。”

“‘乌云踢锥’?可是乌骓马?俺听阿耶说起过……”

“正是。”

“那俺要个相差仿佛的。”

“好。”

周围一干二世祖听了,都是羡慕不已。“黑风骝”还年轻的时候,就是天下第一等的马王,李绩宝贝的不行,十万贯都不换。结果因为尉迟日天表演日五档电风扇失败,白白便宜了张德。

一想起这个,李震现在都牙酸无比。他要是有这么一匹马,庶出的公主挨个操都没问题。

这等神骏,到了战场就是强无敌,再来一身宝铠,手里的兵器也不要太好,基本就是躺赢。

李绩这么宝贝,就是为了传下去的,结果最后李震成了“死宅”,挑着衙门的混日子。简直是让李绩悲痛欲绝……

后来也不是没有人想从张德那里搞来一匹“黑风骝”的崽,可“黑风骝”广开后宫的时候,老张都去武汉上班了。

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史大忠微微睁开眼睛,心中暗道:大郎这是站太子这里?

可对史大忠来说,张德这个人,不可能去掺合这些破事。但是,不管张德主观意愿如何,他的这个举动,对大多数不跟太子混饭的人来说,简直是一个恐怖的风向标。

甭管为什么梁丰县子对李象要好一点,找理由是没有必要的,哪怕你说这是张德和李承乾一起生的,这并无意义。皇帝春秋鼎盛,哪里需要你储君实力强劲?

然而皇帝刚刚闪亮登场,一副要做场控哥哥的架势,老张就窝在人堆里唱衰,这着实让一帮还没有神魂归位的公子哥们大开眼界。

虽说都已经人到中年,但张德那江南土鳖的气质,从来都没有减退过。哪怕是此时此刻,明知道得罪张德是不理智是愚蠢的,可还是有人会瞧不起一介“寒门”出身的张德。

别说张德,就算是张公谨,也不过是个“洧州老儿”。

然而纵使如何不爽张德此刻行径,一众朝官及新贵,却也最多冷哼一声,冷眼看看也就作罢。

“哼!”

一人忽地发出的声响比较大,见他官袍头冠形制,便知道是个显贵高官,最少也是个侍郎。

老张认得他,他也认得老张。

这人正要往外走一步,却被旁边同僚拦了一下,他便侧目看着旁人:“目无君上之辈,老夫看不下去!”

动静略大,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人打了水漂,涟漪像是蜈蚣一样,到处都是。

“少奕兄,不可造次。”

“老夫食君之禄,岂能眼观不分尊卑之徒,在此列班?!”

言罢,猛地挣脱了同僚的阻拦,此人走到李象跟前,行礼之后抬头道:“殿下,臣……”

“滚。”

不等他说完,张德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老张本就高大威猛,人堆里除了勋贵子弟,也只有围着一圈的羽林军禽兽才能找出能和他比肩的。

其余朝臣,大多都是中等身材,面对张德,矮上半个头,自然是有些不自在。

在场人数极多,并非没有闲得无聊等着散伙的,等着皇帝完事儿,又没什么可以打发时间,早就困顿的不行。这光景,突然就有了乐子,一帮好事的,都是跟打了鸡血一样,踮着脚往这里张望。

“老夫乃是礼部侍郎朝廷命官,你胆敢侮辱朝臣”

“阴弘智,你是不是命里缺智,才有了这个名?”

张德冷笑一声,将有些还怕的李象掩在身后,“旁人说看不下去目无君上之辈,老夫且信。你这家世……也配?”

“你”

听到张德的话,阴弘智当时就脸皮通红,气急之余,正好发作,却被左右两个同僚拦住。有一人一个箭步,上去就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往后拖。一边拖一边跟张德交换了一下眼神,见张德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顿时微微点头。

旁人原本也不如何,听到张德话,不少人当时就憋住了笑,却又不能笑。

实在是阴弘智家里,跟国朝当真是谈不上什么忠心。他老子阴世师干的事情,能被李唐皇室婊十辈子的。

但阴弘智总不能说,李唐皇室的祖坟是我爹挖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阴氏现在开枝散叶的,都是小支,本宗就剩了两支独苗,一个是阴弘智,一个则是他妹妹,给李世民做小老婆的德妃。

张德跟李象这的对话,较真了讲,的确是“目无君上”,更不要说什么尊卑。按照道理,张德跟李象,也是“君臣”,这么一副邻家大叔的模样,着实有些让人蛋疼。

可是哪怕平日里最讲究“礼”的老夫子,此刻都是只当没看见没听见,别说褚遂良了,连孔颖达此刻也只是眼神有点不快,但真要让他孔学士跳出来说张德你这样没有礼法,老夫子那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唯有阴弘智这种,才会逮着一个“机会”就往死里给李皇帝表忠心。他也是没办法,实在是阴氏祖上的那点破事,只有做忠犬才能洗白。

阴弘智琢磨的,无非是几代人之后,出个阴氏的“金日”,自然也就能翻身了。

并非他不知道张德不好惹,但此时此刻,正值皇帝和前尚书右仆射之间的最后离别,于情于理,他是站得住脚的。

而且阴弘智也在赌,赌张德会认怂,会为了“体面”而“知错”。

不仅仅是他,在阴弘智跳出来的那一刻,大部分人都以为,张德会“大局为重”。

然而事情显然超出了阴弘智的思考。

他玩脱了。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