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盛少,情深不晚>>盛少,情深不晚目录

第112章 为爱而战

更新时间:2017-07-03  作者:忆江

周沫此时也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了,看着段鸿飞眉头一皱,“你姑姑在这里还有熟人吗?”

段鸿飞自嘲的笑笑,“我姑姑是最擅长利用自己美貌的女人,她的裙下之臣都是重量级别的大人物,帝都有些道貌岸然的人物,也要对她唯命是从!”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艾玛那个赵大人”周沫震惊的都说不出话了。

段鸿飞微微点点头,“在你爸爸生日宴会那天,我很快就知道了赵国栋的身份,我是故意多揍他几巴掌的,想看看他老子的反应。

那老头子,在我姑姑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让我在帝都遇到一点儿闪失,他会像照顾亲儿子一样照顾我

哈哈,他还真是言之有信啊,赵国栋被我揍了之后,回家又被他老子教训了一顿,我都怀疑他是抱来的儿子”

段鸿飞笑的神采飞扬,但周沫了解段鸿飞,还是在他潋滟的凤眸深处看到一抹悲哀和自嘲。

周沫配合着段鸿飞的话,干巴巴的笑笑,“你有这样强大的靠山,我再不用你为你担心了,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回南方好,那里毕竟是你的家,你的亲人朋友都在那里”

“你这么苦口婆心的劝我回南方,还不是怕我在这里妨碍到盛南平啊!”

段鸿飞心思敏锐,被他看出端倪也不奇怪,可周沫有些反感段鸿飞刻薄的语气。

她最知道怎么对付段鸿飞了,神色不变的“恩”了一声,没有反驳。

段鸿飞的俊脸立即黑了,咬着牙根说,“这年头人心变得忒快,都是些重色轻友的东西!”

周沫本不想和段鸿飞吵架的,但听他这样指桑骂槐禁不住生气,心中积压很久的愤怒神经也急急跃动,“我嫁的老公是盛南平,我维护自己的老公,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是成年人了,有我自己的选择!”

“我也是成年人了,我也有我自己的选择,我愿意呆在这个城市,谁也管不着!”段鸿飞最不爱听这话,恼火的跟周沫吼。M.2YT.ORG

周沫油然生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疲累感,气息哽在喉咙,令她胸口发闷,好半天才缓过这口气,厉声对段鸿飞说:“你把车子停下,我下车!”

“你不就是要跟我桥归桥,路归路吗?”段鸿飞冷冷的笑,“放心,从今以后我的都不会再纠缠你,但今天是我把你接出来的,就要送你回去。”

说完,他的车子流线优美的一掉头,一脚油门踩下去,风驰电掣的往周沫家里驶去。

周沫真被段鸿飞气到了,咬着牙不说话,两人都是阴沉着脸,一路都沉默着。

段鸿飞的车速渐渐慢了下了,斜睨了周沫一眼,盛家快到了。

周沫还是绷着脸,神色冷冷的样子。

小气鬼,这么多年吵了无数次,就没有一次低头向我认错的时候!

段鸿飞心中嘀咕着,嘴上忍不住跟周沫没话找话说,“你帮我和姑姑做事,我会把钱打到你账上”他的车子停到盛家别墅外面。

“不需要!”周沫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利落地下车,关车门的时候重重的说:“我们从此后恩怨两清!”

段鸿飞的脸立即黑成了锅底,引擎发出‘嗡’的一声,车子极速驶去。

周沫真是下定决心再不理睬段鸿飞了,这个坏小子太偏执,她不能再给他任何希望,为了彼此都过太平日子,只能将他割舍了。

周沫回到家就躺在床上,她感到心口闷闷的疼痛。

段鸿飞,如同她的兄弟姐们,如同她身上的一块肉,割舍段鸿飞,真的很疼。

但不管怎么疼,也该到说“再见”的时候了。

她已疲惫不堪,身体上,精神上,都累。

盛南平面前放着一些照片,专业偷拍的技术很高,即使离的很远,依然捕捉到人物的一些肢体动作。

主角是周沫和段鸿飞。

周沫伸出手,去拧段鸿飞的耳朵,段鸿飞微微侧头看着周沫,好像还在笑着。

段鸿飞抬手揉着周沫的头,即使隔了那么远,依然感觉到了他目光中的宠溺。

盛南平的心被这些照片刺痛了,额上青筋暴立。

周沫偷偷去见段鸿飞的事情,一次一次不断的重复着,一次比一次激发他的怒火!

这个小丫头当他是死的吗!

他让自己由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又能怎样?依旧改变不了周沫和段鸿飞的关系,阻碍了不了他们在一起!

盛南平怒气冲冲的回到家里,见佣人陪着小宝和雪儿在楼下玩,他冷声问佣人,“夫人呢?”

佣人被这样的盛南平吓得想哆哆,战战兢兢的回答,“在楼上呢!”

盛南平疾步走上楼,进了卧室,看周沫躺在大床上,他走到床边,周沫睡着了。

周沫睡的好像极其不舒服,蜷着身体,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小脸上犹有泪痕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念谁!

盛南平脑海中突然跳出这句诗,他心口的酸涩愤怒不住的翻涌,他真想伸手把周沫摇醒,问问周沫,到底是为谁流的眼泪!

终究,他没舍得叫醒周沫,而是转身下楼,自己开车冲出别墅。

车子在路上奔驰,寂静的空间压得盛南平心沉沉的,他随开收音机,交通电台正播放着首悲凉的旋律,“我最爱的人伤我也最深,舍不得恨都还不够痴痴再等,像我这样的还有多少人”

平日里,盛南平最不喜欢听这些黏黏糊糊的歌曲,可此时的歌声却叫他一怔,他不由眯了眯眼睛。

他深爱上周沫了吗?

盛南平苦笑,心已疼得不能呼吸,如果这还不叫爱,那只能叫恨了。

不舍得为难周沫,盛南平只能去为难段鸿飞,还有跟段鸿飞一起的乐盛。

盛南平跟乐盛是杀母之仇,跟段鸿飞是夺妻之恨,虽然都有些牵强,但盛南平这次真是动怒了,铆劲要整垮这两个人。

华玉清的死跟乐盛的妈妈有关,盛南平一直找机会要为妈妈讨回个公道,他已经暗中准备收购乐盛成立的凯乐投资公司了,现在有段鸿飞入股凯乐投资,更激发了盛南平的恨意和斗志。

这几天,整个致远国际上空都好像罩着厚厚的一大团乌云,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今天是星期六,但oss来公司上班了,其他员工都自发地过来加班。

致远国际上下员工都知道盛南平心情不好,一经过总裁办公室前,脚步都自动加快。

盛南平这次真是动了怒,短短三天时间,就将凯乐投资下面的一些小股东全部搞定。

他这边持有凯乐投资的股份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一,这样可怕的数字,如同一支利刃扎入了凯乐投资的心脏,弄得整个凯乐人心惶惶,风雨飘摇。

“这些个叛徒,盛南平给他们点好处就背信弃义了盛南平太卑鄙了,他这是恶意收购,他就想害死我们!”有些坐不住镇的乐盛气的在办公室里跳脚。

坐在沙发上的段鸿飞却是一脸蛮不在乎,“他爱收购就让他收购,明天开始股价上涨,让盛南平继续往里投钱!”

乐盛立即摇头,“那怎么能行,那样我的公司真就完蛋了!”

“他可以收购你的公司,我们也可以收购他的公司,他现在许多流动资金都用来收购你的股份了,轮到我们反收购他们了!”段鸿飞潋滟的眼瞳讳秘莫测,无数的情绪在里面翻腾。

“致远国际可是庞然大物,我们恐怕吞不下他啊!”乐盛忧心忡忡的说。

段鸿飞的凤眸一下绽放出异样的光彩,“盘子做的越大,里面隐藏的问题就越多,哥哥我就是人傻钱多,只要钱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

“咚咚咚”盛南平的总裁办公室敲门声响起。

盛南平漠然的喊:“进来。”

凌海大步流星地推门而入,匆匆开口汇报道:“盛总,有人开始高价收购我们公司股份,下面几个股东都已经倒戈了!”

盛南平闻言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冷哼一声,“他们想跟我打收购战,很好啊!”

“可是我们一大部分流动资金都用来收购凯乐股份了!”凌海忧心忡忡的说。

盛南平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冷硬的桌面,满面森冷的肃杀。

他盯着几只凯乐投资主投的股票,冷声吩咐凌海,“把我从华尔街挖过来顶级操盘手都集中过来,这次我要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

凌海知道盛南平在股市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和造诣,接手致远后,能在几年之内把致远做大到这种地步,可不是只靠吃老本。

“是。”凌海答应着,高兴的去召唤人。

一切准备就绪,盛南平亲自带着这些华尔街的精英们打响一场股市大战.....

“BOSS!您过来看看这边,还要抛吗?”一个操盘手跑过来请示盛南平。

“老板,对方还.”另一个请示声音还没有说完,所有的电脑屏幕一片漆黑。

随后,一朵朵妖娆的曼珠沙华在屏幕上诡异绽放。

最关键的时候,致远国际所有主要电脑再次被黑了。

盛南平黑沉的眸底寒似深潭,发出一种冰冷到令人灵魂都发寒的声音,“周沫”

上一章  |  盛少,情深不晚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