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大唐风华路>>大唐风华路目录

第636章 超级大嫁妆,使臣全眼红

更新时间:2017-12-07  作者:山下出水

(猫扑中文)

不管大臣们怎么想,总之李世民发话了,子一言,灼灼煌煌,很快有值守殿外的金吾卫急急离去,出了皇宫快马加鞭,一路直达鸿胪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大唐有九寺,其中接待各国使臣的正是鸿胪寺,这是一片宏伟建筑,分为前前后后总共六进宅府,前面两进乃是鸿胪寺办公场所,后面四进则是使臣居住之地。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古代不似现代,没有踏入驻外大使馆就是踏入别国领地一,事实上当世各国奉行的外交政策全都一个样,那就是你进入了我的地盘,那你就得听老子安排。

在大唐地界,李世民就是老子,皇帝对使臣的招待很好,偏偏鸿胪寺四进府宅他只启用了一进。

待客的房屋只启用一进,意味着所有使臣全都住在一起。这是李世民和韩跃共同策划的计谋,白了就是故意逼在一起。

原本还有大臣担心各国使臣关系融洽了会影响大唐,因此不断上书进谏让皇帝开放更多使馆,但是李世民只是大气一挥手,满不在乎道:“让他们尽管融洽,我大唐不惧外敌,魑魅魍魉再怎么苟合,加起来仍然是鬼蜮宵……”

进谏的大臣心中担忧,再次劝道:“如今西域战事未平,突厥也是僵而未死,西南战事更加糜烂,吐蕃大军甚已经进了剑南道。然陛下放任使臣居于一所,岂不是故意给他们提供联手谋划之机。”

当时纳谏的李世民冷冷一笑,忽然狂放念出一首诗,悠然道:“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发声?”

言罢大笑而去,尽显装逼精髓。

进谏的大臣们敬佩不已,皆认为皇帝陛下既有鲸吞四海之心,又有磅礴大气之志,单看这一首就不是普通帝王可写,无论胸怀还是才起全都盖压古今。

于是李世民的诗才之命很快传遍长安,人人都知道原来咱家陛下不但会杀人,而且能作诗。

可惜他们却不知道,李世民回到寝宫后得意大笑,曾发自言自语,暗暗心中偷笑,道:“抄诗之感,如此舒爽,看来以后要让臭子多作几首诗,朕觉得这办法有些上瘾也……”

但是李世民同样不知道,他儿子所作的这首诗同样是抄袭。父子两个如果放到文坛之中,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败类。

爷俩同样斯文扫地,如果被发现肯定千夫所指。

但是不管如何,使臣们最终还是住在了一起。而今出使大唐的使臣总共有七十多位,加上所带的护卫就有几百上千口人,虽然鸿胪寺每一进府宅都很大,但是这么多人住在一起还是显得拥挤。

偏偏此事正中各国使臣下怀,竟然没有一人提出反对,这帮货色每日相互沟通谋划,心里不知道有多欣喜。

唯独苦了随同而来的各国护卫,使臣大人必须住在房屋,他们只能在院子里搭起帐篷。

所以当金吾卫踏入使馆的第一眼,先就看到了密密麻麻形色各异的帐篷。有吐谷浑的,有大月氏的,有西突厥的,也有吐蕃番子的。

各国风俗不同,自然存在差异,但见高高矮矮的帐篷满院子都是,颜色花里胡哨让人眼晕。

金吾卫鄙夷一啐,上前欲要宣布李世民的命令。

他还没有开口,忽然帐篷里跳出来十几个使臣护卫,这些人呼啦啦围拢上来,直接抽刀厉声大喝,责问道:“尔是何人,敢闯使馆?”

“懆你姥姥个蛋,老子是你爹,这里是大唐的地……”金吾卫显然也是个兵痞,立马就粗声骂了过去,叫嚣道:“老子在大唐的鸿胪寺想怎么走就怎么走,这是我们汉人的地界,你们才是闯进来的货。”

众护卫顿时大怒,一个韩跃不太流利的护卫啰里啰嗦道:“汝,闯此,欺,太甚……”

金吾卫呸了一声,满脸不屑道:“欺人太甚的都不会,莫非你们不是人?”

各国护卫更怒,挥刀大吼道:“你,滚,这里是,使馆。”

金吾卫眉毛一挑,忽然朝着使馆的房屋眺望一眼,嘿嘿道:“紧张撵我走,怕是你们的那帮大人又聚在一起搞事吧。”

各国护卫明显一呆,目光隐约有些发虚,一人连连道:“没有没有,汝走汝走,这里是使馆,不能让你进。”

“老子也不想进,一股羊骚味!”金吾卫哼哼两声,面带嘲讽道:“搞事就搞事,又有谁不知?真当我们大唐是傻子,咱们只是满不在乎而已。”

他到这里忽然颜色一肃,大声厉喝道:“奉大唐陛下之命,请各国使臣觐见。你们要搞阴谋诡计回头再搞,现在先跟着老子去皇宫参加朝会。别怪我没有提前知,此去可是有好事赐下,谁若不想去可以在家里蹲着,老子没责任给你们解暗示。快点快点,爷不等人……”

这话的很狂,声音也喊的很大,里面府宅房屋一阵沉默,忽然见到房门轰然大开。

但见几十个各国使臣踱步而出,有的神情平静,有的却目光躲闪,平静者一般都是大国使臣,躲闪者基本都是偏隅使。

这些人一路直到金吾卫面前,目光带着试探和质询之意。金吾卫昂然不惧,嘿嘿冷笑道:“人齐了没,齐了就快点走。爷今日中午就要下差,我没工夫陪你们干耗。归芳楼的铃铛等我很久了,香喷喷的娘们比你们的羊骚味好闻多了。”

在场使臣面色一变,各个都显出恼怒之色。

人群中禄东赞忽然越众而出,这位吐蕃大相倒是一脸和风细雨,温声道:“将军刚才大唐陛下要赐好事,不知可否告知是甚好事?”

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满脸微笑塞了过来。

金吾卫拿在手里一掂,嘿嘿冷笑道:“二两金子,还不够我家下人们一顿饭,吐蕃这么穷吗?一个大相出手如此寒酸……”

忽然将黄金扔了回去,再次冷笑道:“废话少,都跟我走。陛下和诸位大人还在朝堂上等着,你们没什么资格让陛下等。”

完转身抬脚,昂首挺胸离开。

后面众使臣双目喷火,明显恼怒金吾卫的作风。其中一人忍不住开口暴喝,愤怒道:“一个兵卒,安敢如此欺我。此事必须告知大唐皇帝,让他知道自己麾下都是什么兵。”

禄东赞看了众人一眼,忽然语带深意道:“金吾卫乃是皇帝亲兵,所收士兵大多是勋贵权臣之子,就算不是勋贵权臣之子,那也要沾亲带故才行。”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恍然明悟。能当使臣的没一个是傻子,许多人都想明白其中缘由。

禄东赞目中闪闪有光,沉吟又道:“刚才本相以二两黄金相邀,折算成白银就是三十两,换算成铜钱就是五百贯,这钱对于普通士兵几乎是一笔巨资,然而这个金吾卫看都不看就扔了回来。因此本相推测而出,此人怕是某个国公侯爷家的出身……”

一人悻悻低语,强行硬挺道:“大唐的国公吾尚且不怕,岂会怕一个国公家的孩子?使臣代表国体尊严,就是李世民也不能给我颜色看。”

禄东赞嘿了一声,意味深长道:“这话本相有资格,恐怕你还没资格。西域联军大败亏输,你们哪里还有尊严可以用。”

那使臣大怒,咆哮道:“你们吐蕃占了便宜,现在却来卖乖于吾。当初约定联手逼压大唐,吐蕃为什么不能拖住战事?”

禄东赞冷冷轻哼,满脸淡然道:“我吐蕃拖住了,甚至还打进了大唐腹地。是你们西域联军不争气,一战就让西府三卫灭了个根。要拖累后腿,我吐蕃才要问责你们拖累后腿……”

那使臣更加恼怒,憋得满脸涨红发青。

旁边有人连忙劝,低声道:“都是联军盟友,勿要吵嚷生隙。而今吾等诸国还要仰仗吐蕃,否则大唐的报复难以承受矣。”

那使臣面色一抽,闷闷再不肯话。

禄东赞一甩袍袖,傲然道:“今次去见李世民,诸位要以我吐蕃为主。不管李世民有何动作,都有本相先来选择。谁若乱了主次之分,莫怪吐蕃不认朋友。”

形势比人强,众人不得不低头。使臣之中吐谷浑大长老喟叹一声,拱手示意道:“大相所言极是,吾等自然遵从。此次面见大唐皇帝,还请大相前面先行。”

禄东赞点了点头,袍袖一甩昂然领先。

后面众使臣对视一眼,各自也跟随出了使馆。

这群人都在长安置办了马车,一行骑士余辆车架轰隆驶向皇宫,此时皇宫大门早已打开,一队金吾卫检查后予以放行。

众使臣下车进宫,沿途不免又观看皇宫建筑,忽然一个西域国使臣发出感慨,满脸羡慕道:“真大气磅礴之地也,何时吾等才能住进此中。”

禄东赞回头看他一眼,笑眯眯道:“想住大唐皇宫?贵国似乎不配。当世只余我吐蕃能和大唐争雄,但是这个话本相都不敢。你记住了,咱们是臣,皇者是君,这话的只有君王才配,而且只有当世强国的君王才配。”

言下之意很是明白,吐蕃是当世强国,松赞干布拥有这个资格,但是禄东赞身为大相没有资格,因为他的身份是臣子,哪怕是吐蕃最大的权臣,照样没有这个资格。

这时众人已到皇宫门口,早有值守殿外的金吾卫高声汇报,片刻之后李世民喝令一声,示意金吾卫放行使臣们进殿。

禄东赞一甩袍袖,昂首挺胸当先进入。后面众使臣紧紧跟随,但却礼让吐谷浑大长老走在第二位。

众人进殿之后,面色先是一惊,只因他们发现此时朝堂上不但有皇帝和大臣,侧面盘龙柱旁边竟然还站着几个女人。

这几个女人全都穿着嫔妃服饰,领头一人却穿着灼灼凤衣,在场使臣都是消息灵通之辈,深知在大唐能穿凤衣者只有两人,一个是当朝长孙皇后,一个是西府赵王正妻。

但是眼前这位凤衣加身者雍容华贵,年纪看起来也到风韵之年,那么她肯定不是西府赵王正妻,而是大唐的一国皇后。

“奇怪……”禄东赞目光轻轻一闪,心中陡然生出一丝疑惑,他偷偷瞥了长孙等人一眼,暗暗思忖道:“大唐不比周边疆域,自古承袭儒家传统,国事向来不准女人插手,今日怎么允许皇后和嫔妃上殿?”

他心中左思右想半,始终没有参透其中关窍,当下暗暗留计心中,表面却做出郑重颜色,拱手对李世民施礼道:“吐蕃大相禄东赞,见过大唐皇帝陛下。”

后面众使臣也连忙行礼,但是礼仪却又各自不同。

李世民安然坐在龙椅上承受礼节,待到所有使臣行礼完毕之后,皇帝忽然仰哈哈一笑,目光炯炯道:“诸位使臣万里迢迢来我大唐,身上肩负着国家之间的友谊和情分,此事令朕心中甚感开怀,吾视诸位皆是朋友矣。快快免礼,咱们好好话……”

这是官面话,没人肯当真,众使臣齐声唱了个喏,这才各找地方静观其变。

禄东赞目光闪烁几下,当先发问道:“不知陛下想招,到底所谓何事?吾等正在鸿胪寺安歇,闻言马不停蹄就赶了过来。”

李世民再次哈哈一笑,状似欣慰道:“甚好甚好,朕心甚慰。”皇帝忽然大有深意看了禄东赞一眼,接着又道:“大相急急赶过来是对的,因为朕将要赐下一场大机缘,此事争则有不争则无,再怎么马不停蹄都不为过。”

禄东赞‘唔’了一声,语带好奇道:“不知陛下所赐何事,竟称大一场机缘?”

李世民猛地从龙椅上站起来,虎目炯炯一扫在场使臣,郑重道:“前时吐蕃求娶公主,因事搁置难行。这一次我家臭子不在,朕琢磨着应该把闺女给嫁了。我不是怕自家儿子啊,我只是烦他又来聒噪……”

众使臣顿时一惊,忍不住去看禄东赞。

禄东赞面色隐约带着得意,两道眉毛不由自主挑了一挑。

李世民同样眉毛挑了一挑,突然又道:“朕这次嫁女,起因是吐蕃想要求娶和亲,但是朕生平做事一视同仁,我忽然觉得不能只给吐蕃女儿。”

禄东赞面上的得意猛地一僵,心中隐隐生出一股不妙之感。他忽然急急开口询问,语带担忧道:“陛下此言何意,莫非要嫁多个女儿?”

李世民大笑摇头,指着禄东赞道:“汝贪心矣,岂能多嫁。朕之公主个个金枝玉叶,和亲一位已然是大之赐。”

禄东赞目光闪烁几下,道:“既然如此,陛下为何要不能只给吐蕃女儿?”

李世民忽然大有深意看他一眼,淡淡道:“原因无它,朕要你们争。”

禄东赞心中陡然一惊,脱口而出道:“大唐陛下,此时万万……”

可惜李世民看都不看他,忽然把目光转向在场所有始终,悠悠开口道:“此次嫁女,并非和亲。之所以出嫁,乃是招婿扶持,朕和皇后商量过了,也和大臣们探讨过了。吾大唐皇室将出一女,下嫁给有缘有份之国,不管谁能娶到公主,大唐必然与其结成兄弟之邦。”

皇帝到这里缓缓停下,面色悠闲坐回龙椅之上。

朝班中房玄龄忽然走了出来,接口继续道:“娶大唐公主者,将为大唐之亲国。陛下隆恩浩荡,许下嫁妆万千,金一车,银十车,丝帛布匹无数,茶砖盐铁无数,并开商道免税,再扶持书籍,文本,陶瓷,技术,又有西府三卫练兵之策奉上,还有火器燧发枪一千套,神臂弩一千套,第三代红衣大炮五十门,升空热气球二十架,再给五万骑兵大军作为公主护卫,此军将永远驻守邦交之国,归位彼国之兵,不受大唐俸禄……”

所有使臣,眼冒金星。

这是大利润啊!惊的利润啊!

一旦娶了大唐的公主,立马能获得这些嫁妆。金银丝帛无所谓,但是茶砖盐铁就厉害了。茶砖盐铁已经让人眼红,后面竟然还要开商道免税。

仅仅这些就足够让人去争,但是谁也想不到大唐竟然还有扶持,听听,书籍,文本,陶瓷,技术,这些哪一样不让人眼红。

最狠的还是后面几项。

西府三卫的练兵之策,这是全下所有国家君王都渴望的宝典。

火器燧发枪一千套,我的个老娘,这可是神器。

神臂弩一千套,俺滴个乖乖,谁不知此物乃是大杀器?

还有红衣大炮,这玩意放在城头立马就固若金汤。热气球虽然没见过,但是进入大唐出使以来谁没听过?

最主要还是那五万陪嫁的骑兵,这等于是给自己国家输送兵力啊。

如此多的嫁妆,已经不能用嫁妆形容,哪怕是再的国家只要娶了公主,不用数年就能成为一大强国……

在场使臣只觉得眼睛都红了,心中仿佛有无数只兔子在乱跳。他们刚才可是听得很明白,人家大唐皇帝并不是指定嫁女吐蕃,而是在场所有国家都有机会。

就在大家都神情亢奋之际,龙椅上的李世民忽然又是悠悠一声,语带某种暗示道:“虽然吾家的臭子让朕心烦,每每会因为嫁女之事和我争吵,但是诸位应该知道这小子疼爱妹妹何其用心,一旦哪个国家娶了公主,彼国的皇帝立马就是吾家臭子的妹夫!”

皇帝突然目视全场,呵呵笑道:“有西府赵王的扶持和后盾,此间的好处不用朕你们也明白。”

这一下,所有的使臣都炸了。众人全都双目血红看着禄东赞,很多人甚至想直接抽刀杀了他。

……这一章是超级大章节,是今三章合并一起发布的,接近一万,只求投票支持,来来来,看得爽并且看出这章所写阴谋的朋友,给我一票。

猫扑中文

上一章  |  大唐风华路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