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心魔>>心魔目录

第七百三十四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7-12-07  作者:沁纸花青

不止一个人提到这个世界将有大劫、将要毁灭——李云心想起刚才李淳风所说的许多话语当中,很不起眼的一句来。

“我与你,与那些修士,甚至与陈豢、木南居主人都不同。我生在这个世上……我无法坐视它毁掉。”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这句话,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李淳风无法坐视这个世界毁掉。就意味着他那句话中提到的人——陈豢、木南居主人,再加上那些个云山的长老可以。他们……想要逃离这个世界!

而逃离的关键在谢生的身上——谢生眼下在自己手上。

他竟……顺手抓到这么一张王牌!

李云心的心绪激荡起来。但他立即接连深吸几口气,叫自己重新平静。

他端坐宝座之上环顾海天,令自己的意识渐渐融入其中。于是这片海面上便升起波澜。无数细小的波纹荡漾开来,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水面上抚来抚去。如此足足过了一刻钟才重归风平浪静——李云心微微皱起眉。

因为李淳风此前所说的几句话还在他的头脑当中徘徊不去——他,李淳风,无法坐视这个世界毁掉。

如果……真的有种可能性,真的有这么一天。

他,李云心……能做到吗?

能在可以独善其身的时候,坐视这个世界毁掉吗?

仅仅在数月之前,他的答案会是肯定的。

这么个世界——这个么妖魔横行的世界。不但没有什么果报,更是毫无正义公理可言。而他自己,也就是那许许多多令这个世界变得更坏的人之一。

但他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他的身边都是泥潭、黑暗、险恶。这世界打一开始就没给他什么善意。即便曾经误以为有,也在其后显露险恶面目。在这样的世界当中,他能做得多好?

只能更坏。比许多人都坏,才能求得一线生机。

对这样的世界,在那个时候他没什么好留恋的。予及汝皆亡而已。

可后来……他在黑暗中见到几点光。他感受到一些温柔的善意。直到此刻,在知道更多是、体会到更多情感之后他才意识到,那些光与善意有多么的来之不易。

无论前世、今生,那些微不足道的东西都是他从不曾拥有过的。到这时候再问他,会不会……看着世界灭亡呢?

他想了很久,但没有想出答案。

心里有一只野兽——一只面目狰狞、毛发黝黑的野兽对他嘶吼。告诉他倘要将什么责任——哪怕是一点点——担负到自己的肩上,就必将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可是……

李云心又独坐许久。才意识到自己眼下在白白担忧。

他甚至不知道……那所谓的“这个世界将毁灭”是怎么一回事!

狄公口中的魔界入侵才不可信。可只是打发小孩子的说法。真正的原因,还要他自己找寻。

到这时候,他又忍不住想起李淳风此前的那些话。他说他计止于此,往后怎么做要凭李云心自己的心意。在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李云心不屑一顾——他认为都是虚言。李淳风必然还有后招。

可到了如今他才意识到对方那些话的意思。

李淳风……既然是木南居的得力干将,甚至如他所言那样“暂借木南居寄身”,就也该知道这些事。那么……往后的确用不着他再推着走了。

因为如今的李云心急切地想要弄清楚这些事情的真相——即便他还没有做出某个决定。

可还有一件事。

太上。

太上……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境界?

如红娘子所言,仅仅在数日之前李云心是有办法令自己晋入太上的境界的。那时候他对红娘子说境界高有境界高的好,境界低有境界低的好。然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隐忧——他不知道所谓的太上境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到目前为止,除了他耳中的那位大圣,李云心没有见过任何一位真正的“太上”。

大圣与这世上所有人的情况都不同,没法子作为参考。且看起来对这些事也并不怎么感兴趣,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大概在他看来谢生被囚禁十余年遭受许多折磨这些事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在他的模糊记忆中应当还有存有“被镇压五百年”、“大闹天宫”之类的印象。换句话说,这位大圣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些事,怎么可能令他大呼小叫呢。

然而除了他之外,云山的双圣被证明是游魂附体。所谓的太上真龙到如今也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量。倒还有一位在传说中亦是太上的鹏王——他此刻该出世了吧?但李云心也没有瞧见他拥有何种力量。

打一开始他就觉得玄门所描述的“太上”境界透着一股子邪气。如今证明他的担忧是正确的。

他见过许多玄境——妖魔中也有玄境。因而知道玄境的存在只是力量变强、可以利用甚至改变某些规则。然而太上……没有参照物。在这种情况下,他绝不想让自己去做一个试验品。

如今证明他的这种担心似是正确的。玄门的太上只是一个供人使用的躯壳罢了。那么……妖魔的太上呢?

非得将这些疑问都搞清楚了,他才会叫自己踏出那一步!

他又稍稍发了一会儿呆,遁出画卷。

红娘子仍站在洞口为他护法。李云心低声问:“过了多久?”

女妖想了想:“不到一刻钟。”

“好。”李云心将地上的画卷收起,左右看了看:“一会我们还得要——你怎么还在这儿?”

石殿一角多了一个人。正是琴风子——眼下盘坐在地上狼吞虎咽。手中抓着的该是一条鱼,只用火给烤熟了。

红娘子走过来:“你进画儿里的时候他从顶上下来的。说自己一直都在上面,没敢动。这些天饿坏了,才来问怎么发落他。”

李云心愣了愣——意识到自己竟把他给忘了。

其实倒也不算是“忘”了。五天之前击杀七海龙王之后,李云心与红娘子分头去抓那些龙魂的神魂,没给琴风子什么交代。

严格意义上说琴风子算是李云心的俘虏,算不得同盟的。李云心既走,他就处在两难之地。如果擅自离开被捉回来了——这种可能性很大——搞不好要受罪,还可能死。

就只好留下。先等了三天,李云心都没音信。附近的海面一片死寂,空荡得可怕。他一个人待在石柱之上等,却不知道那两位跑到石山之下凿洞了。

又过几天,海面上风大浪大叫他饥寒交迫,才想着要到下面去避风,结果遇着站在洞口的红娘子,好悬没被一掌拍成肉泥。

李云心微微皱眉:“你怎么还不走?”

琴风子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我……啊?走?龙王放我走了?”

看他这样子,李云心才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体验过吃东西的滋味了——饮食对他而言是怡情。不像这位化境的修士,偶尔还是需要进食的。

“蠢死你算了。”李云心哼了一声,显然心情不大好,“没想过我为什么留你的命么?不就是为了叫你以后回去把在这儿看到的事情都告诉你们那位万年老祖?你留在这儿是真想死么?”

琴风子连忙摆手:“不不不,不想死,不想死——”

然而犹豫一会儿:“龙王……是真想叫我回去把这些事——”

“是。滚蛋。”

琴风子这才舒了口气:“那么有件事我说了……龙王不要生气。”

他小心翼翼地看李云心的反应。可对方懒得给他什么保证。便只好将心一横,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又摸了摸胡子。再咳一声清清嗓子:“龙王,我家老祖宗叫我给龙王带来一个口讯。”

李云心斜眼看他。脸上忽然浮现意味不明的笑意:“小鱼儿。我之前说什么来着。这位有点儿本事的。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搞事。”

“龙王误会了。”琴风子沉声道,“是老祖宗神通广大,能在我神识当中传讯。”

此前他说话的时候语气惊慌。但如今要为那位万年老祖传话,不得不叫自己镇定下来。

“那么,你们那位老祖宗说了什么?”

琴风子抬手往东边拜了拜。才道:“老祖说,龙王之所以将我留下来就是为了留下一个咱们两方沟通的渠道。既然龙王怀有善意,老祖便觉得还有好好谈话的可能。”

“嗯。他说的对。”李云心背了手,“再有呢。”

“老祖说,知道龙王与真龙或有仇怨。既然真龙没能消灭王龙,为了我无生仙门的大事计,不打算和龙王争斗下去了。”

“明智。”李云心点头,“但是我现在自信心膨胀,还有个太上。你们拿什么和我讲条件,叫我不计前嫌呢?”

“老祖说,龙王诚然有太上的助力。但咱们在浩瀚海内还有大阵。阵眼龙王该是熟悉的——在云山之下见过。”

“你是说,古魔遗骸。”

琴风子想了一会儿,像是在倾听什么。然后才道:“老祖说,龙王只猜对了一半。浩瀚海内的与陆上的不同。不是古魔,乃是神魔。咱们已经炼化了许多年,此次本打算毕其功于一役。但龙王夺去了妖魂,这神魔的威力便打了折扣——可,仍未必能败于那位圣者之手。”

李云心还没说话,耳中就已经叫起来:“放屁!在哪?!俺去会会他!!”

李云心便道:“那位太上说你家老祖放屁。”

琴风子的额头一下子渗出冷汗,低呼:“龙王!不可……”

“他现在在听我说话?”李云心笑起来,“每一句都听得到?”

琴风子抹了一把冷汗:“算……是。还请龙王、龙王……老祖欣赏龙王的胆魄——”

“得了吧。”李云心摆摆手,“只是看我现在不好对付,可是真龙又没什么用了,打算拉拢我而已。你告诉你家老祖——这种事很常见,我能接受。强者联合永远利益至上嘛。”

“但是你们——是打算到陆上去发展?重振什么玄门?”

隔了一会儿,琴风子说:“是的。所以与龙王要在海里做的事绝无冲突。”

“这可不够。”李云心撇了撇嘴,一指自己的耳朵,“我身边那位太上,刚才听着没?对你们的那位魔神极有兴趣,跃跃欲试。要说服他不出手,得花掉我好些功夫。光凭你们的一句绝无冲突就要和我握手言和可不成。我还要别的。譬如说——”

“可以送龙王去龙岛。”琴风子开口道,“眼下龙岛门户都在无生仙门的控制当中。我们知道龙王想要什么,也无意起冲突——龙王可以通行。”

李云心的眼睛一亮,终于笑起来:“你们的老祖倒是个明白人。那么,什么时候去?”

红娘子在洞口静听两人对话。但到了这时候走到李云心身边低声道:“怕是有诈。”

李云心毫不避讳琴风子:“肯定有诈。但我也的确想上龙岛。还觉得——”

他看看琴风子:“他们既然知道陆上的事情,也知道这里的事情,都该是聪明人。知道我果真能和他们相安无事是最好结果。如果把我惹毛了,才是捅了马蜂窝。”

说了这话,不再看琴风子。而是转脸往东边看:“您说是不是?”

琴风子又咳了一声。他夹在中间极为难。既要对万年老祖保持恭敬又不敢得罪这位龙王,到如今只能说:“老祖说龙王也是聪明的人……说——”

他顿了顿,微微皱眉。然后抬眼看李云心,略有些诧异:“说……但在此之前,希望龙王能处理好西边来的那些人。那一支……鬼军?!”

红娘子的脸上亦露出讶色。

李云心便“哦”一声。

“他们是说姬老兄。”他对红娘子侧了侧脸,“那位离国的皇帝。我之前拜托他来帮忙。果然是性情中人,算是个好朋友。”

又对琴风子说:“贵派用不着担心这个。我接手了这么大的一块地盘,总得需要人照看。这样——蓬莱瀛洲方壶三岛一千浬之外直到陆上,都算是我的地盘。我的这位姬老兄的鬼军,往后就驻于此,绝不越界。”

“如果我平安无事,过些日子他就退走。但如果我出了事,他就会给贵派找麻烦了。”

上一章  |  心魔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