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金丹老祖在现代>>金丹老祖在现代目录

第685章:

更新时间:2018-04-16  作者:月下箜篌

骷髅怪见状,顿时暴怒出手,白骨手掌一把甩开了那把黑色巨斧,转身朝着柳夕怒吼:“卑鄙无耻!”

它怒急攻心,全身的骨头仿佛活了过来,如藤蔓般抽枝发芽,迅速生长成一丛丛的骨节,如藤蔓般向四面八方蔓延。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柳夕和秋长生见到白骨怪这般变化,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个名字:玄冥。

玄冥,十二祖巫之一,传说是一只狰狞巨兽,全身长满骨刺,乃是雨之祖巫。

玄冥的特点就是全身长满骨刺,其实修道世界另一种说法,玄冥乃是骨兽,全身没有一点肉,如骷髅一般。它的本命神通是可以控制雨水,专管降雨下雪。

后来巫族被百族联盟打败,只剩下十二祖巫后裔逃到了末法世界,由十二祖巫和巫族占据的各类神职,也开始由修士和妖族等担任。

比如玄冥的雨神,就是由妖族的龙族担任神职,专门负责凡间布云降雨,并且吸取凡人的信仰。

此时的骷髅怪,全身的骨头仿佛水草,迎风见长。又像是一条条白色的藤蔓,如鞭子般的空中飞舞。整个看去,竟变成了一只狰狞恐怖的巨大骨兽。

“区区一座点化大阵罢了,真的以为本座破不了吗?”

玄冥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空旷,无数的骨刺脱离狰狞骨兽的束缚,化作一丛丛的骨箭,铺天盖地般射向柳夕和秋长生。

白色骨箭成千上万,速度又快若闪电,尽管穿透点化大阵时,被大阵里许多的法宝飞剑抵挡,但仍有上千根骨箭射向柳夕和秋长生等人,直欲将几人射成肉渣。

秋长生手指一曲一弹,一枚银色的金属小球如弹珠般从他手指尖射出,忽然在空中炸开,炸裂出无数牛毛般细小的剑气。

这些剑气与骨箭撞在一起,顿时发出绵绵细雨般的沙沙声,又仿佛春蚕嚼叶般的声响。骨箭与细小剑气之间短短的接触,坚硬无比的骨箭上就开始浮现出一层层骨粉,飘飘洒洒的洒落下来。等到骨箭射到柳夕等人面前时,便自行化作骨粉飘落。

骨箭被秋长生银丸爆发出来的剑气化解,玄冥却并不在意,它身上一条条骨节触手胡乱的挥舞,便有无穷无尽的骨头从骨节触手上脱落,然后化作一枚枚骨箭,密密麻麻的射向柳夕和秋长生。

并且,一丛骨箭刚射出,又是一丛骨箭随之射来,一连三波骨箭,诺大的船舱竟然被彻底占满,找不到一丝安全的空间。

这是玄冥的本命神通,它本就是骨兽,可以随意控制身体的骨细胞的密度和生长的速度,骨头就是它的本命武器,也是唯一的武器。

传说太古时期,修道世界被巫族统治的时候,十二祖巫各个都有毁天灭地的本领。

其中骨兽玄冥,杀性是十二祖巫中最重的。它经常用骨头随意刺穿一颗星球,就像无知的顽童用木棍摧毁一个蚂蚁窝一般随意。

然而修道世界宇宙中每一颗星球上都有无穷的生命,甚至就连一颗沙里,也许都有数以亿计的生命。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草一枯荣,三千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云集。

玄冥的嗜杀和破坏欲,让所有生命都对其无比恐惧。后来百族联合起来反抗巫族大战之中,玄冥杀死的百族联军数量远远超过了其他十一位祖巫的总合。

百族联盟军为了设计杀死玄冥,前前后后付出了超过十万成员牺牲,其中包括七位圣人和十三名大妖,还有六位大魔……

然而付出如此代价,玄冥依然没有死,因为玄冥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害和弱点。它是骨兽,天生没有肉和血,更没有内脏和神经之类器官组织。但玄冥却有强大到可以一念毁灭一个世界的能力,更有操纵降雨的能力。

雨是无根之水,一旦落地化作水后,便不归玄冥操纵。但在落地之前,玄冥可以操纵雨水化作酸水、苦水、弱水、毒水……正是大范围的杀伤性武器,杀伤力之大之广,堪称是十二祖巫之首。

既有满屏的大规模大范围的杀伤性技能,又有强横无匹毫无破绽的单挑能力,祖巫玄冥的战斗力在十二祖巫中,也一直排名在前三之中。

后来百族联盟军为了杀死玄冥,设计让玄冥与后土产生矛盾,两者大大出手,打的天昏地黑日月无光。本来玄冥和后土两位祖巫的战斗也分不出生死胜负,毕竟实力到了他们那种程度,早就已经超脱了轮回生死。除非不死不休,否则战斗再激烈,死的也是被波及的大量无辜生命。

百族联盟军当然不会只满足于两人打一架的结果,于是又挑拨了句芒,说玄冥欺辱后土娘娘,欲娶后土娘娘为妻。

句芒和后土之间,本身就是夫妻关系,听到此话之后大怒。根本就不去多想,问都懒得问一声,直接一步来到玄冥和后土的战场。

眼看玄冥占着上风,后土颇有些狼狈,句芒二话不说出手相助,联合祖巫后土,压着玄冥猛打。

二打一,玄冥再厉害也厉害不过两人联手。本来这个时候,玄冥就给撤了,但众所周知,巫族是一个奇特的种族,他们的脑海里就没有“撤退”这两个字眼。别说对面是两个人,就算是千军万马,玄冥也不可能撤退。

不撤退也没有关系,反正对于祖巫们来说,海角天涯的距离也就是跨出一步的事。既然对方可以有帮手,玄冥也找一个帮手就是了,甚至可以找两个三个帮手。到时候大家二打二,甚至三打二,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可惜玄冥的脾气太臭人缘太差,它唯一的朋友只有脾气最好的后土。但问题是现在后土跟它闹翻了,正在和它开片呢,总不能指望后土娘娘自己打自己吧?

更狠的是,百族联盟军竟然又去祖巫共工面前挑拨了一番,于是祖巫共工也横插一脚,三打一围殴玄冥。

玄冥见三名祖巫同时围攻自己,顿时戾气大生,只觉得自己受了欺负,就算死也要和它们同归于尽。玄冥脑子里只剩下毁灭一切的想法,越打越疯狂,竟然死战不退,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本来后土、句芒和共工原先只是抱着教训玄冥一顿的想法,并没有想过要真的杀死它。结果玄冥如此不顾一切,出手之间没有丝毫的留情,三位祖巫一不小心,都受了一些伤。于是三位祖巫也火了,杀心顿起,本命神通和杀招层出不穷的扔向玄冥。

四位祖巫这一战,持续了多久没有任何记载,只知道修道世界的南儋部州从此在修道世界版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南海。

整个南儋部州被四人打碎,祖巫共工召唤出来的水系神通和玄冥的雨系神通,造就了修道世界的南海,至今依旧是修道世界最大的海洋。

此战祖巫玄冥力战而死,其余三名祖巫各自身负重伤,不得不修养。

此时船舱中的玄冥后裔骷髅怪,当然没有祖宗玄冥那般威力,它的力量连真正的玄冥万分之一都不到。不过在末法世界,在这个宽敞漆黑的船舱里,它的实力已经足以碾压船舱里任何一人。

秋长生再次伸手进乾坤袋,然而脸色却微微一变,拿出来时,指尖只夹着两张金刚符。但他脸色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的捏碎了两张金刚符,一张给了柳夕,一张给了李明勇。

柳夕见状,先是一愣,随即惊道:“你自己不要吗?”

秋长生微笑道:“没事,我有化虚符。”

他说着,果然又掏出一张仿佛一团虚影般的符纸,运起灵力捏碎后,秋长生的身体变化作了半透明的存在,即像是一团空气,又像是一团水。

柳夕皱了皱眉,手指飞快的从乾坤戒中取出两枚玉符,一枚镇魂,一枚伏魔。两枚玉符顾名思义,都是镇魂护魄的神通,专门用来抵挡神识或者精神类的攻击。

玄冥的骨箭穿透点化大阵时,被点化大阵拦截下绝大部分的骨箭,虽然穿过点化大阵的骨箭只占极小部分,但数量却依然成百上千。再加上玄冥连发三波骨箭,射向柳夕、秋长生和李明勇的骨箭,至少有足足三千枚之多。

柳夕的日月精轮快速的盘旋在三人周围,日月精轮发出的清辉短暂的照亮了三人周围的黑暗,洒下的光线组成一道看似薄而美艳的光幕。

骨箭呼啸着射来,刺在日月精轮发出的光幕上,光幕仿佛气球被挤压而变形。越来越多的骨箭射向光幕上,光幕被压迫到极致,终于炸裂开来,爆发出无穷的光芒。

不撤退也没有关系,反正对于祖巫们来说,海角天涯的距离也就是跨出一步的事。既然对方可以有帮手,玄冥也找一个帮手就是了,甚至可以找两个三个帮手。到时候大家二打二,甚至三打二,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可惜玄冥的脾气太臭人缘太差,它唯一的朋友只有脾气最好的后土。但问题是现在后土跟它闹翻了,正在和它开片呢,总不能指望后土娘娘自己打自己吧?

更狠的是,百族联盟军竟然又去祖巫共工面前挑拨了一番,于是祖巫共工也横插一脚,三打一围殴玄冥。

玄冥见三名祖巫同时围攻自己,顿时戾气大生,只觉得自己受了欺负,就算死也要和它们同归于尽。玄冥脑子里只剩下毁灭一切的想法,越打越疯狂,竟然死战不退,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本来后土、句芒和共工原先只是抱着教训玄冥一顿的想法,并没有想过要真的杀死它。结果玄冥如此不顾一切,出手之间没有丝毫的留情,三位祖巫一不小心,都受了一些伤。于是三位祖巫也火了,杀心顿起,本命神通和杀招层出不穷的扔向玄冥。

四位祖巫这一战,持续了多久没有任何记载,只知道修道世界的南儋部州从此在修道世界版图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南海。

整个南儋部州被四人打碎,祖巫共工召唤出来的水系神通和玄冥的雨系神通,造就了修道世界的南海,至今依旧是修道世界最大的海洋。

此战祖巫玄冥力战而死,其余三名祖巫各自身负重伤,不得不修养。

此时船舱中的玄冥后裔骷髅怪,当然没有祖宗玄冥那般威力,它的力量连真正的玄冥万分之一都不到。不过在末法世界,在这个宽敞漆黑的船舱里,它的实力已经足以碾压船舱里任何一人。

秋长生再次伸手进乾坤袋,然而脸色却微微一变,拿出来时,指尖只夹着两张金刚符。但他脸色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的捏碎了两张金刚符,一张给了柳夕,一张给了李明勇。

他说着,果然又掏出一张仿佛一团虚影般的符纸,运起灵力捏碎后,秋长生的身体变化作了半透明的存在,即像是一团空气,又像是一团水。

柳夕皱了皱眉,手指飞快的从乾坤戒中取出两枚玉符,一枚镇魂,一枚伏魔。两枚玉符顾名思义,都是镇魂护魄的神通,专门用来抵挡神识或者精神类的攻击。

玄冥的骨箭穿透点化大阵时,被点化大阵拦截下绝大部分的骨箭,虽然穿过点化大阵的骨箭只占极小部分,但数量却依然成百上千。再加上玄冥连发三波骨箭,射向柳夕、秋长生和李明勇的骨箭,至少有足足三千枚之多。

柳夕的日月精轮快速的盘旋在三人周围,日月精轮发出的清辉短暂的照亮了三人周围的黑暗,洒下的光线组成一道看似薄而美艳的光幕。

骨箭呼啸着射来,刺在日月精轮发出的光幕上,光幕仿佛气球被挤压而变形。越来越多的骨箭射向光幕上,光幕被压迫到极致,终于炸裂开来,爆发出无穷的光芒。

上一章  |  金丹老祖在现代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