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银河系文学>>三国之无赖兵王>>三国之无赖兵王目录

第2217章 唯有战唯有死

更新时间:2018-06-13  作者:讳岩

曹恒见到了姜维等人,也知道他这次出征不可能再有机会和曹彰、曹植一同,心里不免是有些失落。

回到住处,他把三天后将要出征的消息说给黄舞蝶听了。

黄舞蝶什么表示都没有,只是默默的帮他整理着行装。 银河系文学 yhxwx.com

看着黄舞蝶把一件件的衣服放进包袱里,曹恒从背后搂住了她:“夫人这是做什么?”

“夫君即将出征,听说北方天气冷的很,多带几件衣服过去,不要冻着了。”黄舞蝶一边收拾一边说道:“你我新婚,夫君就要出征,要说没点失落也不可能。可我也知道,夫君是为了大魏的天下,也是为了大魏的黎民百姓讨伐羯人,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阻止。我能做的只是在家里等着夫君,盼着夫君早些归来。”

“放心好了,羯人上回已经被我打到元气大伤。”曹恒回道:“这次出征,用不多久我就可以把他们全给灭了。”

“夫君还是不要太自信的好。”黄舞蝶说道:“我听说羯人曾是匈奴一部,而且他们要比匈奴人更加凶悍,夫君与他们作战,得多留个心眼,毕竟匈奴人也不蠢,他们曾与中原作战多年,早就习惯了中原的战法。我不管夫君以往怎样,我只知道,从今往后再也不许轻视敌人。”

她转过身,双臂搂住曹恒的要,仰起脸凝视着他的眼睛:“夫君一定记得,我在家中等着,可不要让我等来等去,到最后什么都没等回。”

“夫人说的什么话。”曹恒笑着说道:“我的能耐你是不知道,羯人如今提起我的名字,只怕也是会浑身哆嗦,他们哪还敢和我正面交锋?”

“才和夫君说过不要过于自大,怎么一点都听不进去?”黄舞蝶没好气的说道:“要是夫君总是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让你前往?”

双手搂着她的蛮腰,曹恒的手掌不老实的往下挪了挪。

感觉到他不老实,黄舞蝶并没有反抗,她甚至连扭动身子也不曾有一下。

早就成了他的人,他要怎样还不是由着胡来?

“夫人说的我都记下了。”曹恒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保证出关以后绝对不会小瞧羯人,也绝对不会不把他们看在眼里。每次遇见羯人,我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夫人认为怎样?”

“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黄舞蝶抿嘴一笑,对曹恒说道:“我给夫君整理了一些衣服,夫君临行的时候不要忘记带上。回头我再让人置办一些可口的干粮,路上要是饿了,也可以拿出来吃。”

“有了夫人,感觉就是不一样。”曹恒笑着说道:“这次出征,我必定会谨慎再谨慎,以往我在外面没什么牵挂,如今家里有人在等我,我怎么敢随意把自己陷入到险境中?”

“夫君要是真的明白这些道理才好。”黄舞蝶轻轻的叹了一声,对曹恒说道:“我就怕夫君并不明白,只是随意找几句好听话说给我听。”

他随后又对曹恒说道:“夫君在外面养着的那个偏房,也给带回来吧。一旦你出征在外,她独自一人也没个照应,把她带回家中,至少有我看着,也不会惹出什么乱子。”

曹恒养的偏房,当然是他从雁门关带回的舞娘。

回到洛阳的时候,他就觉得舞娘不能带回家中,于是让人在城里找个处宅子,先把她给安顿了下来。

不过这段时间他还真没去舞娘那里。

他从来就没把舞娘当成偏房,不过是当初在雁门关发生过一些事情,要是把她留在杨阜那里,她的命运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给她带回来罢了。

从没有去过,曹恒也不知道黄舞蝶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错愕的看着黄舞蝶,他问了一句:“夫人是怎么知道的?”

“夫君做点什么事,只要我想知道,难不成还会有被瞒着的道理?”黄舞蝶说道:“夫君也不用放在心上,我只是这么一说。你要是不想让我把她接回来,我也不会勉强夫君。”

“接回来吧。”曹恒把当初在雁门关发生的事情说给黄舞蝶听了:“你要是想对付她,即便我不给她接回来,你还是会有办法。不如干脆让你把她接回来,反倒稳妥一些。”

“夫君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黄舞蝶微微一笑:“我并不是反对夫君壮大后宅,只是以后往后宅里带的女人,不要总是这些就好。要是带回来一些名门望族或者是有才情的女子,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与夫君过不去?”

“你是说真的?”曹恒不太相信的打量着她。

“我和夫君是有一辈子要过,难道还有假的不成?”黄舞蝶说道:“我对夫君要是有欺着瞒着,将来夫君必定记恨,以后日子可还怎么会好过?我也明白,男儿丈夫有个三妻四妾分属平常,我要是不拦着也就罢了,我要是敢拦着,还不知道世人会怎么骂我。上回从雁门关带来的舞娘,送到后宅我会好好安顿。她出身卑微,妾肯定是做不成的,夫君给她个姬的身份也就是了。”

所谓姬妾,妾还能算得上是小老婆,在后宅除了要看夫人的脸色,倒也还有些身份。

后宅中除了侍女,最卑微的也就是姬。

有些人家,姬的地位和家养的伶人差不了多少,主人甚至会让她们陪着客人睡觉。

可曹恒却不可能那么做。

他本来就是大魏的长公子,从来只有别人巴结他,他哪需要巴结别人?

进了他的后宅,只要落了个姬的身份,虽然不至于像妾那样偶尔还能参与到主人家的事务中,却也不至于像侍女那样每天都要做些伺候人的事情。

正因为姬不用伺候后宅的夫人们,甚至身边还会有一个陪伴的侍女,在很多人家,虽然被主人当成玩物,还是有不少侍女愿意得到这样的身份。

曹恒当然清楚那个舞娘被接到后宅会是怎样。

他对黄舞蝶说道:“你这样对我,我以后也不会有负于你。”

“夫君是少年英雄,将来还要成为魏王那样的人。”黄舞蝶说道:“我当然相信夫君不会有负于我,只可惜妾身不是男儿身,这次夫君出征也不能陪同在身边。”

曹恒嘿嘿一笑:“幸亏你不是男儿身。”

黄舞蝶诧异的看着他:“夫君怎么这样说?”

“你要是男儿身,我俩怎么可能成夫妻?”曹恒说道:“我的后宅以后能有你这么一位通情达理的夫人,可要比我身边多了个没什么武勇,只能跟在身后的随从强的多。”

明白了他的意思,黄舞蝶抿嘴一笑:“还是夫君想的明白,倒是妾身想差了。”

“那是当然。”曹恒回道:“世人都说我和父亲想象,父亲能够一统天下,我难道还会差了?”

黄舞蝶面带笑意没有说话,嫁给这么个不懂得谦逊为何物的夫君,还真是让她头疼的很。

夫妻俩正在房间里缠绵着说话,一个侍女来到门外:“启禀长公子,三将军求见。”

曹恒当然知道侍女说的三将军就是曹彰。

他对黄舞蝶说道:“三叔要见我,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先去见见他,这里就交给你了。”

“夫君放心,回头我就给收拾妥了。”黄舞蝶应了一声,曹恒则转身走向门外。

曹彰并没有在他和黄舞蝶住处门外等候,而是离他的住处有着二三十步。

与房门正对的地方,走出二三十步是一片小小的林子。

站在林子边缘,曹彰仰脸看着眼前树木的树冠。

在树杈上,两只鸟儿正蹦来蹦去,好像很欢快的鸣唱着。

正看着那两只鸟儿,曹彰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鸟儿却好像根本不在意似得,还在树杈上欢快的叫着。

“三叔。”曹恒的一声呼唤,把鸟儿给惊的扑棱翅膀飞了起来。

曹彰回过头,看向正走过来的曹恒:“你来的倒是很巧,把我正观赏着的鸟儿给吓的跑了。”

“没想到三叔居然也有雅兴观赏鸟儿。”曹恒嘿嘿笑着说道:“要是四叔说这样的话,我还真就信了。”

“原来在你眼里,只有子建才是懂得欣赏风月的人。”曹彰笑着说道:“算了,我也不和你计较,谁要我以往是个只懂舞刀弄枪的武人。”

“武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曹恒先回了一句,随后向曹彰问道:“三叔来见我,应该不是只为了说这些。”

“听说再有两天,你就要领兵赶往雁门关。”曹彰问道:“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父亲给我五万大军,还把飞熊营也调拨给我。”曹彰回道:“我还真不清楚要准备什么。”

看着曹彰,他接着问了句:“三叔这次是不是不能跟我一同出征了?”

“你父亲身边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办。”曹彰回道:“我得留在洛阳。不过有些话我觉得有必要先和你说明白,以免你到时候吃了羯人的亏。”

“我能吃羯人的亏?”曹彰笑着说道:“上回雁门关一战,三叔也是看到的,羯人战法简单,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战术。我军不过损失百余人,他们就有三四万人命丧沙场。像这样愚蠢的对手,我怎么还会吃了他们的亏?”

“我担心的就是你有这样的念头。”曹彰说道:“攻城略地并不是羯人擅长的战法,他们最擅长的恰恰是在荒野上与人厮杀。早先你要带兵追击羯人,我和你四叔虽然不是很认同,却自认为可以在要紧的时候帮你一把,所以才会同意。这次你是独自领兵,不了解羯人战术,你可是真的要吃大亏。”

“敢问三叔,羯人有什么战术?”曹彰毕竟是曹恒的叔父,他也不敢表现的张狂过分,于是摆出一副谦恭的模样问了一句。

曹恒开口询问,曹彰说道:“羯人都是骑兵,他们的速度比我们的将士快。到了荒野之上,他们先会分兵几路,从各个方位包围我军。一旦我军稍有懈怠,他们就会冲杀上来。这种战法往往出其不意,你可得当心才成。”

“我明白了。”曹恒点了点头,向曹彰问道:“还有没有其他?”

“其他还真没有什么。”曹彰回道:“不过羯人自幼在马背上长大,他们擅长马术,而且骑射非常精准。在野外遇见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将士们摆列起盾阵,然后以弓箭覆盖射杀。”

“这样的战法是父亲以前用过的?”曹恒问道。

“没有,不过却是你父亲想到的。”曹彰说道:“你父亲当年率领我们讨伐羯人的时候,羯人听见他的名号,已经是吓的毫无战意,哪还会运用什么战术?”

“既然父亲都没有用过,怎么知道一定有用?”曹恒笑着摇头:“三叔这么说,我确实不太敢相信。”

“说与不说在我,用与不用在你。”曹彰有些怒了:“你居然连你父亲制定的战法都敢怀疑,我看也是太膨胀了。”

“三叔不要恼怒,我用就是了。”发觉曹彰怒了,曹恒赶紧躬身说道:“只要三叔说了的,我务必都会记下。”

曹彰叹了一声,随后岔开话题,向曹恒问道:“你有没有听说,羯人在我们离开雁门关以后,又向关口发起数次进攻?”

“父亲已经把战报给我看过。”曹恒回道:“我军损失四五百人,羯人死伤也不过一两千人,与早先双方伤亡相比,仗打的确实是不怎么样。”

“我觉得羯人一定是有了新的法子。”曹彰说道:“至于他们用的是什么法子,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却相信,他们一定是用了什么新的战术,否则杨阜绝对不会损失如此惨重。”

“羯人伤亡不多,石邪弈于一定还会加紧对雁门关的进攻。”曹恒说道:“我在洛阳多耽搁一天,雁门关就多一分凶险。”

曹彰点头:“你说的确实是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可你要知道,数万大军整备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仅仅三天时间,就要将士们做好出征的准备,确实是仓促的很。”

“无非是粮草军械。”曹恒说道:“眼看天也要冷了,将士们的冬衣也得提早准备。三天,我觉着应该是足够。”

曹恒把大军整备想的太简单,曹彰笑着摇头:“等到有一天你自己操办这些,你就明白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父亲所以会说三天后出征,只因府库中这些储备都有。要是没有,只怕三个月也无法出发。”

“既然府库都有,调拨下去就是。”曹恒问道:“这有什么难的?我倒是觉得一天之内,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完成。”

“所以你在雁门关的时候,才会催促军械早些送到。”曹彰说道:“很多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所以办起来简单,只因为你是大魏长公子。”

曹彰的这番话,在曹恒听来确实不太中听。

可曹恒并没有和他顶撞。

三叔特意来提醒他,在关外遇见羯人一定要小心应对,他也没必要和三叔顶撞。

该说的都和曹恒说了,曹彰又与他闲话了一会,问了些新婚后的滋味,也就想他告辞离去了。

辞别曹恒,曹彰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曹铄的书房。

书房里,曹铄正看着一张地图。

地图上标注的正是雁门关外的地形。

邓展引领曹彰进了书房,曹铄投也没抬,示意他先坐下。

在旁边落座,曹彰等了好一会,曹铄才问道:“该说的都和他说了?”

“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我多半都说了。”曹彰回了一句,随后向曹铄问道:“长兄是在看什么?”

“雁门关外的地图。”曹铄说道:“恒儿这次讨伐羯人,他所要面临的凶险,很可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我查看一下地图,大概也就知道他会怎么打。”

“要是长兄不放心,可以另外再派一支人马过去。”曹彰提议道:“两支人马协同,必定可以击破羯人。”

“两支人马协同,到后来功劳是谁的?”曹铄反问了一句。

曹彰错愕的回道:“领军出征,不过是为了讨伐异族,兄长怎么在意起了功劳?”

“当然要在意。”曹铄说道:“羯人早年已经被我们打残,他们所以还能聚集起这么多的力量,无非是有石邪弈于从中起到了作用。”

提起石邪弈于,曹铄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要是按照历史进程发展下去,石邪弈于将来会有个名为石勒的孙子。

石勒建立了羯人政权后赵,对汉人是百般压迫,在后赵时期,汉人机会被羯人屠戮到了灭种。

以至于后来反抗羯人压迫的过程中,出现了冉闵大帝,而且还颁布了杀胡令。

杀胡令的颁布,就是在汉人几乎快要绝种的情况下,动员所有可以动员的汉人力量,把那些侵占中原的异族驱赶出去。

只可惜,冉闵的政权并没有持续太久,他最终还是败给了胡人联军,北方中原的汉人在那以后,仍然是生活在随时可能被灭种的境遇之下。

直到大隋立朝,汉人的人口已经锐减到了只有两三百万人。

这也是历史上人口最少的时期。

隋文帝杨广励精图治,鼓励人口生养,才在隋末达到人口不过千万。

要是没有来到这个时代,曹铄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对于两千年后的他来说,五胡乱华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也是他无力扭转的事情。

可现在却是不同,他来到了这个时代,提前终止了中原动荡,也间接的断绝了司马家篡权的可能。

司马懿的本事不小,曹铄也敢用他,只是在用的时候稍稍留了一手,并没有给他绝对高的威望和权势。

如今的曹恒像他当年一样征战沙场,在军民中树立着威望。

论起年纪,司马懿比曹铄还要年长几岁。

只要不出意外,他绝对会比曹铄死的更早。

司马懿先死的话,他的儿子曹铄肯定不会重用,同样也会提醒曹恒,不能重用司马家的任何人。

司马家无法掌控大权,他们又能用什么来从曹家手中夺取政权?

断绝了这种可能,对曹铄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把周边的异族给灭了。

南方的蛮人相对温和,而且他们的实力也不足以与中原抗衡,对付南蛮,曹铄只要采取融合的办法也就是了。

至于将来南蛮发展成为多少个民族,他并不关心。

无论发展成多少民族,到头来还是逃不了与中原血脉相连。

真正让曹铄头疼的,恰恰是北方的异族。

这些异族在纷乱的历史进程中,扮演着很不光彩的角色。

他们与中原争斗,从中原掠夺物资赖以生存。

可这些异族,最终都会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淹没,最好的结局也是从此沦落,再也没有和中原争雄的能力。

中原还在混战的时候,曹铄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些。

如今天下一统,他又怎么可能放手任由将来的五胡乱华发生?

石邪弈于是石勒的祖父,为了不让后赵出现在历史的长河中,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羯人给灭了。

尤其是石邪弈于一脉,别说让他们传承下去,就算是个婴儿,也一定要给除掉!

“石邪弈于是羯人的大王,早先长兄带领我们讨伐羯人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没想到如今,他居然成长到了这样的境地。”曹彰说道:“不过好在长公子有能耐压制他,让他根本翻不起身。”

“我要的不是压制,而是彻底的灭绝。”曹铄回道:“我已经吩咐火舞,暗中跟随恒儿。万一他在攻打羯人的时候心存不忍,留下了一些羯人的幼童,很可能会给中原人带来灭顶之灾。要么不杀,要杀就要杀个干净。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希望听说有羯人的存在。”

“长兄好像对羯人有着特别的憎恨。”早就发现了什么,曹彰向曹铄问道:“对付匈奴人,对付羌人以及对付鲜卑人、乌桓人,都没见长兄下如此杀手。”

“那是因为匈奴人、羌人和乌桓人等等,都不像羯人这样丧心病狂。”曹铄说道:“他们杀我们的百姓,把中原人当成牲口,我就要让他们知道,中原人是可以让他们连牲口都做不成的!”

“长兄的意思,我似乎明白了。”曹彰点头应了。

三天,对于等待中的人来说是漫长的。

可对于黄舞蝶来说,却是如同离弦的箭一样过的飞快。

短短的三天过去,曹恒要出征的日子终于来了。

换上戎装,曹恒站在黄舞蝶的面前。

为他系上束腰,黄舞蝶对曹恒说道:“夫君这一去,路途凶险万分。沙场上刀光剑影,可千万要珍重。妾身没有其他的期盼,只盼着夫君能够完好归来。”

“你的期盼也太简单了些。”曹恒嘿嘿笑着,对黄舞蝶说道:“完好归来那是必然的事情,我不仅会完好归来,还会带回羯人从此已经被抹去的消息。等到我回来,会和你一同领受父亲的封赏。到时你的夫君就是万民敬仰的英雄,而你也是英雄的女人。”

黄舞蝶露出略带苦涩的一笑:“我送夫君出门……”

“不用了。”曹恒对她说道:“别说送出门,就算你给我送出了洛阳城,我俩早晚还是要有分别。与其分别的时候依依不舍,彼此徒增烦恼,倒不如就在这里话别”

“夫君说的虽然没错,可我要是不送一送,只怕心里会难过的很。”黄舞蝶回道:“能和夫君多在一处片刻,对妾身来说也是好的。”

“那……就陪我到门口吧。”曹恒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牵着黄舞蝶的手走向门口。

来等到门外,黄舞蝶还是不肯把他的手放开。

曹恒对她说道:“夫人不必如此,我这次出征,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俩以后的日子还长久着。也没必要为了一时不舍,耽误了军务大事。”

曹恒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黄舞蝶眼圈一红,一把扑进他的怀里,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妾身还是不舍得夫君。”

把她搂在怀里,曹恒轻轻叹了一声:“你的心思我怎么会不懂?其实我也同样舍不得你,只是你要明白,今天我不出征,明天雁门关就可能被羯人给破了。异族一旦进入中原,我们以后都没有安稳的日子可过。将来为了异族侵入中原而出征,还不如今天早些分别,把他们斩杀在关外。等我回来的时候,就是和夫人长久相守的时候。”

“夫君答应妾身,等你回来,要与我长久相守。”放开了搂着曹恒的双臂,黄舞蝶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轻轻为她擦拭了眼泪,曹恒微微一笑:“我的傻夫人,送我出征,你应该高兴才是。夫君是要去建功立业,并不是到外面逍遥快活。等我回来的时候,也不会给你带回几个后宅的姐妹,你倒是哭什么?”

曹恒这么一说,黄舞蝶撇了撇小嘴,抬起衣袖轻轻擦拭了挂在脸上的眼泪。

她对曹恒说道:“夫君临到分别,也还是这样没个正经。”

“和夫人在一起,无论我什么样子,都算是正经的。”曹恒笑着,偷偷的在黄舞蝶臀儿上捏了一把,趁着她没反应过来,拱手一礼:“夫人,我先走了。”

被曹恒捏了一把,黄舞蝶脸颊一红,还没等她嗔怪出声,曹恒已经转身走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黄舞蝶眼圈泛红,泪水忍不住又滑落离开下来。

辞别黄舞蝶之前,曹恒已经去向丁瑶和诸位夫人告别。

被曹铄说服了的丁瑶和诸位夫人虽然不舍得他离开,却也只能说一些勉励的话,并没有加以挽留。

离开家门,曹恒直接走向军营。

正走着,一阵马蹄声从身后传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姜维等人正催马赶上来。

“诸位将军,你们也还没有赶到军营?”众人来到跟前,与曹恒见了礼,他向将军们问了一句。

“我们早就在这里等着长公子,见长公子来了,才赶了上来。”姜维回道。

“等我?”曹恒诧异的问道:“将军们等我做什么?”

“长公子是我们的主将,哪有主将没到,我们这些副将先到的道理?”姜维回道:“稍后我们接管兵权,也是得要长公子去办,我们这些人,不过是长公子的陪衬罢了,即便去早也没什么用处。”

“姜将军可不要这么说。”曹恒对姜维等人说道:“父亲令诸位将军与我一同前往雁门关,就是相信诸位。他认为有你们在,我这次讨伐羯人胜算会大不少。我在军中确实是主将,不过以后我们私下里还是称兄道弟的好。如今我不过是大魏长公子,诸位将军也不用像对待父亲一样对待我。”

“长公子说笑了,自古以来主从有序。”姜维回道:“军中谁是主将,谁说话才有力度。我们这些人要是闹不明白状况,岂不是会惹出很多笑话?”

“姜将军说的好像是没错,可我听着却觉得别扭的很。”曹恒回道:“我也没有要求在将士们面前怎样,只是说私下里我们可以称兄道弟。至于在军中将士面前,我当然还是大魏长公子,当然还是这次征讨异族的主将。”

“谨遵长公子将令!”曹恒把话说的明白,姜维等人纷纷拱手应了。

“出征在即,我们也不要只是在这里说话。”曹恒对将军们说道:“听说父亲早就在军营里等着,要他等的太久,可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长公子请前面走。”众人抱拳请曹恒走在最前面。

曹恒当然不会推辞,催着马带领众人往军营方向奔去。

才到军营入口,邓展就迎了过来。

他向曹恒拱手一礼:“长公子可算来了,主公已经等候多时。”

“我来的晚了,却要父亲在这里等候,实在惶恐。”曹恒对邓展说道:“还请邓将军在前面领路。”

邓展答应了,带着曹恒等人,往校场方向走去。

姜维等人对军营已经是十分熟悉。

来到军营,他们丝毫也不觉得陌生,反倒是曹恒,虽然曾带过兵,可他却从来没有到过洛阳的军营。

进入军营,曹恒是左顾右盼,总觉得什么都很新奇。

由于曹恒要领兵出征,将士们早上并没有出操。

来到能看见校场的地方,曹恒看见那里黑压压已经站满了人,而曹铄则带着一群将军、幕僚站在高台上等他。

催马快走,来到校场的高台边,曹恒翻身下马。

他飞快的跑上高台,来到曹铄面前:“父亲,孩儿来迟,还请恕罪。”

“来的倒也不算迟。”曹铄回道:“只是这里没有父亲,也没有儿子,只有魏王和大魏的左将军。以后再有这样的情况,你应该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父亲教诲的是,孩儿记下了。”曹恒躬身应了。

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姜维等人身上,曹铄问道:“你们也都准备好了?”

“回禀主公,我们都准备好了。”姜维等人齐声应了。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交接兵权。”曹铄向曹恒问道:“你有没有要对将士们说的?”

“有。”曹恒先是答应了,随后告了个罪,转身面朝着站在校场上的将士们。

他的目光在黑压压的大军前扫了一圈,随后向将士们喊道:“将士们,我想你们已经听说我要带着大军往什么地方去。”

抬手朝着北面一指,曹恒接着喊道:“我们要去的是北边,要去的是雁门关外!要去的,是与羯人生死拼杀的战场。我只有一句话问你们,将要出征将要杀敌,将要与凶悍的羯人在战场上殊死搏杀,你们怕还是不怕?”

“不怕!”五万五千名将士,个个昂首挺胸齐声回答。

常备军和飞熊营,本来就不是普通的军户可以相比。

他们有着绝对严明的军纪,将士们对奔赴沙场并没有惧怕,有的反倒是杀敌的期盼。

得到这句回答,曹恒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早就知道你们不会怕,你们要是怕了,中原可就完了。要知道,你们是中原的屏障,是中原的利刃。只有你们,才能守护住我们的家园,才能把异族从中原永久的驱赶出去!”

曹恒说话的时候,将士们一个个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就像是生怕稍微不留神,就把最重要的话给听漏了似得。

“我曾与羯人打过仗,对他们多少有些了解。”曹恒说道:“羯人虽然愚蠢,可他们作战勇敢,用来都不知道后退两个字究竟怎么写。所以我在雁门关,才能杀了那么多羯人,才能让羯人的尸体堆积如山。”

“实话说。”曹恒换了种比较低沉的语气:“那时候我认为羯人很好对付,我们才战死了一百多人,可羯人却死了三四万。然而等到我回到洛阳,再仔细去想那件事的时候,才惊的浑身出了一层冷汗。如果我当时没有关口可守,如果我是与羯人在关外的旷野遭遇,我还能不能做到以少胜多?还能不能让羯人连连吃亏,却又不得不把他们的勇士送到我军的火箭和地雷前?”

曹恒说起他在雁门关外的一战,将士们一个个屏气凝神,静静的聆听着。

“答案是否定的。”曹恒接着说道:“我们没了关口防御,无法摆设地雷,甚至连手中的火箭都没办法发射出去,羯人就会像是杀猪猡一样斩杀我们,而我们面对他们的疯狂,能做的或许只有固守到战死!”

目光又一次在将士们的阵列前扫过,曹恒喊道:“问你们怕不怕,我只是想告诉你们,追随我出征的将士之中,绝对不允许有懦夫的存在。与强敌遭遇,唯有战唯有死!”

说到这里,曹恒高高的举起了手臂,宣布他的喊话已经结束。

站在阵列最前面的一位校尉,也高高举起手臂喊道:“追随长公子,唯有战唯有死!”

校尉发出呼喊,排列着大阵的将士们也都纷纷举起手臂,跟着喊道:“唯有战唯有死!”

将士们呐喊着,过了好一会,曹恒才按了按手。

等到校场重归宁静,他转身对曹铄说道:“父亲,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该说的,你都已经说了。”曹铄问道:“你有没有想过,飞熊营由谁来统领?”

目光在姜维等人脸上扫过,曹恒喊道:“凌统将军上前。”

凌统闻言跨步上前。

曹恒对曹铄说道:“启禀父亲,飞熊营我打算请凌统将军统领。”

凌统虽然年轻,可他却是不折不扣的猛将。

曹恒选中了他,曹铄对此也是暗暗赞赏。

“赵将军,请交割兵符。”飞熊营如今是在赵云手中,曹铄向他吩咐了一句。

赵云领命,取出兵符双手递向凌统。

凌统则跨步上前半跪在地上。

把兵符交给凌统,赵云说道:“凌将军,飞熊营是主公麾下精锐,从来征战没有败绩,我今天把将士们交给你,你可得给他们带好了,千万不要辱没了我们飞熊营的名头。”

“赵将军放心,我必定带好飞熊营。”早就听说飞熊营是魏军精锐中的精锐,凌统从来没敢想过,居然有一天会亲自统领这样的一支兵马,他丝毫没有迟疑的回道:“即便是我战死沙场,也一定会让飞熊营保持不败的战绩!”

赵云没再说话,他脸色凝重的把捧在手上的兵符又往前递出一些。

接过兵符,凌统站了起来,把它高高的举在手中:“飞熊营将士听令!”

所有飞熊营将士听见他的喊声,齐刷刷的挺胸站直。

“从此我为飞熊营统领,还望诸将士与我力同心,共除异族!”凌统高声呼喊。

“力同心,共除异族!”飞熊营将士们也跟着呐喊起来。

飞熊营交割了兵权,接着曹铄又令其他几位将军把手中兵符交给了曹恒身后的姜维等人。

兵权交给完毕,曹恒向曹铄躬身一礼:“启禀魏王,三军将士整备完毕,可以出征!”

曹铄脸色凝重的对他说了句:“左将军听令。”

曹恒保持着抱拳躬身的姿势,等待命令下达。

“大军出征!”曹铄下达了出征的命令。

上一章  |  三国之无赖兵王目录  |  下一章
 
如果您对任何网友上传作品有任何疑问通知我们,请联系:kefu#yhxwx.com(请把#改为@)。
Copyright © 2013 银河系文学www.yhx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